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黨報 連翻一下看標題的人都沒有!陸異議者:發行幾十萬份也毫無意義

  • 時間:2020-11-26 12:5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作者提到,像「人民日報」這種黨報,「頭版習近平 內容假大空」,其實大家訂歸訂,「連翻一下看看標題的人都沒有」。(資料圖片:擷自人民網)

在中國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在一家旅行社打工,旅行社的店門開在益陽市委和市政協聯合辦公的機關大院隔壁。每天上午十點左右,可以看到郵差騎著摩托車將兩個大大的郵袋送到大院的「郵件收發室」,那是在益陽出版印刷的《益陽日報》到了。下午三點左右,摩托車載不下了,於是出現一台小型郵政汽車送來更多的郵袋,那是《人民日報》、《湖南日報》等各種報刊雜誌到了。

每天要派發如此之多的報刊、雜誌、信件、包裹,工作很累,但「收發室」的郵差卻做得很有動力,逢人都笑呵呵的。他雖然是郵局招聘的臨時工,卻也是郵局某位領導的遠房親戚。「給這裡送信,我可是通過了政審的」這一履歷更使他很「驕傲」。而且,每個月他負責從各個辦公室把舊報紙舊雜誌清理掉,然後賣給「廢品店」(資源回收),使他固定在薪水之外還有三百至五百元人民幣的「外快」收入。

訂黨報彷彿已成另類忠誠查核

每年的十一月開始,中共的各級宣傳部一定會下發一個文件,要求轄區內的各個黨政機關、廠礦企業、人民團體、學校、駐軍單位做好來年的黨報黨刊訂閱。黨報黨刊的訂閱已經不是「工作要求」,而是納入該單位評先選優年終考核的內容之一,是必須完成的一項「政治任務」。

父親的工作單位是「科協」,按照中共自己的分類,屬於和共青團、總工會、婦聯同類的「人民團體」。這種「人民團體」薪資由財政全額撥款,單位第一把手既是行政首長,又是共黨支部書記,其實就是一個受黨絕對領導,吃「國庫皇糧」的「有關部門」。他們每年按「政治任務」必須完成訂閱的有《人民日報》、《湖南日報》、《益陽日報》、《參考消息》、《光明日報》、《科技日報》、《湘聲報》(湖南省政協機關報)、《湖南科技報》、《求是》雜誌、《半月談》雜誌等十多種報刊雜誌,每年花費近五千元人民幣。當然,都是公費開支。

中國的「國情」,是越到基層負擔越重,在公費訂閱報刊雜誌上也是如此。父親的上級單位「湖南省科協」是不會訂閱中共益陽市委機關報《益陽日報》的,因為「益陽市委」沒有權力對「湖南省科協」進行「年終考核」。同理,下級的「桃江縣科協」除了有《益陽日報》的任務,還必須訂閱中共桃江縣委機關報《桃江報》,因為根據中共的「組織原則」,「桃江縣科協」的「生殺大權」在「益陽市委」和「桃江縣委」手中捏著。

頭版習近平 內容假大空 思維黨八股

如果有正常的「思維」,應該知道,一個人在上班時間什麼都不做,全部用來「認真學習、深刻領會」這些「黨報黨刊」,也是看不完的。而且,這些「媒體」因為「姓黨」,有「國庫」支撐著,完全沒有市場競爭,也可以對「讀者」視為無物,充斥著「黨八股」、「假、大、空」,頭版幾乎全是「習近平」,所以,基本上是沒有人看的。特別是報導過「畝產萬斤」、敬祝過「毛主席萬壽無疆、林副主席永遠健康」、批判過「走資派(鄧小平)還在走」、讚揚過「薄書記重慶經驗」的《人民日報》,據父親說,「連翻一下看看標題的人都沒有」。


中共長年搞個人崇拜,祝賀毛主席萬壽無疆。圖:取自網路

普通的老百姓能免於中共宣傳部門的這種「政治任務」嗎?答案是否定的。我在1992年進入衛生學校學習,每個班級都訂了一份共青團系統的《中國青年報》,由同學們繳納的班費開支。走上社會後,打工的個體私營企業每年去工商局辦理「工商執照」年檢,必須「自願」訂閱一份工商系統主辦的《工商之友》雜誌。就算是去為即將出生的孩子辦理《準生證》,也被「熱情推薦」訂閱一份如今我連名字都已經忘了的、來自計劃生育部門的雜誌,或者買一份孕婦平安生產的保險。

可憐黨報愚民「吃著地溝油 操心中南海」

除了黨媒,中國也有一些無法爭取到「公費訂閱」這個「護身符」的報刊雜誌,譬如經常被海外關注和議論的《環球時報》,就是如此。也許是因為有市場銷售的壓力,這張報紙頗有「文化戰狼」的文風,動輒對日本「忍無可忍則無需再忍」、對美國「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對台灣「勿謂言之不預」。儘管這些「言之不預」事後證明全是「嘴砲」,但確實「煽動」了一些「吃著地溝油,操心中南海」,天天臆想「解放台灣」的「阿Q」們。郵政報刊零售點的《環球時報》有人願意自費買,甚至在一些熱點事件發生之時,比如中國與菲律賓「黃岩島」、與日本「釣魚臺」之爭,居然可以賣到「洛陽紙貴」。「血洗」、「踏平」之類的「戰爭」言論其實在中國社會有比較高的民意支持,這是研究中國問題的朋友們應該引起注意和警惕的。

在中國,儘管有嚴密的新聞審查,還是有一些黨內及民間的「自由派」發出的微弱的「吶喊」聲,如《南方週末》週報、如《炎黃春秋》月刊。他們刊發的文章,作者先自我「抽去幾根骨頭」,編輯再「抽去幾根骨頭」,卻可以讓讀者依稀感觸到一絲「筋骨」的存在,終為當局所不容。經過屢次從主編到記者的「大整改」、「大換血」之後,現在繼續在中國出版發行,卻已是「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南方周末》無「南方」、《炎黃春秋》不「春秋」了。

媒體是火種是精準傳達 辦閹報者哪能懂

來到台灣後,每次拿起台灣報紙,看到頭版上公佈的「印數」和「實銷」的份數,在幾萬份到十萬份之間「徘徊」,我就會想起家鄉的《益陽日報》,這份在中國頂多算三線地區,擁有470萬人口的地級市的機關報,據說,在2014年,發行量就已經突破了十萬份了。而《人民日報》的紙本發行數,一直以來都是穩占全球報紙發行前「三甲」之例。

其實在台灣,不用考慮「市場」,沒有經營壓力,一心只想「回饋社會」的「媒體」也是有的。台灣的報紙能作為言論火種和精準溝通的傳播工具,發行一萬份也好、十萬份也好,都是盼望可以紮紮實實地打中讀者引發共鳴的;不似對岸姓黨的黨媒們,縱使每天印了幾十萬、幾百萬份,卻「連翻一下看看標題的人都沒有」,辦這種軟骨閹報,除了愚民,又有何利民哉?

延伸閱讀
看台灣金馬獎的致自由有感 中國來台異議者:請遠離 Made in China 影視作品
恐慌症上身!五中全會全力維穩 中共忙下宣傳指令、兩大官媒高層地震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