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是否承認塔利班成難題 俄國與美國競爭領導力(影音)

  • 時間:2021-10-22 14:05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張雅涵
是否承認塔利班成難題 俄國與美國競爭領導力(影音)
俄羅斯20日在莫斯科主持塔利班參與的10國會談。(AFP)

塔利班重新上台以來,許多看不到未來的阿國人民仍持續出逃,國際上,是否承認塔利班政權也成為一項難題。日前俄國在莫斯科召開一項與塔利班的會談,與會者包括中國與巴基斯坦等國,但美國並未參與,顯示俄國與美國在阿富汗新局勢下,各自競爭其國際影響力。

塔利班組織今年8月在美軍撤離之際,推翻了國際支持的喀布爾政府,重新掌控阿富汗。在這之後,塔利班奔走國際進行會談,希望能獲得國際承認這個強硬派集團統治阿富汗的合法性,並獲取援助,來應對陷入困境的國內經濟。

阿富汗的新局勢也給了俄國機會,來發揮其國際影響力。俄國在10月20日廣邀中國、巴基斯坦等10國,在莫斯科與塔利班進行會談,大力展現他在區域的領導力,十足與美國較勁的意味。而塔利班是否會如其先前承諾,會保障人權,尤其女性權利,持續受到各界關注。

是否承認塔利班成難題 俄國競爭影響力

國際上,是否承認塔利班政權成為一項難題。在莫斯科的會談前,塔利班代表曾與歐盟和美國官員見面,也曾經前往土耳其,希望獲得國際社會正式認可和援助。目前,歐盟與美國都採取和塔利班繼續交涉的策略,並且強調,在滿足尊重人權,以及承諾不讓阿富汗成為恐怖份子的藏身處等條件後,才會承認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合法統治政權。

事實上,安全專家一直憂心,塔利班掌權後的阿富汗,會成為恐怖組織的避風港。俄國先前也曾針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和毒品走私在阿富汗境內興起,提出了警告。

不過,俄羅斯也從阿富汗局勢看到了機會。俄國這次在莫斯科主持塔利班參與的國際會談,對於維護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至關重要。

這次會談前,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曾警告,上千名伊斯蘭國好戰份子正往接壤俄國的中亞國家散播宗教及種族不和,中亞國家是前蘇聯加盟國,俄國至今仍將這個區域視為後院。

俄國邀中巴參與阿富汗會談 美國未參與 

塔利班組織則是高調參與在莫斯科舉行的會談,並同意與俄羅斯、中國和伊朗合作,維護區域安全。

不過,美國缺席這場會議,招致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的批評。拉夫羅夫稍早表示,伊斯蘭國戰士和蓋達組織(al-Qaeda)正試圖趁虛而入。塔利班政府代理副總理哈納菲(Abdul Salam Hanafi)也以安全理由,希望說服國際承認塔利班政權,表示如果新政府沒有得到正式承認或支持,極端團體將會更為強大。

美國國務院稍早表示,他們肯定這個聚集了俄、中、巴基斯坦等國與塔利班進行的會談有其功效,但不會參與10月20日的這場會談。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原音) 我們不參加莫斯科會談。3巨頭+會談是個有效、具建設性的論壇。我們期待未來參與該論壇,但我們這個星期不會參加。』

莫斯會談籲塔利班尊重人權 籲國際提供援助

在莫斯科會談期間,與會10國呼籲提供阿富汗緊急人道援助,並希望從阿富汗撤軍的國家應該出資協助當地重建。

與會國家也在莫斯科會談後的聯合聲明中呼籲塔利班,要「實行適當穩健的內外政策」以及「對阿富汗鄰國採取友好政策」。他們並要求塔利班在國內應該,「尊重族群、婦女和兒童權利」。

開學已逾一個月 女孩問為何仍無法上學

塔利班在重新掌權後曾多次表示,這次重掌政權會施行較溫和的統治,會尊重女性的受教權和工作權,不過,目前所看到的現實狀況讓人們對塔利班的承諾抱持高度懷疑。

在塔利班於1996至2001年統治期間,阿富汗的女性及女童們被禁止接受各級學校和大學教育。

塔利班這次再上台後,在9月公布新規定,允許女性上大學,不過男女必須分開上課,有些大學在課堂上則以布簾分開男女學生。同時,女性學生的服裝和移動必須受到嚴格限制,要符合塔利班所解釋的嚴格宗教律法。

女孩仍未能上學 塔利班辯稱為確保安全 

不過,阿富汗新學期開學至今,儘管男性教師和13歲以上的學童,已經獲准返回學校,小學也開放,但是,絕大多數的女性教師與女高中生卻仍然只能在家中等待進一步的新消息宣布。塔利班的說法是,他們會在確保校園對女性安全後,才讓她們回到校園。

一名原本應該在新學期升上10年級的女學生表達了她的失望和疑惑。她說,她希望能夠和她的兄弟一樣,回到學校上課。

高中生阿敏(Amena Amin):『(原音) 我覺得很糟,當我看到只有男孩可以上學,而女孩不行。為什麼我們不能讀書?我們難道不是這個社會的一部分嗎?男孩和女孩沒有區別。女孩也有讀書的權利,也有光明的未來。為什麼只有男生能讀書,能有自己的前途?女孩也有這個權利。』

阿富汗人民持續出逃 杜哈航班成生命線  

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後,仍有許多阿富汗人因為看不到未來的希望,希望逃離這個國家,展開新人生。

首都喀布爾機場目前看來平靜有序,不像2個月前出現大批人潮倉皇湧入機場,要逃離該國的混亂場面。在卡達政府的安排下,現在有從喀布爾飛往杜哈(Doha)的不定期航班,這也成為持有護照和簽證的阿富汗人難得的生命線。

阿富汗女子籃球員尤索菲(Tahera Yousofi)就是搭機飛往杜哈,要離開阿富汗的人群之一。尤索菲原本在阿富汗受訓,參與國內外的各項賽事,但一切在塔利班上台後嘎然而止。她登機前難掩欣喜的說,她終於可以開展新的人生。

籃球員尤索菲:『(原音)今天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是非常甜美的一天,因為在許多、許多個星期之後,今天我們的旅途開始了,我們非常、非常高興,因為這對我們所有人,是一個機會。你知道塔利班政府不讓我們打球,或去工作,所以我們必須離開這個國家,很不幸的。』

目前看來歐美國家短時間內不會正式承認塔利班政府,而塔利班在說服國際承認之際,要如何以行動證明,這個新政府真的會信守承諾,讓人民可以不再生活在恐懼之下,將持續受到關注。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