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可以這麼看 再破600萬募資紀錄

  • 時間:2019-02-14 18: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為何創作以台灣史為背景的桌遊?製作人張少濂說,起源於爺爺曾跟他說的故事。(詹婉如 攝)

談台灣史只能硬梆梆?在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中,有一場桌遊設計師、迷走工作坊創辦人張少濂與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前輩的精彩對談;工作坊以二戰期間台灣遭空襲的史實為背景設計桌遊,讓受難者前輩大大讚賞,並認同歷史的推廣不能老走悲情路線。迷走工作坊3位七年級生繼「台北大空襲」後,去年底以「高雄大空襲」群眾集資,兩個月再度突破新台幣六百萬元,書展中受到高度關注,更將譯成英、日文版進軍國際!為何一個講述台灣史的遊戲能讓全球玩家著迷?

生死一瞬間 桌遊重返1940年台灣

#與買家互動現場音#

好玩的設計、精美的包裝與跨平台行銷,《空襲系列》在國際書展內吸引玩家的目光,成為詢問度超高的台灣原創桌遊。

玩家在没有沉重的包袱下,彷彿進入1945年的生死一瞬間。「迷走工作坊」創辦人、遊戲製作人張少濂說:『(原音)遊戲本身的話,你就會進入那個世界,那個世界真的有什麼意識型態嗎?没有。我們就是在那個境界裡去體會,那個時代會發生的事情。』

《空襲系列》在國際書展吸引玩家目光,成為詢問度超高的台灣原創桌遊。(詹婉如 攝)

要就一起贏或是一起輸,大空襲下没有唯一的贏家,於是,遊戲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羈絆與內心的矛盾,如同代表著戰爭時期每個人的掙扎。

工作人員Silvia說:『(原音)我在帶台北大空襲試玩的時候,他們就是翻到一張牌,當中是台北大空襲全地圖爆炸,然後,一對情侶男生就握著女生的手說,可能沒有辦法一起走到最後了,我聽了覺得有點可愛,事後想想,他們真的融入到這個遊戲裡面,他們真的體會到這個遊戲中表達的,戰爭的艱辛和活下去很難,彼此之間要互相合作,想辦法一起活下來的不容易。』

空襲系列桌遊 源自製作人爺爺的故事

遊戲背景設定在1945年,當時,台灣仍為日本的殖民地,以美軍為主的盟軍派超過100架B24轟炸機空襲台北,造成上萬人流離失所;這款以台灣史為出發的遊戲,在募資平台上引發超過四千位玩家關注,共集資新台幣六百多萬,創下台灣桌遊集資史上最高金額,至今已三刷、賣出九千套。

為何創作以台灣史為背景的桌遊?製作人張少濂說,起源於爺爺曾跟他說的故事,他說:『(原音)我會知道空襲,是因為我阿公以前跟我說過他在基隆被空襲的故事;我真的很喜歡聽故事,然後我其實跟我阿公很好,雖然他已經過逝了,可以我覺得他給我的啟蒙非常的大,像台北大空襲遊戲說明書的第一頁,我就寫獻給我的爺爺,我覺得他是用故事的方式,讓我去回顧以前那個時代,他並沒有太多的情緒,只是在陳述以前曾發生過的事。』

張少濂談到,空襲系列桌遊得查證史料、書籍以及實地勘景,每個得耗費一年半才能推出。(詹婉如 攝)

繼《台北大空襲》之後,相隔一年,2018年底,迷走工作坊推出《高雄大空襲》再度造成轟動。

相較台北,高雄是台灣在二戰時遭受空襲規模最大的城市,因為,它是日本重要的南進基地,自1944年秋天開始,高雄幾乎一路持續被轟炸至戰爭結束。

迷走工作坊透過史料、書籍、學者以及實地勘景,重現被美軍大舉轟炸的高雄州廳、高雄燈台和高雄港。

從遊戲中 填補年輕人記憶的空白

張少濂坦誠,自己是國立編譯館課綱最後一屆學生,求學的過程中從未讀過台灣史,對自己生長的土地茫然無知曾不以為意,他說:『(原音)我是大學聯考國立編譯館的最後一屆,我在大學聯考的時候,完全沒有學任何的台灣史,那時候說在調整課綱的時候,我看到要加重台灣史的題目,當時的第一個印象也是台灣歷史好像很短,沒有什麼好教的,可是愈做這些題目愈發現自己不夠謙卑,這塊土地其實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做了之後其實才會知道。』

求學的過程中台灣史多一語帶過,張少濂用桌遊補上那段空白。(詹婉如 攝)

#影片#

這個影片是迷走工作坊街頭詢問有關1940年代大空襲的歷史,答對者寥寥無幾;但是,也藉由遊戲,填補這段台灣年輕人記憶中的空白!

