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生素D可防COVID-19? 疫情1年後仍難定論

  • 時間:2021-04-16 18:40
  • 新聞引據:採訪、NPR
  • 撰稿編輯:海青青
維生素D可防COVID-19? 疫情1年後仍難定論
許多美國人開始增加維生素和其他營養劑的補充,希望增強自己的免疫力。(圖:Unsplash)

在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傳播全球時,許多美國人趕緊開始增加維生素和其他營養劑的補充,希望增強自己的免疫力。

科學家們也開始研究這些維生素是否真的有效。在這當中,維生素D特別吸引研究人員的注意。

事實上,連全美最知名的感染疾病醫師、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首席醫療顧問佛奇(Anthony Fauci)都以接受使用維生素D,來幫助遠離COVID-19。他在去年9月時曾說,他會服用維他命D,並且「不會介意推薦」這個維生素給其他人。

所以,人們是否應該使用維生素D來預防,或甚至治療COVID-19?

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報導,在疫情發生一年多後的今天,許多相關研究仍在進行中,然而,目前已有足夠的資料對這個問題提供一些線索。

首先,為何是維生素D?

NPR報導,如果認為只補充一種維生素就可以對所有疾病有效,是不切實際的。不過,在COVID-19方面,有關維生素D的研究提供了一些讓人信服的理由。

維生素D在骨骼健康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與鈣一起服用時,可有助預防骨質疏鬆症(Osteoporosis)。同時,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維生素D可以幫助免疫系統正常運作。

在最近幾年,研究人員加強研究補充維生素D對呼吸道感染帶來的效果。有些臨床實驗發現,並沒有顯著的效果,但有部份研究則認為,它可以起到保護作用。

2017年一項文獻研究分析了25個隨機取樣的控制組實驗,並做出結論指出,維生素D有助於預防急性呼吸道感染。

這項研究的作者之一、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醫學院急診醫學金德(Adit Ginde)教授表示,維生素D可能在部份方面,有助於增強先天免疫反應。他說,其中一項機制是,藉由增加抗微生物肽(antimicrobial peptides, AMPs),來發揮天然抗體和抗病毒的保護功能,以對抗病原體。

抗微生物胜肽是一群由6至59個胺基酸所構成的多肽,是動物對抗病原體的先天性免疫反應的一環,主要功能是抵禦並撲殺外來的病原體,如細菌、真菌及病毒等。

雖然部份研究人員對維生素D可幫助呼吸道疾病的證據,並不完全信服,但也有部份學者,例如金德教授,還是深表信心。他說,「以這些機制來看,預防(COVID-19)是第一個你可以預期的事。」他並說,「很清楚的是,如果缺乏它會導致免疫系統的功能不佳。」

維生素D與COVID-19之間的關連

根據估計,有40%的美國人維生素D攝取不足,而全球有10億人攝取不足。

在COVID-19疫情初期,研究人員注意到,併發重症的高危險族群患者與維生素D攝取不足的人,出現重疊,特別是體重過重的人、老人、以及膚色較深的族群。

這項發現激起了許多學術討論,想瞭解增加維生素D攝取是否有助於保護特定的脆弱族群,免於感染COVID-19。

現在有不少觀察性研究和大規模文獻研究發現,維生素D攝取量低與感染COVID-19的高風險或發展成重症的高風險之間,具有關連性。

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醫學院家庭與預防醫學馬瓦西(Shad Marvasti)教授說,「從一些研究中清楚的看到,與感染前的(維生素D)量有強烈的關係。」

馬瓦西說,維生素D不足與細胞因子(cytokines)的增加,以及免疫系統保護功能低下有關。細胞因子是細胞之間的化學信使,負責傳遞發炎指令。

一項針對489名病患所進行、並在去年9月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期刊」網路開放版(JAMA Network Open)上的研究發現,與維生素D攝取充足的人相比,維生素D缺乏的病人,「COVID-19檢測陽性的相對風險要高出1.77倍。」

