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肆併購、疫情與人權 荷蘭對中國負面看法急遽升高

  • 時間:2021-04-08 17:2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荷蘭公眾對中國看法》反映了一般公眾對中國看法變化的原因和趨勢。(clingendael.org)

荷蘭是今年歐盟成員國中最早舉行大選的國家。大選期間,中國問題是荷蘭選民最關注的外交議題之一,這與荷蘭國際關係研究所大選日幾天前發表的報告類似。根據這個研究所的調查,荷蘭公眾關注的三個外交議題依次是:遷移對歐洲邊界的壓力,中國的崛起,以及氣候變化帶來的挑戰。這個研究所發表的報告《荷蘭公眾對中國看法》可以幫助了解荷蘭對華關係的走向和問題。

對中國的看法

《荷蘭公眾對中國看法》反映了一般公眾對中國看法變化的原因和趨勢。這份報告來源兩次民意調查:一次是2020年2月對23,000名受訪者的調查,另一次是2020年9月統計了15,000名受訪者的回复。 2020年2月,荷蘭正處於新冠疫情第一波高峰前夕,2020年9月在疫情第一波和第二波高峰之間。兩次民意調查期間荷蘭媒體報導的相關中國議題包括:2月中國政府強制對武漢實施的嚴厲封城措施。 3月荷蘭疫情處於高峰,荷蘭政府收回了60萬個從中國進口不合格的醫用口罩。台灣提供荷蘭醫療物資後,荷蘭駐台灣代表處更名,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以中國網民的名義呼籲中國企業立即停止向荷蘭出口醫療用品並實施經濟制裁;中國政府阻撓和拖延國際調查新冠病毒起源;同期媒體上辯論中國在荷蘭鋪設電信設備和收購重要企業可能帶來的安全風險;中國政府在香港實施國安法,維吾爾人被大規模羈押;中國威脅台灣、在南海和喜馬拉雅等地區造成地緣政治緊張。

根據2020年兩次民意調查,荷蘭公眾對中國在多個方面的看法越來越負面。認為中國對歐盟安全造成威脅第二次調查比第一次調查比例增加,從35%上升到46%;認為中國政府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大規模侵犯人權應受譴責的比例也增加,從72 %升高到83%。認為中國政府在脫貧方面表現不俗的比例縮減,從16%下降為11%,而不認可這種觀點的人數大幅上升,從46%上升到60%。認為中國提供重要經濟機會的人數也有下降,從30%下降到28%,不認為中國能提供這種機會的比例也從37%上升到42%。

根據荷蘭國際關係研究所的調查,荷蘭許多代表政治光譜左中右的政黨如綠色左翼(GroenLinks)、民主66、基督教民主黨(Christen-Democratisch Appèl)都批評荷蘭和其他歐盟國家對中國產業的依賴,例如在數字和醫藥行業。不少政黨也注意到中國與荷蘭關係的雙重角色,既是荷蘭的貿易夥伴也構成了對荷蘭和歐盟的安全問題。

人權與貿易

荷蘭國際關係研究所兩份報告都未深入討論人權與貿易的關係。但荷蘭議會近期討論的兩個議案《針對中國政府種族滅絕的動議》《2022冬奧會移出北京議案》的不同結局反映了這方面的問題。

今年2月,荷蘭下議院由八個政黨聯署、多數議員贊同通過了不具約束力《針對中國政府種族滅絕的動議》,認定了中國在新疆處理維吾爾穆斯林的方式是「種族滅絕」。這是第一個歐洲國家議會提出這種議案。雖然荷蘭首相以及議會中他所屬的最大政黨人民自由和民主黨(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多數議員反對這項動議,但是按照比例制投票選舉的荷蘭議會使任何政黨都很難超過30%。議案投票結果可以更準確、及時地反映多數公眾的觀點。不像英國實施選區中得票最多者當選,在議會中最大黨經常超過50%,民意廣泛支持並獲得所有反對黨支持的類似議案時至今日仍被最大政黨保守黨擱置。

對比《2022冬奧會移出北京議案》,只有三個政黨連署,議案未能通過。這映射了荷蘭社會和媒體未深入討論與中國的貿易投資關係如何影響人權的問題。近十年來,荷蘭在歐盟各國中與中國貿易一直處於前四位,德國是荷蘭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是德國的最大貿易國,德中貿易通過荷蘭尤其是通過鹿特丹港流動,荷蘭也成為了德中貿易的重要部分。雖然荷蘭與中國的貿易聯繫緊密,但是近年來荷蘭與中國的貿易逆差一直上升。此外,中國也在荷蘭收購與民生、公共安全相關的企業。例如,2011年澳優收購了逾百年曆史的海普諾凱(Hyproca)乳業集團;2015-18年,中國公司連續收購恩智浦(NXP)汽車半導體、指紋掃描和音頻部門,同時在荷蘭成立了獨立的安世(Nexperia)半導體公司,其產品包括集成電路、雲計算、網絡通信,指紋掃描儀、音頻和其他生物識別產品。

這類收購的產業幫助中國政府對內建立了大數據露天監獄、對外擴張獲取霸權。英國脫歐後,阿姆斯特丹取代倫敦成為歐盟最主要的金融中心,中國幾大主要銀行在阿姆斯特丹的交易數量也在增長。冷鏈物流公司(NewCold)是北京冬奧會荷蘭運動隊的主要贊助商,也正在擴大與中共政商集團的關係。如何處理人權與貿易之家的關係,荷蘭像其他處於二戰後最嚴重的經濟和公共衛生危機之中的其他歐盟國家一樣面臨巨大的挑戰。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