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香港人別淪為選舉鬧劇的臨時演員

  • 時間:2021-04-14 23:05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人別淪為選舉鬧劇的臨時演員
港府行政會議4月13日通過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香港選舉好不容易在數十年間爭取得來的寸進,一夕之間倒退回原地。(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香港政府於2021年4月13日宣佈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於行政會議獲得通過,隨即刊憲,並於翌日隨即加開立法會特別大會提交相關草案首讀,並宣佈選舉委員會分組選舉、第七屆立法會、第六屆行政長官選舉日期。

是次修訂涉及八條法例,包括「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立法會條例」、「區議會條例」、「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行政長官選舉條例」、「高等法院條例」、「終審法院條例」、「旅遊業條例」。

關於重新構建選舉委員會,將選舉委員由四個界別1200人組成,改變為五個界別1500人組成,選舉委員會為負責「選舉」行政長官並可以「選舉」40席立法會議員的機構,在2016年的選舉委員會中,只有106名全國人大代表和立法會議員為當然委員,另有60名宗教界別選委由提名產生,總共166人是無需經過選舉產生的。2021年改制後,全國人大代表和立法會選舉產生的當然委員增加至280席,而在剛過去選舉中由民主派獲得大勝的區議會界別117個議席則遭到取消,由政府委任的分區委員會,防火委員會,撲滅罪行委員會取代,另外加上各個由中國新移民組成的同鄉社團如廣東社團、福建社團等同鄉會組織,共產黨衛星組織如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等全國性團體,最近被台灣內政部以「恐危國安」駁回移民台灣申請的香港黑幫頭子向華強之子向佐便是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成員,上述界別已經佔選舉委員會中1500個議席中的904個議席。

香港選舉制度遭大幅修改,遭質疑民主倒退。圖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3月赴北京出席「兩會」會議,返港後會晤媒體。 (資料照片/AFP)

除此以外,上屆由民主派別勝出的多個專業界別,均被減少議席或改變議席選舉方法,以完全排除民主派入圍的可能性。如上屆30席均由民主派勝出的法律界,改制後一半由基本法委員會和中國法學會協商出任,另外一半則由個人投票改為團體投票選出,團體由政府指定,當中雖然包括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但亦只佔30席中的2席。同一命運的有上屆選舉委員會由民主派勝出60席議席的社福界,改制後亦如法律界一樣,被閹割至僅30席且一半無需選舉,由當然委員出任,另外一半由個人投票改為由政府指定之團體投團體票選出。

其餘教育界、會計界、科技界、醫學及衛生服務界亦大致遭遇法律界和社福界相若命運,不是半數全改為當然議席無需選舉,就是由政府指定人士提名選出,另外一半就由個人投票改為政府指定團體投票選出。

在2021年,世界上有選舉制度的地方,除了北朝鮮,伊朗等地,相信也只有香港和中國才有如此類近等額的選舉制度。但莫說香港人追求無篩選的普選,即使在中國共產黨自己的法律中、中共領導人的談話中,都提及到對差額選舉的追求,1957年6月19日劉少奇就說:「候選人可以多於應選人數,例如選20個代表可以提20或25個候選人,但在提出名單時,還是要經過協商。」中國1979年通過的「選舉法」第27條規定,全國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候選人的名額,應多於應選代表的名額。同年通過的「組織法」規定:「候選人名額一般應多於應選人名額」。雖然,中國從來沒有實現過劉少奇的追求,也沒有遵守過自己訂立的法律條文,差額選舉實際上從未在中國發生過,但畢竟這不算是退步,因為從未邁步。但對香港而言,好不容易在數十年間爭取得來的寸進,一夕之間倒退回原地,叫香港人情何以堪,如何接受呢?

根據中國政法大學出版,布萊克維爾政治學百科全書詮釋,所謂選舉是指挑選,「它是一種具有公認規則的程序形式,人們據此而從所有人或一些人中選擇幾個人或一個人擔任一定職務」。如今北京政府將可以提名及選舉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閹割至除其屬意的人士外,再無任何反對者或可能反對者可以成為被提名人或有權投票選舉人,如此一來,何來公認規則的程序?如無公認規則的程序,只有被指定的「人們」可以從這些被指定的「人們」中選擇幾個人或一個人擔任一定職務,則選舉意義何在?香港人參與投票的意義何在?何不直接委任,省時又省力,不必浪費資源?當然是因為這是一齣鬧劇,一齣中共導演的鬧劇,目的是證明香港一切如常,舞照跳,馬照跑,五十年不變。


中國人大3月授權人大常委會修改香港選制,除其屬意的人士外,再無任何反對者或可能反對者可以成為被提名人或有權投票選舉人。(資料照片/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除非是認同香港真的一切如常,修訂後的選舉制度也真正反映民意,否則無論是投廢票,白票,參與一個選舉,首先就是對該選舉認受性及合法性提供背書,如果不認同該選舉為合法,為何參加選舉活動?政府當局也會以投票率參與率為選舉結果背書,即使有大量廢票白票,無恥當政者一樣可以詮釋為市民對選舉制度不熟悉,或限於知識水平未能恰當投票等等。如果從根本上否定一個選舉制度及合法性則從頭到尾不應該參與該選舉。

香港人不應妝點中共導演的鬧劇參與投票,民主派從政者更不應該參選,沒有民主派參選人,就沒有民主派支持者投票,從根本上杜絕參與鬧劇就應該從從政者身上開始。再者,要參選特首,或參與選舉特首,先要得到足夠提名,整個球場上從球員到裁判,全部都是中共的人,民主派要如何得到提名?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得到什麼就得付出什麼,民主派人士是想要拿什麼去跟魔鬼做交易換取提名?即使僥倖當選了,在中共完全掌握的場地上,又能有什麼作為?如果只是象徵性的發出反對聲音,完全不能發揮代議士的職能,不就是一個政治鬧劇的臨時演員嗎?追求真正民主的人可以接受當一個政治鬧劇的臨時演員嗎?

一場對我們不公平的球賽,我們沒有勝利希望的球賽,即使我們勝利也不會有獎勵的球賽,我方的球員和觀眾們還要參賽或者要吶喊助威嗎?
 

作者》我叫你喵喵咪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