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權遊戲啟發奈萊塢 藉電影尋找更好的未來

  • 時間:2019-03-12 12:17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奈及利亞賣座電影「結婚派對2:終點杜拜」(The Wedding Party 2: Destination Dubai)。(網路圖片)

奈及利亞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非洲第二大經濟體,也是世界第二大影視作品生產地。奈國充滿戲劇性的政壇局勢為電影工作者提供了素材。在電影中,人們能夠一窺政治人物的權力與金錢遊戲,也或許藉以省思社會的未來。

奈萊塢 世界第二大電影生產地

許多人很熟悉美國的好萊塢(Hollywood),也知道印度的寶萊塢(Bollywood)。但對奈萊塢(Nollywood)可能感到陌生。但事實上,奈及利亞是僅次於寶萊塢,世界第二大電影生產地。

奈及利亞人口超過1億9,000萬人,加上非洲大陸越來越多電影觀眾,市場龐大使奈萊塢每年生產的影視作品超過2,000部,深受除南非以外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觀眾的歡迎。加上官方語言是英語的優勢,部分優秀作品甚至出口到歐洲和美國,漸漸在全世界電影市場佔有一席之地。

以今年的「結婚派對2:終點杜拜」(The Wedding Party 2: Destination Dubai)為例,不僅在全世界大受歡迎,打敗多部好萊塢大片的票房紀錄,還入圍了英國國家電影獎最佳國際影片。

政壇肥皂劇 奈萊塢不缺題材


(AFP)

結盟與背叛、犯罪與金錢…戲劇性、扭曲的奈及利亞政治圈,啟發了奈萊塢的電影工作者,不乏拍片的題材。例如,最近奈及利亞一波三折的選舉,讓電影製片者又找到靈感。

奈及利亞原本應在2月16日舉行大選,但是當局在投票前3小時,突然以籌備過程出錯為由,將大選延後一星期至23日舉行。儘管選舉已經落幕,但無法平息關於舞弊的傳聞和質疑。

奈及利亞人看他們的選舉,具備驚悚片所需的所有元素:舞弊、卡車裝滿現金運到政治人物家中、秘密警察逮捕反對人士等。

奈及利亞導演恩納布依(Ike Nnaebue)表示:「奈及利亞的政治,足夠讓我拍出一百部電影…太戲劇性了。作為一個說故事者,啟動對話、開始改變,這是我們的責任。」


奈及利亞導演恩納布依(Ike Nnaebue)。 (Twitter) 

以諷刺手法揭發政治黑暗

恩納布依在2018年推出諷刺性電影「麥甘博士」(Dr. Mekan;暫譯),內容講述這位在海外長大且生活很久的麥甘,回到奈及利亞,他想貢獻國家,但想法卻與現實脫節。

恩納布依說,劇中男主角回到奈及利亞後,開始幻想如何治理國家,希望成為安那布拉省(Anambra)省長。「他有好的想法,但卻不了解奈及利亞現實社會的運作方式」。

在電影中的一個場景,這位候選人做出野心勃勃的競選承諾:改善農業並發展當地稻米種植。群眾鼓掌歡呼,但隨即傳出對手將在造勢大會上發放糧食。接著群眾一鬨而散,跑到另一個場子去領取從中國進口而來的免費稻米。

另一個場景是,一名候選人的競選團隊忙著發錢給群眾,而麥甘則對年輕人大聲疾呼,「金錢將毀了你們!」

恩納布依指出:「在電影中,我們自我解嘲。這是一部諷刺政治人物和一般民眾愚蠢的電影。我們必須開始捫心自問,國家出了什麼錯,如何改變。而電影是一個工具。」

藉由電影 找到改變的機會

奈及利亞選民對於上個月大選無緣故的延後感到憤怒,但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還是順利連任。這位軍人出身的統治者在2015年首次上台,如今將繼續領導這個非洲最大產油國。

希望為國家帶來改變,也是另一位導演阿德雷耶(Mike-Steve Adeleye)想要拍電影的動機。3月初才推出的電影「Code Wilo」,由他親自編劇。


阿德雷耶選擇不以幽默諷刺手法來呈現電影,而是直接批判奈及利亞的政治。他提出所謂「政治教父」的概念。這種人可以扶植或毀滅具有抱負的候選人。

在這部電影中,奈及利亞執政黨的金主在未經任何協調下,就逕自宣布自己的女兒要成為下屆省長的候選人。「在劇中,公民只是觀眾。他們只能觀望,一句話都沒說。劇本早已寫好了。我們只能看著誰將當選。」

在「Code Wilo」中,年輕候選人和這位「教父」的女兒都被綁架要求贖金。阿德雷耶說:「我希望政治人物看到電影的結局,他們會被嚇壞。我希望藉此能讓他們思考,他們是如何對待人民。」

在非洲,奈及利亞是重視文化的國家,在電影和音樂方面都有領先地位,但大部份也都侷限在娛樂方面。但最近,出現了改變,包括饒舌歌手M.I.和Falz在內的藝術工作者,開始在全國各地巡迴,教導人民投票,以及如何追究領導者的責任。

阿德雷耶表示,也許改變並不大,奈萊塢的電影仍主要聚焦在商業,「但我們不能一直這樣下去。一次又一次選舉,情況變得更糟,讓人越來越沮喪。做為非洲人,我們有許多故事可以說…一些可以造成影響,讓我們變得更好的故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