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保育漸有成卻陷兩難 該如何求取平衡?

  • 時間:2019-06-05 12: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林幸虹
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石虎(特生中心提供)

被台灣列為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的石虎,近年來受到各界高度關注,不過,當台灣對石虎的保育要再向前邁進時,卻也面臨多項抉擇和兩難。像是石虎闖入農戶吃雞隻,和農民的關係愈趨緊張,以及苗栗縣政府擬定的「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在議會再度闖關又遭否決,農業與保育、開發與保育的兩難下,該如何抉擇,又該如何求取平衡?

無心插柳柳成蔭 意外種出石虎米

群山下這一片綠油油的稻田,在6月初的仲夏之際,隨風擺盪。這是位於苗栗通霄鎮楓樹里,被稱為生產「石虎米」的稻田,這天稻田的主人李隆樺和媒體分享,為何決定投入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李隆樺說:『(原音)103年之前都沒有種,就讓它雜草叢生,什麼都沒有種。夥伴大家一起聊天時,就說田不要讓它荒廢,我們一起來種無毒米,當時是沒有想到說我們這邊有石虎,來種一個無毒米,大家吃得健康。大家夥伴既然說了,那要來玩,大家就來玩。』

在朋友們的慫恿下,李隆樺和夥伴們,決定挽起袖子,走入農田。由於堅持友善環境、不噴農藥的方式耕作,李隆樺這8分大的稻田,常會有雜草冒出頭,一般農民通常噴灑藥物「除草劑」解決,但李隆樺堅持一株一株用手拔,有時做不來,還得另請工人。李隆樺笑說,這片稻田,雖然有林務局以及一些保育團體幫忙推銷,但從2014年到現在,每年收成販售後的收入,算一算還是虧本。李隆樺說:『(原音)因為收成量不多,也是很累,田區高一點都是草,請人家除草工資也是不低,所以種無毒米,也是因為要吃健康。目前還是虧,因為成本高,肥料還有工資,因為肥料是高單價的肥料,因為是有機肥。』



種植石虎米的稻田,後面就是淺山森林,是石虎重要的棲息地。(圖:陳林幸虹 攝)

友善環境耕作 稻田成為石虎餐桌

不過,「無心插柳柳成蔭」,李隆樺投入友善環境耕作,原本只是想要自己能夠吃得健康,卻沒有想到,稻田地處的位置,背後就是淺山森林,正是台灣保育類動物石虎的棲息地。由於農田沒有噴灑農藥,吸引老鼠、野兔、鳥類等在農田出沒,這時農田就像石虎的餐廳,林務局和環保團體在農田架設相機,就多次拍攝到石虎在田間捕捉的身影。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保育組組長張育誠說:『(原音)減少用藥後,減低環境的壓力,很自然適合生物生存,像是低階層的蛙類,鳥類或是昆蟲,這些生物就會慢慢回到田區來,不會因為用藥而死亡或是因為用藥影響田區。雖然沒有科學上的支持,但是友善農耕的方式,除了降低環境的壓力,通常也營造一個很好的環境棲地,去吸引低階層的生物進來之後,讓這些像是高階層的石虎以及食肉目動物或是一些猛禽類,他們就有一個穩定的食物來源。』

能見到石虎在農田出沒,代表台灣環境保育進階,不過,石虎也愛吃雞,「石虎稻田」旁不少農戶,也曾多次向李隆樺抱怨,就是因為他的友善環境耕作,才造成他們所飼養的雞隻被石虎給偷吃。李隆樺說:『(原音)大部分的養雞人,都是小家庭養幾隻,節日用的,就會有人說,你看,就是你們保育石虎,結果我的雞都被石虎咬光了。』

種植石虎米的農友李隆樺。(圖:陳林幸虹 攝)

石虎偷吃雞 農業和保育如何求平衡?

由於石虎偷吃雞隻的消息不斷,農友祭出捕獸鋏、毒餌、誘捕籠等,希望防止石虎入侵雞舍,卻也因此造成石虎傷亡,農業與保育如何抉擇,也陷入兩難。林務局長林華慶說:『(原音)石虎分布的農地上的農民合作,希望轉成友善生產,也和苗栗當地通霄好幾個鄉鎮的雞農溝通,透過縣政府希望給這些雞農適當的補貼,如果他們的雞隻真的被石虎所捕捉的話,也希望這些雞農成為通報石虎的重要管道。』

石虎保育的路上,總還是有各種問題躍上檯面。由於海拔1千公尺以下的淺山地區,因為道路開發,不僅使得石虎的棲地愈來愈小且破碎,且增加石虎遭「路殺」的風險。以苗栗縣29鄉道來說,石虎會從棲地穿越公路到後龍溪取水覓食,5年來就發生4起石虎遭路殺的情況,且都是小石虎。

石虎與家貓的不同(轉載自石虎抱抱臉書)

防路殺 水門變通道護石虎回家

林務局「國土生態綠網」去年啟動後,和苗栗縣政府合作,首度利用地下水門打造「友善環境動物通道」,並於今年初建置完成,1個星期後就拍到石虎穿梭,減少石虎遭到「路殺」的風險。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保科技工徐國楨說:『(原音)我們改裝後1個星期,就紀錄到石虎利用的紀錄,隻數是2隻以上,還包括白鼻心、鼬獾、穿山甲等小型動物,使用次數非常頻繁,牠們每走一次,就減少一次「路殺」的風險。』

為保育石虎,苗栗縣政府去年擬定「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草案」,6月4日在議會再度闖關,由於多數議員擔憂影響當地開發,再度予以否決,這也顯示開發與保育上,仍舊面臨拔河,等待找到解決的方案。


苗栗縣建置的「友善環境動物通道」。(圖:楊仁翔 攝)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