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大軍壓境 烏克蘭難忘新仇舊恨

  • 時間:2021-04-07 09:2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寧康
烏克蘭東部親俄羅斯的武裝部隊。(路透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近來在和烏克蘭與克里米亞(Crimea)接壤地區集結重兵,引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美英等國的高度關切,憂心戰火恐一觸即發,也讓俄、烏兩國的新仇舊恨再度搬上檯面。

俄烏情勢緊繃全球關注

自從2014年以來,烏克蘭一直在東部的頓巴斯(Donbass)地區,和背後有俄羅斯撐腰的分離主義叛軍交戰。俄國兵力自3月底開始,在兼併的克里米亞(Crimea)、以及靠近叛軍控制區的邊界地帶集結,更令這塊是非之地戰雲密佈,成為全球地緣政治衝突的熱點。

對於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此舉究竟在打什麼算盤各有解讀,像是意在測試美國新任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底線,或是藉此作為外交談判的工具,也有可能是在他簽署新法為掌權至2036年舖路之際,證明自己的強人形象。當然,也不排除俄軍深入烏克蘭純粹的軍事野心。

俄烏歷史糾葛是敵非友

事實上,昔日同屬蘇聯成員的烏克蘭和俄羅斯,早已新仇舊恨是敵非友。而擁有多處海灣和天然良港、戰略地位重要的克里米亞,則是兩國翻臉的起火點。

前蘇聯領袖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在1954年,將克里米亞半島劃分給他的母國烏克蘭,埋下日後紛爭的導火線。1991年蘇聯瓦解,烏克蘭在獨立後仍擁有克里米亞。

然而,克里米亞人口中有六成是俄羅斯族裔,居民大多說俄語,還有俄國的黑海艦隊總部鎮守,親俄氣息濃厚。

俄國野心併吞克里米亞

2014年2月,烏克蘭示威民眾在佔領基輔獨立廣場(Independence Square)數月、歷經流血衝突後,終於讓親俄的亞努科維奇總統(Viktor Yanukovych)垮台。沒想到迎面而來的變局卻是俄羅斯入侵。

在親俄武裝分子支持下,俄軍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接管克里米亞,俄羅斯國會更以保護國家與人民利益為由,批准對烏克蘭用兵。即便美國警告,俄羅斯在當時八大工業國集團(Group of Eight)的位置恐因此不保,也阻擋不了這場紐約時報所稱的「幻影戰爭」(phantom war) 

克里米亞公投大幅親俄

蒲亭一手出兵、一手安排同年3月16日在克里米亞舉行公投,結果近97%的民眾支持加入俄國,克里米亞議會隔天就宣佈脫離烏克蘭獨立。蒲亭也隨即簽署條約,讓這個原本屬於烏克蘭的黑海半島成為俄國一部分。

儘管華府和歐洲相繼祭出嚴厲經濟制裁,北約也暫停對莫斯科的民間、軍事合作,甚至成員國軍隊還進入戒備狀態,但情勢並未因此逆轉。誠如當時的蒲亭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所說,俄羅斯與西方在經濟上互相依賴,在全球化的時代,「新冷戰」不會發生。

克里米亞一役蒲亭立威

蒲亭拿下克里米亞,在國內對選民樹立威信,特別是民族主義者。路透社就曾分析,蒲亭出兵烏克蘭,就是在賭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會在這場政治角力中先讓步。

失去克里米亞的烏克蘭,從此更是家門不安。自2014年以來,光是在烏東地區對抗有俄國撐腰的分離主義分子,估計就已造成1萬4千人喪命。

如今俄烏衝突再起、北約與美英西方國家力挺基輔,一觸即發的情勢令人想起風雲變色的2014年。巧合的是當年的美國副總統拜登,正是如今的美國最高統帥,他將如何處理這場地緣政治衝突?或許歷史有值得借鏡之處。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