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外交孰重? 制裁伊朗委國白宮陷長考

  • 時間:2019-04-18 11:53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經濟與外交孰重? 制裁伊朗、委內瑞拉白宮陷長考。圖為美國白宮。(AFP)

路透社報導,在進一步制裁伊朗和委內瑞拉前,白宮必須謹慎思考利弊得失,在達成外交目的的同時,是否值得付出經濟代價。

如果白宮決定加重制裁伊朗和委內瑞拉,任何決定都可能都免不了導致沙烏地阿拉伯增產。

恢復制裁伊朗後,沙烏地阿拉伯勢必增加石油產量,填補伊朗留下的空缺,藉以維持供需平衡,穩定國際油價。

路透社指出,美國和沙烏地恐怕早已就制裁(伊朗)和原油生產政策,展開高層談判。

根據白宮發表的聲明,美國總統川普本月初曾與沙國王儲薩爾曼親王(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通電話,討論持續施壓伊朗和人權問題。

兩人的談話內容並未公布,但可以合理推測油價、產量和制裁,應該是談話的一部份。

如果美國最終決定加強制裁伊朗,這是因為白宮已經獲得沙國的保證,將增加產量以維持平衡。

據美國能源資訊局的統計,美國在2018年消費了34億桶石油和15億桶, 餾出液燃料油。如果因為制裁,油價每升高1美元,每年家戶和企業的支出估計將因此增加50億美元。

由於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和其它產油國減產,加上制裁政策以及供應失衡,自去年初以來,北海布倫特原油的價格已經上漲了大約22%。造成的衝擊等同於每年對美國家庭和企業增稅1100億美元。如果油價繼續飆漲至每桶80美元,這個數字將增加到1500億美元。

由於美國對頁岩油的政策改變,美國也成為一個實質的產油國,因此油價升高帶來的淨損失較小。美國國內每年產油約43億桶,因此國際油價上升,使國內生產者每年增加大約950億美元的收益。

白宮要面對的問題是,能源費用支出增加對一般家庭和企業帶來的傷害,無法與因油價上漲帶來利益相提並論。

油價升高衝擊開車族、製造業、農民以及運輸公司,而利益卻只集中在產油的州和社區。

這些州和社區在2016年總統大選,力挺川普,預料在2020年大選時也是一樣。但石油消費的地區、包括可以左右大選結果的搖擺州,川普必須確定能夠繼續獲得支持。

整體而言,高油價和能源支出增加,對搖擺州的選民造成最大衝擊,這也是川普為何關注必須降低油價,而非油價上漲帶來的利益。

美國和全球經濟在去年下半年出現顯著的減緩,這將使美國消費者和企業承受價格上漲的痛苦更加惡化。

川普已經不只一次在推特上發出訊息警告OPEC,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已經夠脆弱了,「無法再承受價格上漲」。

政治和經濟的損益考量,足以解釋川普為何一直要求沙國必須增產,以減輕制裁伊朗和委內瑞拉而導致石油產量減少的衝擊。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