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反中戰略布局未跛腳 拜登友台可期 對中國將採強勢競合

  • 時間:2020-11-26 14:2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採取擴大政府支出與低利率政策將可能是拜登政府會推出的經濟解方。圖:取自 Joe Biden FB

美國總統大選幾乎已進入尾聲,縱然川普(Donald Trump)採取選舉訴訟試圖逆轉結果,也尚未鬆口承認敗選也一再宣稱仍有獲勝的機會;不過,美國聯邦機構總務署(GSA)依據《總統交接法》(Presidential Transition Act)已啟動交接程序,政權移交正式宣告開始。然而,選舉紛爭與社會分裂的氛圍仍存,而且共和黨仍有把持參議院的機會,勝選的正當性與國會制衡的牽制,拜登(Joe Biden)將可能會是近幾屆美國政府中最為弱勢的總統。不過,無論如何,美國即將進入新的時代,拜登團隊入主白宮也毫無懸念,這彰顯了美國民主與法治的穩定,也符合聯邦體制的立憲精神。

疫情與經濟 拜登無法逃避的首要任務

對拜登而言,一上任後就必須面對COVID-19疫情的挑戰,雖然疫苗的研發似有眉目,但疫苗施打能否跟上疫情擴散的速度,尤以進入病毒好發的季節,恐怕難以樂觀以對;此外,因為疫情對社會經濟所帶來的衝擊,加上各州政府的認知差異,如何化零為整,州自治權與個人自由的傳統價值會是首當其衝,同時又要達到經濟復甦與就業改善的期待,蠟燭兩頭燒讓拜登幾乎沒有喘息的空間,可以說是毫無蜜月期可言。更不用說,拜登所採取的經濟政策恐怕無法兩邊討好,加上選後的階級對峙與分裂仍尚未平復,疫情與經濟將會加劇社會的反彈。

基於此,拜登必須加快整頓他的執政團隊,對內如何讓國內經濟能快速回溫,採取擴大政府支出與低利率政策將可能是拜登政府會推出的經濟解方,而穩定的貨幣手段將會被重視,因此曾任聯準會(Fed)主席的葉倫(Janet Yellen)可望被延攬擔任拜登首任的財政部長,美國國內普遍認為葉倫的政策態度,將可能一改過去四年貨幣政策的不確定,讓市場回到一致性的預期。簡言之,拜登政府並不會關注在美元政策的調整,反而會是重視具刺激性的經濟政策,吸引企業進駐美國或擴大投資項目,並參與公共建設項目,此外政府增加社會福利補貼,一來促進消費,二來提高就業,不過反之將會增加政府的財政負擔。


葉倫可望被延攬擔任拜登首任的財政部長。圖:取自 Janet Yellen Twitter

對外回到多邊全球治理 持續反制中國

除了內政議題,對外事務與國家安全的佈建也相當重要,畢竟自歐巴馬後期時,中國崛起取代美國霸權的氣勢已逐漸高漲,尤以進入川普時期,美國政府採取更為強烈的抗中政策,這不單只是國家利益的危機意識反應,更以是跨黨派與美國整體社會的共識與認知,過去四年川普採取單邊主義的雙邊合作方式,「美國優先」的攻勢戰略表現得淋漓盡致。如今,美國即將進入政權交替之際,拜登的外交國安人事必須是合乎「延續美國利益」與「拜登外交思維」的特性,因此也出現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將出任國務卿、蘇利文(Jake Sullivan)任白宮國安顧問、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任國土安全部長等人事安排。


布林肯(Antony Blinken)、蘇利文(Jake Sullivan)、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圖:取自 Twitter

拜登的外交國安團隊名單可以作為思考未來美國處理國際事務的立場與想像,首先,都有在過去歐巴馬時期曾入閣的經驗,長期對國安、外交、情報等一定程度的專業與接觸;其二,採取重返國際建制的策略,認同美國不應退出全球治理的平台,多元主義才能有利於抗中政策的推行;第三,認為美國不該與中國完全脫鉤,而是應該在多方盟友的合作之下,在不同的議題上向中國施壓。換句話說,在拜登的外交團隊中,基本上將延續川普時期對於中國威脅的認知,尤其國際環境與歐巴馬首任時期不同,美中之間經貿失衡、科技竊取、情報滲透等問題愈來愈嚴重,另外猶如中共對內侵害民主人權、對外經濟脅迫主權,美國政府將不會容忍也難有妥協空間。

川普抗中 穩住政權交接之際的國家利益

持平而言,川普即將卸任,但他對外的戰略布局並沒有提前跛腳,反而持續執行反制中國的動作,甚至積極聯合友邦對中進行圍堵,並擴大進口禁令及增列具中共軍方色彩的企業黑名單,甚至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正施壓在美上市的中企主動揭露財報資訊與風險,更不用說現任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選前巡訪亞洲、選後出訪歐洲的行程安排,無非就是要鞏固美國與民主友邦的合作關係,在政黨輪替後不至於出現太大的變動,企圖要讓中國知道此時此刻的美國並非權力真空,告誡勿一意孤行企圖填補國際權力空間,同時也是在政權未完成交接前能穩住美國的國家利益及國際地位。

對台灣而言,不必因為拜登可能採取美中交往而認為美方將會出賣台灣,畢竟從美國國內的政治氛圍來看,美中重回「合作夥伴」關係機率不高,拜登的國安團隊也在近年來紛紛對外表示「擔憂中國崛起」及「維護台灣民主」的立場;此外,過去四年台美之間所累積的軍事、公衛及經濟等合作項目也會延續,布林肯曾在今年5月表示,台灣遭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排除是個「巨大錯誤」(Huge Mistake),認為美方應當幫助台灣能參與國際組織。縱然拜登未來針對台美的合作可能轉為低調,而且對中政策可能改採「競合」策略,但並不表示台美關係因而會急轉下滑。對於未來,台灣應當正面看待美台實質合作的互動關係,尤其是共享的民主價值及對區域和平穩定的共同承諾。

 延伸閱讀 
拜登提名國務卿 誰是布林肯?他的國際觀、中國戰略與台灣觀點…
歐巴馬回憶錄:胡錦濤讓人打瞌睡 中國崛起損害美國工人利益
川普時代落幕 台美關係回到過去?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