這項研究的首席作者、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梅澤教授(David Meltzer)說,「這實在讓人非常震撼。」他說,「我開始每天吃維生素D,而且告訴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每天補充它。」

在另一項最近的研究中,梅澤也發現,維生素D攝取量高的黑人,與傳統上攝取不足的黑人相比,較少出現陽性檢測結果。

另一項在西班牙針對COVID-19住院病患進行的小型研究發現,有超過80%的病患維生素D不足,相較一般人口為47%。不過,這個研究沒有發現維生素D與疾病嚴重程度之間的任何關係。

梅澤說,「如果我有錢買它的話,我會認為在COVID上,有維生素D會比沒有來的有幫助。」

沒有「肯定的結論」

雖然這些研究對一些研究人員帶來希望,但是也有人感到質疑,並強調,這些研究大多是觀察性研究,不是以黃金標準進行的隨機抽樣、有控制組的實驗。

同時,根據NPR報導,事實上,部份觀察性研究在有關COVID-19和維生素D攝取量之間的研究上,並未發現重大的關聯性。

希臘的研究人員最近做出結論表示,維生素D缺乏「與歐洲國家COVID-19患者的感染、復元或死亡率沒有重大的關聯性。」去年12月,英國國家醫療保健服務(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的一間機構在審核證據後建議,大眾不要只攝取維生素D來預防或治療COVID-19。

長期研究維生素D對心臟病、中風和其他心血管疾病是否有效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醫學院教授米裘斯(Erin Michos)說,「我們尚未完全排除維生素D,但是,以在這個領域工作15年的經驗,我是感到懷疑的。」

研究人員已花了幾年的時間追蹤維生素D不足和其他疾病之間的關聯性,例如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憂鬱症、多發性硬化症和癌症等,不過,不是發現不一致的結果,就是發現補充維生素D沒有明顯的好處。

維生素D攝取不足的人整體來說較不健康。他們花較少時間在戶外,暴露在陽光下的時間較少。同時,體重超重的人維生素D常常不足,因為肥胖細胞會隔離維生素D。

米裘斯說,「所以,維生素D不足與許多因子有關,例如老年、肥胖、以及身為少數族群。」她說,「而這些與發生嚴重COVID的危險因子相同。」

這些因子的重疊讓有關維生素D對COVID-19影響的研究結果,顯得有些弔詭,難以分辨出維生素D攝取不足是否真的會導致人們較容易感染COVID-19。

以維生素D治療COVID-19效果如何?

針對人們在感染新冠病毒後使用維生素D做為治療干預的研究,則有較高品質的數據,雖然這些研究提供的狀況不太一致。

最具實質性的證據是來自在巴西進行的一項進行隨機抽樣,並實施安慰組與控制組的實驗。當地醫師給予住院的COVID-19病人一次性大劑量的維生素D,結果發現,與安慰組相比,維生素D「並未顯著的」縮短病人的住院時間。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病人是到發病後期才接受維生素D治療,同時,只進行了單次的大劑量,而非漸進增加劑量的多次治療。芝加哥大學的梅澤教授認為,漸進式的多次治療「對保護免疫功能作用較佳。」

那麼人們該如何做?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建議人們去攝取確定劑量的維生素D,來對抗COVID-19。不過,專家強調,人們仍應該注意相關攝取是否足夠,尤其在冬天時,維生素D的水平常可能偏低。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的魏勒特(Willett)教授說,「有許多良好的理由去避免維生素D不足的情形…而補充它是獲取充足的最可靠方式。」

但是,就像許多維生素一樣,魏勒特強調,「愈多並不是愈好。」

不像維生素C是水溶性的,由於維生素D是脂溶性的,補充過量可能有中毒風險。部份研究顯示,定期攝取超過5萬IU(國際單位)的維生素D可能有害。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