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留下來與離開的人都有種責任

  • 時間:2021-06-16 23:3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留下來與離開的人都有種責任
2019年反送中運動之後,有許多人不得已離開香港,也有人選擇留下。圖為香港機場出境大廳。(圖:by MouseMs on Foter.com)

在不久之前,一位曾拍攝電影《十年》的導演在網上公開回應去留香港的討論,指責包括被中共政治打壓而身陷囹圄的人選擇留在香港坐牢是為了逃避抗爭,離開保全「有用之驅」才是延續抗爭。同時又有一個facebook專頁「走佬去英國」批評呼籲留在香港的人想法天真。我聽罷當然覺得非常荒謬,但這種想法卻又代表部份選擇離開的香港人的心聲,認為既然留下來沒法自由發聲,甚至有被捕的風險,何不就乾脆離去。

首先,我認為在這個全面打壓的時代,我們都必須拋開一種誰比誰高尚的良好自我感覺,無論留下來的人以及離開的人身後也背負着不同的包袱,在作出決定後也有各自不同的困難要去面對。在這個世代之下,這兩種的決定背後有各自可以諒解的原因。而我作為已離開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斷言離開或留低那個才是更好的決定。

但我只想指出的是,留下來的人所面對的痛苦是真實的,面對進入監獄失去自由,需要與家人分開、承受監獄裡不人道的殘酷、面對漫長的審訊、遙遙未知何時完結的刑期,他們所承受的苦,在牆外的我們是不能夠想像的。即使不在獄中而留下的香港人,在香港所承受的恐懼也是真實的。留下來的人並不是因為苟且偷生才選擇留在香港,而是希望與其他香港人一起守住香港的不同崗位。指責留下來的人是懦夫,對整體運動顯然是侮辱他們;為了要辯護自己的決定而輕易指責甘願在獄中為香港受苦的人,更是非常可恥。

況且,你真的敢說留下來真的沒有用嗎?無論是留下來親眼見證香港的沉淪、堅持說出真相、承傳歷史,或是守住專業的陣地,成為阻礙極權機器運作的其中一顆小石頭去對抗政權的同化以及侵蝕,最少最少可以留在香港賺錢來支援手足的法律費用(需知道有許多移民了的人,連生計都成問題),甚至留下來陪伴需要審訊的被捕人士,這些也是非常重要而有意義的工作。

而走到海外一個自由的地方,也不代表可做的事情就大大增加。我們必須承認的是,在海外遊說的工作許多時候只是鏡花水月,非單靠香港人的努力就能製造影響,實際上需配合世界環境以及國際局勢轉變而導致事情有所推進,香港人可以做的就是如何借助國際的形勢來推動香港的議題。而對於只是單單在海外的家中每天聽蕭若元對於香港的分析,遠距離「指點江山」,這根本談不上是抗爭。

事實上,有不少離開的人都是出自恐懼離開,並非香港有即時的風險而令自己無法留下來。唯有接受自己是為著改變生活環境「移民」而不是因埋身肉搏的政治逼害而「流亡」,才讓自己能夠更清楚自己究竟身處什麼位置,並且再重新思考自己的角色。

我們必須要認清楚真相,離開不一定代表能夠延續抗爭,留下來的也不一定代表無事可做。

當我們開啟了一個抗爭時代的那刻,香港人從此成為不可分割共同體,彼此共同經歷過同樣的痛苦及創傷,作為一個有良心的香港人,在這個時代下就注定了不能讓自己活得安逸,我們就無法再奢望自己獨善其身,享受一個平穩舒適的生活,因為我們背上的負擔也已經太重了。

因此,無論留下來還是離開,我們都要努力發掘更多可能性,尋求自己在「光復香港」的崗位,竭盡自己所能,在自己身處的崗位上努力。這樣做才對得起在抗爭中一路以來犧牲的人,養育我們長大的香港。

但願我們還記得我們作為共同體的一刻。

作者》宗烠嘉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