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圖博起義61週年》中共「退牧還草」毀掉千年傳統 也沒讓綠地長回

  • 時間:2020-02-25 15:2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圖:James Wheeler/Unsplash)

廿一世紀的二十年代伊始,環境問題成為世界各地亟須解決的問題,關係到地球上各種生命的存亡絕續。圖博位處世界屋脊,作為地球第三極、亞洲水塔,對周邊國家、地區的生態平衡乃至全球環境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中共對圖博進行了六十年掠奪性的開採,不僅迫使藏人逐漸失去本民族沿襲千年的有利環保的生存方式,而且也威脅到全球的生態環境。中國政府設立自然保護區,強行大規模遷離有利於生態保護的數百萬游牧藏人,使已經脆弱的高原生態環境更加岌岌可危。

自1960年代起,中共在圖博興建了上百個大中型水庫和數百個工廠和礦區。水庫破壞了地質結構,導致冰川塌落,採礦毀壞了草場,工廠的廢料排放污染了水源,對藏區的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進入廿一世紀以來,中國政府卻宣稱環境惡化的主要原因在於藏人過度放牧,以「退牧還草」為由在圖博設立了近百個自然保護區,圈地面積超過80萬平方公里,使逾百萬牧民失去了數千年賴以生存的草地。

廣設保護區禁牧 淪為官方兼併土地依據

以面積最大的三江源(長江、黃河、瀾滄江的發源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為例,保護區佔地總面積達36.3萬平方公里,佔青海省50.4%,比歐盟人口最多的德國面積還大。保護區內採取了禁牧的政策,法規完全禁止藏人在保護區內適量採伐木材,遷徙放牧牲畜,採集藥用植物和種植作物等原本有益於生態平衡的活動。法律成為各級政府兼併土地提供了依據,讓執政者更加肆意剝奪藏人與自己土地的聯繫,摧毀以此為基礎的圖博社會內部結構。

圖博人有自己的一套兼顧環境的游牧生活。圖:pixabay

牧民阿亞桑扎的家鄉果洛州被劃入三江源自然保護區,他多年來組織藏民維權,公開反對政府官員和開發商在當地採礦。2019年底,阿亞桑扎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七年,這彰顯了中國政府把環保作為壟斷資源的新型掠奪行業,打擊和排斥藏人自發的環保活動。

被強行驅離的游牧藏人不僅失去了自已的家園,也被剝奪了與游牧行業相關的生計。遷居城鎮的藏人即使在所謂的藏族自治區州縣也往往要講漢語才能謀生。這樣的窘迫處境卻被中國官媒污名為沒有文化水平、素質能力低。在安置初期,每戶藏人必須負擔新建住房成本的75%,定居後一家幾代人被迫住在一百平米左右的小區住房。由於禁牧受到的損失,政府每年只補償數千元,最多補償十年。遷居後的牧民入不敷出,收入來自缺乏保障的清掃街道、建築、出租等低收入行業,勉強糊口。逾百萬牧民被強制定居後,不僅沒有脫貧,反而在自己的家鄉淪為喪失了生產資料的生態難民。

決定生態環境權利 也是一種自決權

儘管設置了大量的自然保護區,保護區內的絕大多數水電站仍繼續運轉,許多保護區內或附近的礦業生產規模不減,加之旅遊,導致藏區氣溫持續上升。以三江源自然保護區為例,主要環保指標沒有明顯改善,草場退化速度沒有變化,水系流量和生物多樣性繼續減少。這種設置自然保護區的局部生態保護做法本身就是狹隘和短視的。而藏人原本的生活方式,包括游牧遷徙、種植養殖,恰恰是將高原作為一個整體平衡生態環境,數千年來作為亞洲水塔和世界第三極對全球生態保護承擔重要的角色。強制游牧藏人定居,切斷遷徙路線,只會惡化生態環境,並且可能引發其他危機。

藏人全面失去家園的六十一年,見證了藏區生態環境的不斷惡化。決定生態環境的權利也是一種自決權。藏人一直在爭取保護本民族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存方式。他們決定自己生活方式的正當性不需要殖民者的許可。國際社會支持藏人在環境上的自決,才可能根本解決圖博環境危機,解決亞洲水塔和世界第三極消亡的危機。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延伸閱讀:武漢肺炎引爆習近平統治危機 疆藏民族反漢情緒快炸裂
從遇羅克到曹順利 爭取公民權 付出生命代價

  
(示意圖/Evgeny Nelmin/Unsplash)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