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疫苗研發進入「晶片時代」 下一代疫苗熱正夯

  • 時間:2021-06-22 21:41
  • 新聞引據:採訪、NYT, Wired UK
  • 撰稿編輯:張雅涵
疫苗研發進入「晶片時代」 下一代疫苗熱正夯
近來生技界掀起一股mRNA疫苗熱,希望能複製COVID-19疫苗的經驗,發展出下一代疫苗,為終結其他疾病帶來曙光。(圖:foter)

全球現正在加速推行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接種,希望早日終結疫情。而在多款疫苗中,效力超過90%的BNT/輝瑞和莫德納(Moderna)疫苗成為新寵兒。這兩家公司的疫苗仰賴的是所謂的mRNA技術,也讓近來生技界掀起一股mRNA疫苗熱,希望能複製COVID-19疫苗的經驗,發展出下一代疫苗,為終結其他疾病帶來曙光。

病毒賽跑 BNT和莫德納公司打破過往紀錄

全球許多地方在持續達成COVID-19疫苗施打里程碑下,看到生活逐步恢復正常。在被緊急核准的數款疫苗中,有效性達90%以上的BNT/輝瑞(BioNTech/Pfizer),以及莫德納疫苗,被認為是抗疫頂尖悍將。

在此之前,就連帶領BNT/輝瑞試驗的美國羅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醫學教授法爾西(Ann Falsey)都對該疫苗的成果感到意外,她表示,「我們當時預期會有約70%的效力,這就已經是成功了。」

事實上,COVID-19疫苗能在去年底問世,經過出乎意料的轉折。在COVID-19疫情爆發初期,一般認為,即便科學家全力以赴,至少也要1年半的時間才有機會看到疫苗誕生。當時被許多專家拿來比較的例子是1967年問世的腮腺炎疫苗,而這花了4年的時間開發。

即便當代醫藥產業公司的研發通常已經可以跑在現實世界之前,不過,德國的BioNTech公司和美國的莫德納去年11月在相隔一週的時間相繼宣布COVID-19疫苗研發成功,而且有效性更可達90%以上,這個成果打破了傳統的疫苗研發時間軸。

mRNA技術疫苗當紅 疫苗研發進入「晶片時代」

BNT和莫德納公司在推出COVID-19疫苗前都不是家喻戶曉的名字;事實上,在這之前,他們都不曾有任何一支疫苗受到核准。

不過,他們的共同點是-相信他們的mRNA技術。

所謂的mRNA,也就是「信使核糖核酸」,之所被稱作「信使」其來有自,它扮演著傳令官的中介角色,可以帶著一些訊息,指揮人體細胞製造出某些物質。BNT和輝瑞的COVID-19疫苗使用這項技術,合成的mRNA可以告訴細胞,製造出COVID-19病毒表面的棘狀蛋白(spike protein),進而誘使免疫系統產生對抗病毒的能力。

mRNA可以對人體細胞下指令,製造出人們想要的東西,是極具潛力的技術。不過,過去幾十年來,只有少數的科學家投入研究與發展,而事實證明,它不僅在COVID-19疫苗這個首次的重大測試中過關,而且成效超乎許多人的預期。

使用mRNA技術的COVID-19疫苗一砲而紅,也讓人更加期盼未來能應用在防禦其他疾病。外媒做出比喻,這就像是科技界進入「晶片時代」,未來疫苗將更加有效,也可能更便宜。

疫情掀mRNA疫苗熱 下階段發展受矚目

可以說是COVID-19這個百年之疫帶來此刻醫學與生技界的劃時代改變,在此同時,下一代mRNA疫苗的研發競賽已經如火如荼展開。

英國「火線」雜誌(WIRED UK)報導,科學和生技界已經看到針對其它疾病的下一代mRNA疫苗研發熱潮爆發。

莫德納和BNT現在各自有9款在早期臨床試驗階段的候選疫苗。至少有6款針對流感的mRNA疫苗正在研發中,愛滋病疫苗也有類似的數量。已經宣布的mRNA疫苗研發計畫,包括針對立百病毒(Nipah)、茲卡病毒(Zika)、皰疹病毒(herpes)、登革熱、肝炎和瘧疾的疫苗。

此外,拜mRNA技術之賜,未來疫苗研發的速度將會越來越快。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治療研究員安德森(Daniel Anderson)説,「你可以在早上有一個想法,到晚上就有了疫苗原型,速度驚人。」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資深學者艾達佳(Amesh Adalja)指出其中的意義。她説,mRNA可以「做出所有這些我們希望和努力推行的應用,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她補充説,「當他們(科學家)寫下這個疫苗史,這將是一個轉捩點。」

BNT首席科學家為匈牙利移民 過去研究資金難尋

回顧過去,在mRNA技術因為COVID-19疫情而成為新寵兒之前,已經有科學家投入數十年的研究,但苦於在各個研究階段的資金難尋,直到去年才看到努力開花結果。

在COVID-19疫情全球大流行前,包括「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和「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 在內的慈善機構希望,利用mRNA技術,開發出抗登革熱和拉薩熱(Lassa Fever)等這些受大藥廠忽視的疫苗。業界則看到機會,希望實現長期以來的科學夢,看到改良的流感疫苗,或第一代有效的愛滋疫苗問世。

最了解mRNA技術研究過程中酸甜苦辣的,莫過於BNT首席科學家卡林柯(Katalin Kariko),可以說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mRNA疫苗。


科學家 Katalin Kariko (來源:Krdobyns, CC BY-SA 4.0)

紐約時報(NYT)報導,現年66歲的卡林柯是匈牙利裔美籍生科學家,出生於匈牙利。卡林柯年輕時深受mRNA理論吸引,1970年代末期正在匈牙利攻讀博士學位的她,一頭栽進mRNA研究。不過,在當時,mRNA要應用在疫苗上,只是理論上可行。

後來卡林柯失去研究資金,不過她深信mRNA的潛力,因此選擇赴美國發展,尋找更多機會。她在抵美後不久,便在費城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找到了一個低階博士後研究員的工作,繼續她的mRNA夢想。

縱使卡林柯在美國期間,親身參與了mRNA各階段的突破性發展,包括成功合成出mRNA,以及進行老鼠實驗;不過,她仍然難以獲得資金。許多原先有興趣的資助方,在知道她沒有高等研究職位,以及少有論文刊載之後就打退堂鼓。

一直到2013年,卡林柯和研究夥伴魏斯曼(Drew Weissman)在一場演講中,結識德國生技公司BioNTech創辦人沙辛(Uğur Şahin)。同樣對這項應用技術深具興趣的沙辛,當場邀請卡林柯加入BNT。後來,BNT在2018年與輝瑞攜手合作,開發流感疫苗,此時她們的研究已經成熟,準備進入人體試驗階段。也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當2020年疫情來襲,BNT可以如此快速開發出mRNA疫苗。

如今,專家預期,不像mRNA研究早期,我們理應不需等上數十年的時間迎來下階段性突破。COVID-19疫情已讓這項技術成為鎂光燈焦點,科學家們努力想知道,對抗COVID-19的成功經驗是否能被複製。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