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惡警、城管、政府羅織天網 不但欺壓還踩著人民往上爬

  • 時間:2020-09-16 17:2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警察派來的人在門口偷電錶(右)、紅油漆亂寫威脅(左)。(圖:作者提供)

近期網路上很多中國警察、城管暴力執法的影片傳播,看得人火冒三丈!城管向來以「武藝了得、下手狠毒」而被各國網民悉知,他們沒收攤販商品、毆打老人小孩、拆廣告牌,無惡不作,可謂是行走在街頭的土霸王。比起城管,我和警察的交往更多,今天特別想聊一聊我接觸到的中國警察。

最近幾年,警察是秋雨聖約教會「固定聽眾」,教會除了週日的禮拜,周間還會舉辦很多活動,大部分會友都不能保證一個不落參加,但是警察的出席律非常高,偶爾缺席一次,還強制向教會索要活動錄音和影片,到最後教會甚至專門預備位置安置警察。因為政府擔心同一批警察在教會聽久了被洗腦,所以每週來到教會的警察都不一樣,有些人溫和坐在位置上安靜聽講,有些人則耀武揚威地走來走去,跑到鋼琴旁邊拍曲譜,嚴重影響現場秩序。當有同工提醒他們就坐,他們會舉起自己的執法儀,說自己在完成任務。狐假虎威的人見多了,教會同工也變得有經驗,請警察出示自己的證件、報警核實警察身份,並且告知教會是私人場所,教會保留追究警察責任的權力,久而久之,大部分警察都能做到不騷擾聚會。

看法盲好欺負 中國警察官威好大

中國社會上法盲的比例很高,這就讓當權者鑽了一個空子,因為被執法者也不懂得合法的辦案流程,所以警察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操作空間,可以胡作非為。秋雨教會的負責牧師王怡以前是法律系的老師,對於政府對秋雨教會以及他本人採取的一切非法手段十分敏感,他本人會一再強調希望警察不要知法犯法,但是面對不違背信仰的非法打壓還是選擇順服。在教會中,則會開展法律普及培訓,幫助會友了解自己遇見非法打壓的時候要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力。我們了解中國完全是假法制社會,法律只是權力的奴婢,但也不得不提醒警察:按法律流程執法是他們的責任和義務,如果任由他們在我們身上知法犯法,明天就會用同樣的態度對其他人,這會讓本來就缺少法制的社會變得更糟。


警察在家門口看守、跟蹤(左);被膠水堵住的鎖眼(右)。(圖:作者提供)

在2018年12月教會遭到大規模非法打壓後,我和先生都在「必須監視」的名單上,警察通過手機定位,在大街上公然帶走我先生。彼時我們剛從商店出來,就看見一個寸頭、黑衣大漢盯著我們,我被看得內心發毛,想趕快離開,擔心地下車庫人煙稀少,被黑打一頓,於是拉著先生走臨街熱鬧的路。不想一輛警車急剎停在我們前面,後面一輛黑車堵住我們的退路。車上下來兩位警察和幾個黑衣大漢,在大街上團團圍住我和先生。警察詢問我先生的名字後,告訴他必須去一趟警局,沒有任何傳喚手續,也沒有告知帶人到哪裡、幾時回家。我們質問警察在這個區沒有執法權,而且口頭傳喚也必須是案發現場的狀況,但是警察很得意地說,你可以立即報警叫這個區的警察過來,反正今天必須要帶人走。

警察手機定位就可逮人 還免傳喚手續

負責我的警察更像一個惡霸,任何時候,只要他心血來潮,打個電話就要我立刻到派出所做筆錄,或者是接受他們的「洗腦」,我說你要麼按法律流程傳喚我,不然我不會配合你打個電話隨叫隨到。對方就會威脅,打電話通知我是給我好好表現的機會,如果按法律流程傳喚我,就會關我十天八天。

