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來台港生的怒吼:港版國安惡法是21世紀的人類暗黑時刻

  • 時間:2020-05-25 14:06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聯同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表明全力支持人大就「香港國安法」立法。(圖: 立場新聞提供)

隨著5月23日傍晚突然傳出消息,指中共在兩會時會引入「香港國安法」於人大會議審議,並最終會以全國人大常委恉把「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方式,直接由香港政府公布實施有關法律,換言之,這已經明明白白的違背了基本法中「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自行立法的條文,赤裸裸地架空香港本地立法機關,所謂的「一國兩制」正式成為台灣民眾的笑柄。

國安惡法不僅報復港人也在威嚇台灣

「國安法」的強推並非香港人獨自面對的單一事件,而是正正式式的成為大國博弈的其中一環,由中美貿易戰升溫至共產極權主義陣營與西方民主陣營的冷戰交鋒。在地緣政治的影響下,台灣也定當捲入其中。共產黨的按捺不住,以現時全球陷入武漢肺炎的危機之際,乘亂進行極權擴張,其作用除了報復香港長達一年的反送中抗爭之外,更重要的,是藉蔡英文總統新任期開始,立刻對台灣施展下馬威,貫徹習近平主導的所謂「戰狼外交」策略。

台灣能否在此刻的防疫外交上取得更多的成功,對第一島鏈以及兩岸三地的地緣政治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冷戰的氛圍逐漸成形,澳洲在澳洲自由黨的執政下,一改工黨執政時偏坦中國一方的作風,現在澳洲彷如美國的首席代理人一樣,對中國散播武漢肺炎一事窮追不捨,並拉攏西方陣營一同問責中國,台灣這個時候持續輸出「TAIWAN CAN HELP」的大外宣,擴大防疫外交的戰略,對增加台灣方面的政治與外交籌碼會有更深遠的作用。

世界正在面臨抉擇

長久以來,香港因著獨有的法治精神與自由環境,作為被中國利用成為面向世界的窗口,西方各國都先後在香港建立亞太地區的總部,以便在中國的龐大市場「發大財」。以往這種悶聲發大財而又河水不犯井水的平衡,已經被日漸打破,中國多年來在不同世界性組織,例如世衛、聯合國等建立強大影響力,中共就是希望打破現有的世界秩序,搶奪與挑戰西方,乃至於美國在世界的影響力。

「開戰的號角」已經由北京吹起,此時的香港就像1938年的蘇台德地區一樣,西方民主陣營即將面臨一個重大抉擇,他們要選擇像張伯倫一樣繼續放任中國養虎為患?還是選擇另一位邱吉爾,以一切代價去贏得勝利,無論勝利來得多麼恐怖、無論道路多麼遙遠和艱辛,都要堅持下去呢?


香港的人權和政治迫害已達水深火熱的地步,可預見當「國安法」落實,會有更多香港人因逃避迫害而成為流亡者。(Laimannung/Unsplash)

只有眼前路 沒有身後身

港台兩地可以說是一體兩面,香港是中國以「一國兩制」作為和平統一試驗的實驗場,港台兩地唇亡齒寒的關係在反送中運動中表露無遺。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用了最血腥的例子,在台灣2300萬人口面前拆穿了「一國兩制」的虛妄與偽善。建基於港台友好的關係上,香港人落力主動的希望台灣不要變成下一個香港,手足之情難以言表。

反送中運動期間,香港人看到了台灣作為一個國家如何在外交議題上與香港和中國交手。現在,陳同佳已經出獄並從社會裡消失了一樣,目前台灣也許沒有能力或機會去介入香港的事務,但港台兩地在「國安法」的陰影下,彼此唇齒相依的關係不會因此而停下。

因應惡法 收留來台港人 擴大良民證外之文件驗證  

如今香港的人權和政治迫害已經到達水深火熱的地步,可以預見當「國安法」一旦落實,有機會有更多香港人因逃避迫害而成為流亡者。筆者作為香港的一員,自知台灣政府沒有義務要收留政治迫害的流亡者,但當一旦真的有這樣的情況出現,香港人亦了解到台灣現實處境,會希望盡力不會帶麻煩給台灣政府。

目前,因應現行「港澳條例」,需要逃難者提供警察刑事紀錄證明(俗稱良民證)以作申請之用,但「國安法」一旦落實後,逃離迫害的人幾乎無可能申請到良民證,由此便會為台灣政府的工作帶來相當程度的不便。如若先在疫情的空檔時間中先討論一下完善現行機制,把其它證明文件納入制度化的申請程序,一方面能加速行政效率,另一方面減輕台灣政府對不符資格與符合資格人士的人道包袱,相信可為台灣減輕未來可以預見的壓力與掣肘。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延伸閱讀 
【「黃色經濟圈」香港經濟獨立與主權獨立的關鍵】
【無名墓碑與抗疫惡法為港人上一課 靠自救待重光之日】
 

相關留言

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