反送中抗爭 央廣直擊港青的憤怒與絕望

  • 時間:2019-07-05 10:3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港青們帶著口罩與眼罩,除抵擋警方催淚彈,更是為了遮蔽自己的臉龐,以防被秋後算帳,但擋不住內心的憤怒與絕望。

青年人對未來應該是充滿企望的,但在香港青年眼中,我們看不到!「反送中」示威行動,從6月延燒到7月,從兩百萬港人站出來到青年佔領立法會,港人對政府的不滿,完整呈現在鎂光燈下,但其實,衝撞背後,更多的情緒是絕望,甚至是「同歸於盡」!央廣記者在立法會抗爭現場,訪問多位香港青年,他們不懂「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為何跳票?自由的空氣在他們出生後,為何越來越稀薄?

港青們帶著口罩受訪,除了抵擋警方催淚彈,更是為了遮蔽自己的臉龐,以防被秋後算帳。現在的港人活在白色恐怖中,雖然害怕,但仍站在第一線!透過稚嫩的眼神,他們跟記者說,面對未來的絕望,抗爭中所遭受的一切,又算什麼!

面對強勢警力 19歲女大生:我怕!不站出來更怕

香港青年林先生(化名)說:『(原音)或許你認為立法會被破壞,但我覺得,東西壞了可以重建,但人們的信心與自由無法重建。』

香港大學生Tina(化名)說:『(原音)面對絕望,一點點催淚瓦斯又算什麼。因為我愛香港,不行我要哭了,因為,我看不到將來。』

19歲的Tina(化名),是個大一學生,坐在香港立法會旁的馬路邊,雙手用保鮮膜緊緊包覆,帶著兩瓶水與口罩,這就是她抵擋警方催淚彈驅離,保護自己的「武器」。


雙手用保鮮膜包覆,帶著水與口罩,這就是她抵擋警方驅離,保護自己的「武器」。(聞海 攝)

6月份的香港,接連舉辦「反送中」示威遊行,過程中,她數次嘗到催淚彈的滋味,她告訴記者,雖然怕,但是,不站出來,没有未來,更怕。

7月1日,立法會旁的道路已被「反送中」示威者佔據,放眼望去,都是青春稚嫩的面孔。

催淚彈在眼前爆開 17歲中學生:我成長了

香港中學生Kevin(化名)說:『(原音)我們上街抗爭,得來的是橡膠子彈還有催淚彈,這已經不是這個條例的問題,而是政府到底應該怎麼對待人民,不聽人民的意見。』

對這些示威者來說,逃犯條例的修訂僅是一個導火線,他們期盼的,是一個願意傾聽人民心聲的政府。

Kevin(化名)只有17歲,說來諷刺,台灣面對大型群眾集會從未使用過的催淚彈,卻伴隨他這一代香港年輕人的青春。


數次嘗到催淚彈的滋味,雖然怕,但是,不站出來,没有未來,更怕。(聞海 攝)

香港中學生Kevin(化名)說:『(原音)我覺得香港人在這次的事件成長很快,包括我,你看到大家的手勢,這代表頭盔,這代表口罩,這些東西我們本來是没有的,這代表雨傘,這代表眼罩,這些都是我們這次抗爭中發展出來的,那些暗號和默契,才能做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是挺感動的。』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在6月16日到達高峰,超過兩百萬的港人,為反對逃犯條例的修定走上街頭。

這群不到廿歲年輕的生命,捱過在立法會外的橡膠子彈、胡椒噴霧和警棍。


7月1日下午,香港警察在立法會外,與反送中示威者對峙。(聞海 攝)