這一系列桌遊推出後,甚至成為學校老師活化教學的引子,更意想不到地帶動台灣史書籍的販售。

張少濂說:『(原音)現在的資訊非常多,但是重點是要引發興趣才會讓這些年輕人或我們更年輕的一代去了解台灣發生了什麼事,但這其實還是挺累的,就是因為我們也很認真的在做很多跨界的行銷,像高雄大空襲我們邀請滅火器創作一首新歌,我們甚至找了台北、台南、高雄六個古蹟在裡面做試玩,還有復刻1940年代雄女制服,找現在雄女的學生穿上它,然後在日治時代的一些地景做拍攝;我在做這些的確是商業,可是我覺得我需要做到不愧這塊土地。』

非撕裂族群 互助與理解為初衷

#歌曲#

這是《高雄大空襲》主題曲「一九四五」。為了引發更多關注,「迷走工作坊」採用跨界行銷策略,與閃靈、滅火器樂團合作,讓桌遊也有自己的主題曲,並在臉書上引發熱傳效應。

張少濂強調,每個時代,都有傷心的事,和受苦的人,他的用意不是撕裂族群,而是透過遊戲角色扮演,讓彼此理解。

他說:『(原音)很多人會以為我們在做戰爭遊戲或撕裂族群,其實遊戲裡面是必須要合作才有可能獲勝的遊戲,我們甚至在遊戲中講的是日本時代的白色恐怖-高雄特高事件,當時主張台獨或者是被懷疑跟美國、英國或是中華民國勾結的台灣人也會被日本抓去關,基本上如果對我們遊戲有感到不安全或是感到我們在撕裂族群的話,其實玩過一次就知道,因為這裡需要大量溝通,裡面有許多人生的抉擇要去面對。』

這種以台灣史為故事主題的遊戲,開發之初,會擔心賣不好嗎?張少濂說,他有無可救藥的樂觀,因為看見台灣年輕人想瞭解土地的渴望。

他說:『(原音)網友透過各種方式跟我們聊他們長輩身上發生的事,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很觸動人心的;比如說有個朋友跟我,講他阿嬤的哥哥是台北大空襲這一天死在總督府,就是現在總統府旁邊的防空洞,為什麼阿嬤會知道?因為反而倖存下來的人跟阿嬤講的;他的阿嬤1945年5月31日當天從社子一路走到總督府,台北整個都是火,經歷過這段的人他們都逐漸老去,我覺得我們現在剛好是最後的機會,還可跟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溝通,這是最後一個機會,我們再下一世代的話基本上這些人都已經老去。』

認識台灣 政治受難者:不是只有悲情

#書展現場音#

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原音)因為我們的壽命有限,也許我明天或後天可能很快就不在了,如果能夠透過各種的媒介讓年輕朋友們能深入了解這樣的情形,我覺得是非常高興的事;那麼,不要停留在悲情,雖然我們走過那樣苦難的日子,但是,台灣很和平地走向自由民主,這段過程可以各種方式呈現,拜託張先生。』

「在方寸之間,走讀白色恐怖的青春故事」於台北國際書展舉辦,由迷走工作坊張少濂與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前輩對談。(詹婉如 攝)

張少濂:『(原音)是,謝謝蔡爺爺的鼓勵。』

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中,少濂第一次受邀與與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前輩對談,兩個人相距五十歲,一個是白色恐怖時期大時代下的真實生命史,一個是將一篇篇生命史轉換為互動遊戲的設計者。

張少濂:『(原音)它不只是一個一千元的遊戲,它可以傳承的東西它可以講的故事其實非常多。』

蔡焜霖:『(原音)我個人是非常期待,因為這些年來我也很努力把過去發生的事情,聽來很荒謬的、没有道理的那些事,介紹給我們年輕人或來自國外的關注者。』

很多時候以玩家的角色從遊戲中走進歷史,是比較沒有心理負擔,像是《台北大空襲》裡的東本願寺,只是一個已經不存在的據點建築,但是,對於蔡爺爺來說,那是他18歲時,突然被莫虛有罪名逮捕、刑求、電擊的保安司令部。

同一個地點,為不同世代的人帶來迥異的生命經驗,對創作者而言,雖然需要面對經營、生存的壓力,但更期待的作品可以感動人心。

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前輩(左)認同,台灣的過往需以更平易近人的方式推廣,才能讓更多人知道。(詹婉如 攝)

張少濂說:『(原音)我覺得有一個部分是,如果我不做的話會不會更慘?另一個是我覺得很多人在努力的做一些事情,如果說可以在賺錢之外,我可以實踐一些我想去跟年輕世代溝通的部分,我覺得是很開心的事。』

呈現不一樣史觀 空襲桌遊進軍國際

今年才開春,「迷走工作坊」工作已排到年底,2016年由三個七年級生創業的小公司,對未來充滿著憧憬,《台北大空襲》、《高雄大空襲》兩款遊戲譯成英、日版朝向世界進軍。然而,外國人會對二戰期間的台灣感興趣嗎?

張少濂:『(原音)有一位美國很知名的桌遊玩家跟我們買遊戲,他玩完後拍了三個影片,最後一個是玩完的感想,他說,自己接收的都是美國、盟軍的史觀,他從來没有透過桌遊的方式,去瞭解敵國的人民在底層在戰火下是如何?這款遊戲讓他感受到,他給我們很高的評價。我覺得台灣要有自信一點,因為台灣史在過去歐美可能没有市場,所以只有我們來做,而且只有我們可以好好詮釋;那這些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個有故事主題的遊戲,遊戲好玩,玩家就能進入。』

當韓國將歷史題材以影視產業推向國際,製作《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正義辯護人》等電影時,台灣也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張少濂:『(原音)我覺得認真做這個題目,玩家或消費者會感受得到。』

張少濂充滿自信,他們所打造的將不只是遊戲,而是人們對這片土地的記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