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奔月 中國太空戰的我見我來我征服

  • 時間:2020-11-24 11:16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中國長征五號遙五火箭24日凌晨4時30分在文昌航天發射場點火升空,將運送嫦娥五號探測器至地月轉移軌道。 (AFP)

中國長征火箭今天(24日)成功搭載嫦娥五號升空,啟動探月工程三部曲的最後階段,不但距離2022年設立中國太空站的目標邁進一步,更顯示出中國對雄霸太空的步步為營。

嫦娥五號登月採土

中國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今天在文昌航太發射場,成功搭載嫦娥五號探測器奔月,在預計23天的任務中,將挑戰自1970年代以來全球首度嘗試從月球採集樣本送回地球的任務,可望成為繼美國和前蘇聯之後第三個成功完成這項任務的國家。

相較於美蘇強權早在冷戰時期就展開太空競逐,中國直到2003年才啟動第一個探月工程計畫,要在為期20年的規劃中達到「繞」、「落」、「回」三步走戰略,並已在2007年的嫦娥一號繞月、以及2013年嫦娥三號軟著陸跨出前兩大步。

如今,嫦娥五號將自1970年代以來首度登月採土,完成「回」的最後階段任務。

嫦娥奔月舖路未來

任務發言人裴照宇表示,這次的最大挑戰在於從月球表面進行採樣、從月球表面起飛、讓上升器和留在月球軌道上的返回器和軌道器會合與對接、以及高速重返地球。

這項任務最直接的目標,是協助了解月球的地質演化史,但更重要的是,它肩負起承接轉合的作用,要為中國展開更為複雜的任務、包括載人探月在內,進行前期的數據蒐集。

哈佛史密森尼天體物理中心(Harvard-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天文學家麥道威(Jonathan McDowell)表示,嫦娥五號任務在技術上具有挑戰性,涉及以前嘗試收集月球岩石時未曾見過的多項創新。

列強太空爭霸2.0版

畢竟,自從中國在2003年發射載人太空船「神舟五號」,成為繼前蘇聯和美國之後第三個以自家火箭載送人類進入太空的國家後,第二回合的太空爭霸賽早已拉開序幕。

特別是國際太空站(ISS)退役已是指日可待,北京計劃在距今2年內建立中國太空站,讓這個太空軌道上的立足點,成為中方主導國際科學實驗的據點,並在10年內成為第二個載人登陸月球的國家。

為了設法在2030年前成為太空強權,中國近年來將太空探測視為第一要務,不但在去年1月成功登陸月球背面、創下人類首次在月球背面著陸,開啟人類探測月球的新頁,並在今年6月全面完成「北斗」(Beidou)導航系統部署,成為美國GPS系統的競爭對手,接著又在7月首度發射「天問一號」火星探測器,加入火星探險大會師。

太空競賽不容缺席

即便在貿易戰重創經濟、並因為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陷入內憂外患之際,中國也不曾停止這項燒錢的投資,仍試圖爭奪全球探測月球、火星大競賽的主導地位。

面對中國的有備而來,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署長布萊登斯坦(Jim Bridenstine)早已示警,在北京計劃中國太空站2022年投入運作之際,美國維持太空優勢已是至關重要。

而美國總統川普政府除了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並將建立新軍種「太空部隊」之外,也訂下在2024年底前再度登月的目標。

川普曾表示,太空司令部將確保美國在太空的主導地位永遠不會受威脅。然而,中國太空分析家陳蘭(Chen Lan,音譯)表示,中國的太空計畫也沒什麼兩樣,都是發展能力、探索宇宙、投資未來,最終建立政治影響力和國家威望。

正如同中國探月工程(CLEP)的標誌:在一個月亮形狀上踩著兩個腳印,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的名言:「我見、我來、我征服」(I see, I come, I conquer),應該就是對中國太空爭霸野心的最佳寫照了。#以上專題由吳寧康編撰播報,謝謝收聽#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