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共如何製造反腐案件(2)紀委如獨立王國,各種虐待接踵而至

  • 時間:2021-04-27 17:5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如何製造反腐案件(2)紀委如獨立王國,各種虐待接踵而至
一個中共幹部一旦被關押進紀委之後,立即失去一切權利,從前一刻一位中共幹部、政府官員立即變成落網的獵物。(圖:維基百科)

一個中共幹部一旦被關押進紀委之後,立即失去一切權利,從前一刻一位中共幹部、政府官員立即變成落網的獵物。在中共政府刑事案件辦案機關公檢法系統之外,中共紀委成了獨立王國,黨內的劊子手在所謂的「辦案基地」開始對獵物進行刑訊和各種超出想像的折磨。

沒有為什麼,只有交待

還是先看某市房管局副局長方某受賄、濫用職權案中,方某對於紀委的描述。

方某陳述:「紀委開始不告訴我為什麼要抓我,只是讓我交代,我也不知道要交代什麼。我告訴他們,我剛從醫院出來,身體非常差,心跳每分鐘只有四十幾下,喉嚨也有病。紀委人員沒有做任何答覆。我說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問題,那麼讓我交代什麼問題?他們說讓我自己想,但我實在想不出。看守我的人分了四個小組,每個小組兩個人,24小時輪流審問我。」

「我身體有病不能堅持,看守我的人叫了縣醫院的醫生到紀委拘禁我的101房間為我檢查,發現我真有肺病,他們同意我家人為我送一台呼吸機。到了晚上八九點鐘的時候,我家人送來我在家養病的呼吸機。我有肺病,要使用呼吸機,但是要使用呼吸機必須經過看守我的人同意。我在裡面沒有一點尊嚴,呼吸機關係我的健康和生命,但這都需要他們同意。」

「審訊我的房間只有一張給我坐的塑膠凳子,沒有靠背,房間裡沒有床,我實在太累了想靠牆休息一下,看守不同意,不讓靠牆。我累了想坐在地下,他們不同意。開始的時候讓我坐凳子,後來看我不交代,他們不讓我坐了,一直讓我站著。26日晚上我就是這樣被強迫站著到天亮,27日仍然這樣審訊,讓我交代,不讓坐,不讓靠牆,強迫我站著,更不讓我睡覺。我身體有問題需要使用呼吸機,他們不讓我用了。兩三天我的腿都腫了。到29日上午我已經3天3夜沒有睡覺沒有休息了,我實在忍受不住了。」

分分秒秒一舉一動被嚴格要求

再看某省紀委辦理的某市公安局長林某貪汙、受賄案中,林某對初入紀委的描述。

林某陳述:「在裡面看護也叫陪護,我身邊24小時至少有2個人看著我,他們就是看護人員,他們不負責審訊。但是負責管理我日常24小時的事情,我所有的行動全部是他們說了算,他們就是負責看管我,我在房間裡任何動作都需要他們許可,任何事情,包括我閉一下眼睛都需要他們許可,包括我的手放在那裡,等等。24小時中他們分了大概是6-8個班,每個班3或4個小時,每班兩個人。」「房門是在外面鎖上的,不審訊的時候房間裡面就三個人,我和兩個陪護人員。我們在房間內都不可能打開房門,只有外面來了替換班的陪護,他們才可以出去。這一個班的3或4個小時中,我和兩個陪護都是在一個房間裡呆著。我被要求坐在板凳上,腰要挺直,脖子必須挺直,不能垂頭低頭,不能東張西望;雙腳不能活動;雙手必須放在我前面的小桌上,手心向下。我在不是審訊的時候就是這樣被強迫像蠟像一樣坐著。陪護人員也有嚴格的紀律要求。他們雖然和我在一個房間裡,但是他們的行動也受到限制,對我的要求是像蠟像一樣,而陪護人員的紀律也和軍事化差不多。有一個陪護必須坐在我正前方,他們的凳子也沒有靠背,雖然可以稍稍活動,但也是只能坐著。且他們的紀律要求他們的眼睛必須盯著我,從我的鼻子到陪護人員的鼻子距離不超過1.5米。另外一個陪護可以站起來活動一下,但是眼睛也必須盯著我,且活動的範圍有限制,不可以超過審訊人員的大桌子。也不可以拉審訊人員的椅子過來坐。正常狀態下兩個陪護人員一個坐在我正對面,另外一個在我身邊站著活動,他們都必須盯著我。陪護人員之間不能交流,不能相互聊天,也不能打瞌睡,也不准和我聊天,也不能看我寫的材料。」

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的折磨

「陪護高興的時候會許可我上廁所,不高興的時候就訓斥我『換下一班』,不讓我去,我在他們上班的這三四個小時就必須憋著。在半年期間,我要麼撿他們喝剩下的礦泉水要麼在洗手間喝自來水,他們不會給我準備水喝。但有的時候他們還會強迫我多喝水。大概是我從被抓進去之後的一個月內,我一直被強迫不能睡覺,所以在被迫坐著的時候打瞌睡,有一個陪護說:『你老打瞌睡,那你就多喝點水吧,喝水多了就不打瞌睡了。』因此他強迫我一連喝了7瓶礦泉水。喝過之後我要求上廁所,他們都不許可,就是讓我憋著。由於憋尿的關係,我就不會打瞌睡了。直到換班以後才允許我上廁所。」

24小時徹夜不休的疲勞審訊是每一個進入紀委的中共幹部面臨的第一步,這種被剝奪睡眠權利,剝奪休息權利的極限可以持續幾個星期,甚至1個月以上,每一個人都在分分秒秒時間的流逝中走向身體和精神的崩潰。

敬請讀者朋友關注下文,看看中共如何對自己人下手製造反腐案件。

陳建剛於美國華盛頓DC

2021年4月24日

作者》陳建剛  前中國人權律師,美國漢弗萊訪問學者,中國709案中受害人及辯護人,因在中國致力於刑事辯護、捍衛人權的工作,受到中共迫害,現流亡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