最惡劣的一次,是直接跑到我的住處樓下,阻擾我賣鋼琴,把運鋼琴的貨車司機、陪我賣琴的老師一起盤下來調查,小區的保安無比殷勤地幫這群惡警跑前跑後,攔住貨車不讓出行。這一次把我抓進派出所,沒有安排女警搜身,而是惡警直接搶走我的帽子、眼鏡、手機。並且和做筆錄的警察一起對我言語暴力,做筆錄過程中說:這個婆娘來了幾次了;要麼就說像我這種沒有文化沒有錢的文盲,就不要學人家有錢人搞信仰。這些人最終的意圖是恐嚇我,要我簽保證書。

恐嚇、洗腦通通來 毫無章法與流程

保證書大意有三點:脫離秋雨教會,不再參加教會活動,同意政府的「幫教工作」。彼時我還不知道「新疆集中營」,只覺得這個「幫教工作」十分可疑,警察解釋說,「 幫教工作」就是幫助和教育我這種誤入歧途的人,重新回到「黨」的光照下,如果不接受,我的家人後代都會受到影響。這句話的意思是有我這樣的「污點家人」全家再也不可能當做大官(中國人普遍覺得當官是最光宗耀祖的大喜事),這是要株連九族。

我堅決拒絕這份保證書,因為我是一個無辜的人,我從來沒有違反犯罪,反而是警察要屈打成招!但是警察威脅我不簽就不放我走,見我毫不動搖,最後的結果是,逼我添加政府人員為微信好友,隨時匯報自己的行蹤。


逼作者加政府人員為微信好友,向其匯報行蹤。(圖:作者提供)

很多台灣人問到我們在中國被警察欺負的經歷都覺得不可思議,警察究竟有多大權力可以隨意濫用私刑,以上所說只是冰山一角,是我的經歷中讓我記憶很深刻的片段。在我們全家預備出逃的時候,我到最近被關閉的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面試簽證,進入領事館的時候刷了一下護照,幾小時後就接到上述惡警的電話,原來惡警接到「出入境管理處」的通知,現在來質問我為什麼要動用護照,還威脅我不可能出國,不管是留學還是旅遊,有什麼想法可以跟政府協調,言下之意是我永遠逃不出共產黨的手心。

惡警、城管與政府編織天羅地網 拳頭大就是老大

當我想要用一篇文章介紹共產黨惡警的行為,發現這篇文章怎麼也寫不完。惡警當眾毆打秋雨教會的會友,甚至毆打含冤入獄的王怡牧師的母親,非法囚禁王怡牧師的妻兒。為逼人搬家,給房東施壓,偷電錶、用膠水堵鎖眼、在門口潑油漆。為了禁止人參加網絡聚會,給人家裡停電。還在監護人不在場的情況下,直接將幾個十幾歲的未成年人帶到派出所,威脅孩子們不能打電話告訴家長,做筆錄詢問孩子們在家教育的情況,成都的冬天那麼冷,惡警一下午不給孩子們提供飯食!

中共的惡行實在是罄竹難書,城管、警察代表政府,他們在公共場合公然作出這麼多犯法的惡事,可見擁有更大權力的官員,在背地裡做過更多可怕的事,在中國這個假法制社會中,十年如一日的「誰拳頭大誰是老大」。奴隸翻身通常不是為了做自由人,而是為了做奴隸主,只有權力者和被欺壓的人,沒有灰色地帶,這是中國的現狀,權力被掌握在少數人手裡,想要擁有權力改變命運,就必須對擁有權力的人阿諛奉承,配合這些人去欺壓其他人,踩著人頭往上爬。惡警欺民根本不是個案,這些像蟑螂一樣的人最怕的就是曝光,希望有更多的媒體,可以幫助受欺壓的中國人報道被惡警、惡政欺壓的事實,儘管共產黨惡政一日不除,這些惡行就得不到根治,但是更多公開的報道的監督,讓這些人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是被人看見的,即使臉皮再厚也會有所顧忌。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