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自在場」鋪平通往劇場的一哩路 挑戰仍多

  • 時間:2019-07-12 10: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輕鬆自在場」觀眾一起舉手揮舞,取代全體拍手擊掌帶來的聲量。

為推動文化平權,打造共融劇場,兩廳院11日傍晚首度推出全台第一場「輕鬆自在場」(relaxed performance)示範場,邀請不同族群以及身障別的大小朋友同時進場欣賞音樂會演出。從現場演出時,有身障朋友不自主發出聲音的狀況,以及部分觀眾的當下反應,對參與者都是一次震撼教育。兩廳院鋪平了通往劇場的重要一哩路,但不可諱言面臨的挑戰仍相當多。

全台首場「輕鬆自在場」兩廳院登場

為落實文化平權,文化部與兩廳院特別策劃「藝術共融工作坊」,探討劇場空間、服務以及演出工作工作者要如何做,才能讓不同年齡層以及不同身障朋友有平等接觸精彩表演藝術的機會,打造「共融劇場」。


全台首場「輕鬆自在場」邀請不同年齡與身障別的朋友一起欣賞演出,希望落實文化平權的重要性。(兩廳院提供)

而國外早已開始推動的「輕鬆自在場」,也首度在兩廳院登場,在取得拉縴人男聲合唱團與瑞典Ringmasters男聲四重唱的同意下,11日傍晚,全台首場「輕鬆自在場」在國家音樂廳登場,雖然只有半個小時,但兩廳院特別邀請不同年齡層與不同身障別的觀眾一起進場欣賞。

演出前,考量特殊身障觀眾的狀況,兩廳院特別說明整場演出允許觀眾自由進出場,也不介意發出聲響,或向工作人員索取耳塞或舒壓小道具;此外,現場演唱的歌曲還提供字幕讓聽障朋友了解歌詞意義。


「輕鬆自在場」現場會提供舒壓工具或耳機,讓觀眾可以輕鬆體驗演出。(兩廳院)

實際演出 觀眾反應挑戰多

事前的理解是一回事,但在整場演出過程中,聽眾的確彷彿體驗一場震撼教育。當台上合唱團體演唱時,台下不時聽到有人會不自主發出聲響,有一位身障兒童因為對於人聲演唱感到害怕,突然大叫「救命,好可怕!」台上的演出者雖然不受影響,但卻有附近的觀眾對於這位特殊身障兒童的言行發出鄙夷的聲音,身障兒童的母親感受到壓力,最後決定帶著孩子提前離場。這位媽媽說,即使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場「輕鬆自在場」,但現場的氣氛還是無法讓他們完全放鬆,但她看到有特殊小朋友跟著音樂開心擺動身體,她也覺得很感動。

有表演藝術界的朋友在親身體驗後提出感想,她表示可以接受「輕鬆自在場」的觀眾可能會不自主發出聲響,但她也承認,直到發出聲音的觀眾離場後,她才能真正享受音樂家的演出;她同時點出一個問題,若未來兩廳院舉辦「輕鬆自在場」,一般觀眾若無法放開心胸,而是留下不好的經驗感受,會不會就此影響未來「輕鬆自在場」的演出票房,這並不是兩廳院樂意看到的,卻是很實際面臨的問題。

至於台上表演者的感受,拉縴人成員笑說,其實他們覺得還好,他們也唱過婚禮現場,現場吵雜和混亂的狀況更多,「輕鬆自在場」不算什麼。

鋪平通往劇場的一哩路 具里程碑意義

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坦言,為了這場「輕鬆自在場」,她的心情一直忐忑不安,雖然事前工作人員做了很多沙盤推演,也花了好幾個月時間教導服務人員該如何應對各種狀況或採用什麼樣的話術對待不同的人,但實際上會如何,沒人知道。

雖然有些預期得到的演出狀況真的發生了,但要如何面對不同觀眾的反應,還是有些超乎想像,但兩廳院至少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劉怡汝:『(原音)最重要是觀眾嘛,因為你說,我就是覺得我被打擾了嘛,那怎麼辦?當然這裡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積極去設計「輕鬆自在場」,也是這個原因嘛,不然你以前的狀況就是,你連那個機會都沒給他,現在我們就有這樣的場次告訴你說,不好意思,裡面可能不是最完美的觀眾,不是最安靜的狀態,可能還會有人站起來出去,會在旁邊甩甩腿, 那你要能去接受這個,再來買「輕鬆自在場」,當然最好是大家都可以接受,大家都平常心,但就是不行,才會有「輕鬆自在場」嘛,所以我覺這至少是我們應該要做的第一步。』

劉怡汝説,他們不會一下子推出太多場「輕鬆自在場」,一方面這需要表演者願意,一方面和觀眾的溝通還要更下功夫,這也都需要時間,但若因此導致該場演出票房下滑,場館有責任扛下,因為場館本來就應該為不同的人提供平等接近表演藝術的機會。劉怡汝:『(原音)我覺得一個社會真的文化或水平走到了某種境界,他就必須要包容跟開放,因為社會上本來就有這樣子不同條件的人嘛,我覺得它是很大的考驗,如果我們真的就標榜說這場是「輕鬆自在場」而導致於我們比如說票賣得很爛啊,或是沒有人來,我覺得那個就是場館要扛下來的事。』

兩廳院正在努力鋪平通往劇場的路,的確,硬體上的空間改造,有錢就可以解決,但軟體的服務更重要,只能往前,沒有退路!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