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時代全球陸續解封 各國貨幣寬鬆的後遺症才要開始?

  • 時間:2020-05-29 09:3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林幸虹
全球央行實施寬鬆貨幣政策抗疫,但進入後疫情時代,寬鬆貨幣政策的後遺症恐怕才正要開始。

儘管俗稱武漢肺炎的COVID-19疫情正在中南美洲國家蔓延,美國疫情也持續嚴峻,但為挽救經濟,亞洲、歐洲以及美洲國家正陸續解封。由於全球主要央行在疫情爆發時,緊急推出寬鬆貨幣措施,使得股市反彈跟經濟基本面和企業獲利營收呈現脫節,在後疫情時代,各國印鈔救市的後遺症恐怕也才正要開始。

各央行灑錢 股市反彈和基本面脫鉤

COVID-19疫情橫掃全球,美國在3月疫情爆發後,聯準會史無前例宣布無限量的量化寬鬆(QE)措施。美股道瓊指數從3月23日的今年最低點18213點開始起漲,一路震盪持續走高,到5月28日收盤價格已來到25400點,漲幅逼近40%,不僅迅速脫離「熊市」,更讓外界有「牛市」已來的錯覺。

從歷史經驗來看,股市遇「熊市」,平均得要206天才能脫離「熊掌」,這次卻只花了不到20天。淡江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段昌文指出,根據一份針對2008年金融海嘯、2000年科技泡沫和此次疫情的研究,發現此次美國和新興市場的股市,從高點滑落至低點的走勢,和2008年時的相關性高達70%。但當股市反轉時,兩次的表現卻完全相反。舉例來說,2008年反轉時,第一波回漲的是小型股,但此次回漲卻是大型股先反彈,顯示政府此次以救大企業為優先,而這樣的股市表現卻已明顯失真。段昌文說:『(原音) 2008年反轉回來之後,股票上升的因素,和這一次突然間10天內反轉回來,把這些股票合併起來,這次股票上漲和2008年反轉的那些股票,完全不同。所以得到重要的結論,其實這次反轉是假的。』

美元具儲備貨幣優勢 灑錢救市後遺症新興國家比美國慘

全球央行灑錢救市,使得股市反彈跟經濟基本面和企業獲利營收呈現脫節。因此,後疫情時代,當各國陸續重啟經濟步伐時,所要面對的後遺症才正要開始。不過,美元做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優勢,即便救市措施強度下得比其他國家猛,但在「強者恆強」下,新興國家將面對市場的檢視,衝擊都將比美國來得大。富蘭克林投顧研究部副總羅尤美說:『(原音)其實這是對新興國家不公平的方式,因為會「強者恆強」,唯一受惠的就是美國,因為它是一個唯一印鈔票,不會通貨膨脹,不會貶值,然後政府發債,大家愈恐慌的時候,資金也不會外流,因為美元以及美國政府債,就變成一個全球保守資金的替代品。所以除了本國,我們自己新台幣,台灣的政府債,海外政府你能最信賴的卻是美元和美國政府債,所以這對於美國以外的市場,都沒有美國有利。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用了這樣的策略。』

富邦首席經濟學家羅瑋也指出,美國Fed回收資金,可能會在疫苗研發後,也就是從現在開始的一年半至兩年以後,但眼前的潛在風險,卻是各國大量舉債,資金逃向安全的地方購買固定收益商品,待疫情和緩後,又流向各國市場,全球資金爭奪戰也將上演。體質差的國家,在未來2至3個月將面臨資金遭抽離的具大壓力,這些國家的央行也只能靠升息來捍衛本國的幣值,否則資金恐怕就會被其他國家搶走。羅瑋說:『(原音)5月中下旬,歐美的封城鎖國告一段落,經濟重啟的話,全球的資金爭奪戰就會爆發。體質好的國家,受到影響小,體質差的會受比較大的衝擊,很快就會來,像是拉美、印度、印尼和南非。』

Fed無限量寬鬆 貨幣乘數效果已不及以往

儘管灑錢救市,美國最終仍是贏家,但美國此次搭直升機的灑錢效益,卻恐已遠不及過往。淡江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段昌文指出,2008年金融海嘯時,美國一樣也使用QE,但這11年來,金融資產的價值,已創高數倍。舉例來說,2008年台灣半導體大廠台積電的股價每股不到新台幣100元,但如今股價已攀升至300元,相同狀況也發生在美國的各上市公司企業。換句話說,美國此次無限量QE,所希望創造的貨幣乘數效果,已經大打折扣。根據美國投資銀行的估算,此次聯準會增加1美元的資產,就只能創造0.32元的價值。段昌文說:『(原音)也就是說,這次貨幣供給額雖然比上一次多,也有多一倍,但今天的金融性資產,不管是不動產,已是2008年的好幾倍,也就是同樣的物資,你用多一倍的貨幣供給額去追,但物資已經漲了10倍了,是不夠的,所以現在是短期的假象而已。』

從許多的數據報告也顯示,2008年金融海嘯所採取的寬鬆貨幣政策,很多資金並沒有流入實體的經濟中,導致資金只在金融市場打轉,也讓過去10年的復甦力道相對薄弱。此次疫情,衝擊的產業更加廣大,專家也認為,未來復甦力道恐相對延緩。而台灣即使防疫有成,已逐漸脫離疫情,並展開相關振興措施,但面對受疫情衝擊大的歐美各國,再加上美中貿易戰重啟,以及香港的政治情勢所導致的金融動盪,恐怕也得要有更縝密的政策,來應對即將而來的挑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