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議者向國際求救 美國英國伸出什麼援手

  • 時間:2019-09-18 08:38
  • 新聞引據:、BBC中文網
  • 撰稿編輯:鍾錦隆
香港「反送中」民眾9月8日在遮打花園集會,遊行至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呼籲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作家蔡詠梅拍攝)

編按:儘管西方國家對香港的局勢紛紛表態予以關心,但英國陷於脫歐巨大政治危機,自顧不暇;真正付諸行動,目前只有美國國內有所動作。

香港的反送中抗議行動進入第15個星期。在周日(15日),抗議人士繼續在香港港島區,從銅鑼灣遊行到中環抗議。

其中,有示威者舉著美國國旗和英國國旗,有的手拿「川普總統解放香港」的標語,還有的在英國駐港領事館外唱起英國國歌「天佑女王」,要求英國採取更多措施保護香港人。

香港的示威者對美國和英國,以及西方國家懷抱期望,但得到這些國家的什麼回應呢?

口頭支持

美國、英國和歐盟等西方國家的很多官員,對香港發生的示威抗議都表示過關注,對香港的民主、人權訴求予以口頭支持。然而,他們的口頭支持卻並未能轉化為本國政府對香港抗議行動的實際支持。

美國總統川普堪稱香港示威者抱以最大期望的西方領導人,然而他雖面對「解放香港」的請求,卻一直沒有發表過直接了當的口頭支援。川普把香港出現的抗議示威活動稱為「騷亂」(riots),認為香港問題需要香港和中國自己來處理。

不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以及美國部分國會議員們,對香港抗議人士的訴求一直高調支持。

英國前任外交大臣韓特(Jeremy Hunt)對香港發生的示威抗議活動,曾高調表態支持。

新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上台後,現任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在8月也曾表態,呼籲香港政府與抗議者對話,強調尊重民眾和平示威的權利,然而英國政府面對「脫歐」這一巨大的政治危機,頗有「不能安內,豈能攘外」的力不從心。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9月上旬訪問北京期間,呼籲中國為香港的抗議示威,找到和平解決的方案。她在與中國總理李克強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表示:「在現在的局勢下,應該盡一切可能避免暴力」;「只有通過政治途徑,也就是通過對話找到解決方法。」

雖然香港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訪問柏林時與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會面引起中國官方強烈批評,然而沒有跡象顯示德中友好關係因此受到影響。

法國政府至今沒有公開對香港的抗議示威表態。有分析認為,這可能與法國國內同樣面臨「黃背心」抗議示威,當局的處理手法受到諸多質疑有關。

歐盟已經多次表明立場,呼籲香港尊重法律所賦予的公民權利,同時希望示威者保持克制。

如此看來,儘管西方國家對香港的局勢紛紛表態予以關心,然而真正付諸行動,目前只有美國國內有所動作。

實際支持

香港6月爆發抗議行動之後,美國國會共和、民主兩黨議員再次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法案, 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

這一法案最早在2015年提出,其後於2017年再次提出。前兩次都因為沒有得到足夠多的參議員支持而告終。

不過,隨著香港抗議行動持續,到現在為止,這一法案已經爭取到18位,即大約五分之一美國國會參議員的支持。

而在美國眾議院,目前已經有25位議員支持提交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法案。

為此,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社論呼籲,法案應該迅速在參、眾兩院得到通過,川普總統應該馬上簽署。「此時此刻應該向北京發出一個清晰的阻嚇資訊,同時向香港的民主運動顯示:美國毫不含糊地與他們站在一起。」

執行難度

然而,這樣的法案要想得到通過有難度,要執行難度更大。

在美國參、眾兩院提交的法案,需要首先在參、眾內部分別獲得通過,再經參、眾彼此通過,最後經總統簽署,才能正式成為法律。這一過程將耗費大量時間,更需要美國總統的支持。

美國《大西洋》雜誌分析認為:香港並非川普政府高度重視,急需解決的問題,「活動人士寄希望和信念在立法層面,但是立法只有在行政班子願意執行的時候才能發揮作用。」

在觀察人士看來,如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法案在美國國會得以通過,經過總統簽署成為法律,那麼其象徵意義之大也是顯而易見的。

(本文取材自BBC中文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