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開放歷史5 - 陳芳明的革命與詩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19-08-16
主講陳芳明

        洛杉磯谷地的冬天從來不曾下雨,整片天空一片蔚藍,甚至沒有任何雲的遮蔽。天空看來很深,使聖蓋博(San Gabriel)的山脈顯得更加高聳。山谷之間的城市,呈現寧靜的景象,令人錯覺那是太平盛世。許信良總是邀請我一起午餐,在墨裔住宅區的一個小小餐廳。由於距離辦公室很近,兩人常常散步走過去。在那個社區,最覺安全。往來車輛或行人,清一色都是墨西哥人。餐廳門口永遠掛著一個紅底白字的牌子,上面寫著「Abierto」或「Cerrado」,代表著今天是否營業或休息。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8-09
主講陳芳明

        如果有所謂最苦悶的階段,應該都發生在洛杉磯時期。縱然在知識上浮現了一個全新的領域,但是在精神上卻完全找不到出口。當時,最初的誓願就是與美麗島的受難者一起坐牢。只要他們關在監獄一天,我批判的筆就沒有停止的時刻。用「孤臣孽子」一詞來概括,可能比較接近那時的心理狀態。在埋名隱姓的那些日子裡,往往被苦悶的精神所籠罩,不僅與過去完全切斷,也與未來的出路發生割裂。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8-02
主講陳芳明

     生命中如果曾經發生過思想上的風暴,則我在洛杉磯時期的經驗可能最為劇烈。曾經在華大時期閱讀過馬克思與毛澤東,但都只是止於皮毛印象。身為歷史學徒,對於政治經濟的理解與分析,始終停留在隔閡狀態。留學過愛丁堡大學的許信良,本身是政治學系畢業,在英格蘭時期接觸了英國左派思想傳統的濡染,對於台灣政治的觀察往往離不開左翼批判立場。經由他的點撥與啟發,使我許多未能理解的政經觀念都逐漸迎刃而解。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7-26
主講陳芳明

        許信良是敢於論斷的人,他從未算計成敗,而且也未曾計較得失。與他共事之後,漸漸理解他是擅長開創格局的人。即使處在最為刻苦落魄的階段,他不曾有過任何嘆息的時刻。那時他的生活相當窘困,甚至也買不起車子。他駕駛的那部綠色舊車,還是一位同鄉轉贈的。他勤奮讀書,也投注所有心力觀察台灣政治的演變。對他而言,政治是生命的全部,捨此無他。我很清楚,他始終都在等待機會,在最恰當時刻重返台灣。

...更多
播出時間: 2019-07-19
主講陳芳明

        在時間的激流裡,總是會出現幾個急湍的階段。洶湧的水聲,拍打著河床上的頑石,如果站在岸上旁觀,不免覺得怵目驚心。那樣的河流,我見證過,彷彿充滿了死亡的召喚。每當回望自己漂流的歷程,1980年代可能是水勢衝撞巨岩最為驚險的時期。死神的幽靈特別貼近那個時代,而且與我擦身而過。帶著看不見的水痕,體內隱隱發出刺痛,卻仍情不自禁直視那不堪的年代。面對死亡,可能是那段時期所有知識分子的共同經驗。能夠倖存下來,必須憑藉運氣與勇氣。沒有人可以預測自己的命運。

...更多
1 2 3 4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