他們在第一線,撐著雨傘與一百公尺外,隨時衝進來清場的鎮暴警察對峙,也設置路障,增加警方攻堅的困難。

年輕生命隕歿 60歲聲援者當街痛哭

李先生(化名)說:『(原音)你知道香港這幾天已經死了三個年輕人,你叫我怎麼辦啊?我真的受不了,不可以再有年輕受傷死亡,年輕人不要這樣。』

說著說著,60歲的李先生在記者的面前哭了起來 。

香港發生示威者不滿惡法疑似自殺的慘劇,7月3日為止,死者人數累計4位,這激發了不少民眾為此走上街頭聲援年輕示威者。

此外,在示威者眼中,中國與香港的關係,没有和回歸年數等比增溫,反而造成港人民怨。

劉小姐(化名)說:『(原音)很多中國人來打擾我們香港人,他搞到我們很慘啊!搞到我們住没得住,吃没得吃,很多東西都給他們破壞了,他們人太多了。』

七一政府慶回歸 民眾遊行示威

2019年7月1日,香港歡慶回歸22周年,從曾經的歡迎到現在絕望。

今年七一前,金紫荊廣場周遭早早拉起封鎖線,大批警力駐守戒備,四周寂靜,猶如死城,除了,衝破管制在廣場主要出入口的抗爭者外,完全不見其他民眾。

22年來,港民心中有著沮喪與憤怒,今年香港七一大遊行成了「反送中」抗議的延續。


從曾經的歡迎到現在絕望,22年來,港民心中有著沮喪與憤怒。(聞海 攝)

香港「一國兩制」受到嚴重的衝擊與挑戰,回顧1997年,港人得到的承諾是維持香港原有制度與生活方式,50年不變,一切在回歸22年的此刻淪為口號。

7月1日下午,穿著黑衣的參與者扶老攜幼,一波一波地被地鐵帶向七一遊行集合點-維多利亞公園。

55萬人在33度高溫下參與遊行,比2003年的50萬、2014年的51萬都還要多,小小的香港島,整個沸騰。


2019年香港七一大遊行,參與人數達55萬。(聞海 攝)

改變香港? 即便天方夜譚也要出來說說話

在民主國家,民眾站出來,就有改變政府政策的可能,那,香港呢?

香港青年劉先生(化名)說:『(原音)大家也是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表達自己的心聲,但政府没有理會我們。』


「想好好表達自己的心聲,但政府没有理會我們。」(聞海 攝/Rti 影像處理)

民眾廖太太說:『(原音)香港是我們的,我們的權益怎麼要要表達,有没有用不是最重要的,我們主要是盡自己的本份。』

攻佔立法會 be water社運新策略快閃

7月1日晚間,香港立法會一度遭「反送中」示威者攻佔,在港警宣佈將強力清場後,他們手機互傳be water訊息,不迷戀長期佔領,而是點火後快閃。

在示威中,自願擔任維護學生安全角色的-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組織幹事張展翹說:『(原音)我們佔領立法會會議廳,表達我們的訴求,然後,在做到我們想要做的事情-發表宣言後,我們就撤退金鐘,不是無腦暴民。』

香港v.s.台灣太陽花 青年付出代價大不同

外界形容,這是香港太陽花運動,但他們知道,自己的命運與台灣太陽花不同,在香港得付出多大代價。


7月1日深夜,香港立法會外場景。(詹婉如 攝)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說:『(原音)警察本來在立法裡面,他們主動撤退了,我覺得這是一個空城計,是一個有意識的把示威者引到立法會裡面。(目的是什麼?)因為他要為以前的警察暴力背書,他說,你看警察不去抓拿,他們就會攻進立法會。』

「傘下爸媽」號召 6千母親成後盾與孩子同在

眼見孩子為爭取自由而傷,今年,香港6千多位想保護孩子的媽媽們聚在一起,她們用溫柔而堅定的聲音,照亮香港,清楚地向孩子們宣告,年輕人在爭自由的這條路上,絕不孤單。

「傘下爸媽」成員何芝君說:『(原音)我們心痛,但我一定要跟他們一起。另一方面,我們要做的不是去跟他們談話而已,而是要求政府,一定要回應。』


在爭自由的這條路上,年輕人不孤單。(聞海 攝/Rti 影像處理)

「一國兩制」22年 港人:台灣別成第二個香港

在防暴警察前,面對威嚇,雖會恐懼,但没有把這些香港年輕人嚇跑。

從2003年反基本法23條,2014年雨傘革命要求真普選,2015年銅鑼灣書店經營者被捕,到這次「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港人心中累積了憤怒與絕望,年輕人前仆後繼、走上抗爭最前端,即便知道,難以撼動早被安排的宿命,「一國兩制」試驗22年,言論自由、司法獨立與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皆堪慮。

香港青年劉小姐(化名)說:『(原音)我想跟台灣的人民說一聲,你們一定要加油,你們千萬、千萬不要相信這個一國兩制。』

香港中學生Kevin(化名)說:『(原音)千萬別讓台灣變成另一個香港,因為我也很喜歡台灣。』

此時,離他們不遠的台灣,得看清楚,香港2019年,教我們的這堂「必修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