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對內控制更嚴 離自由民主愈遠 這樣的中共建黨百年要如何慶祝?

  • 時間:2021-06-24 16: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對內控制更嚴 離自由民主愈遠 這樣的中共建黨百年要如何慶祝?
7月1日中共建黨一百週年的慶典即將到來,中國當局拉高對內言論控管。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以美國為首的四十多個國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上發布聯合聲明,敦促中國允許及配合新疆人權調查,同時會持續關注香港自由惡化情形;不過,中國駐日內瓦外交官劉玉印立即反駁這樣的指控,認為這是有罪推定的調查,而且是存有政治動機在干涉中國內政。其實,中國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意外,畢竟如果要認真追究的話,中國人權黑紀錄可是一籮筐、族繁不及備載,許多維權人士被消失或拘禁早已不是新聞。對中國來說,干涉內政只是推託之詞,中共真正關心的反而是政權的穩定。

被遺忘的人權災區:西藏人權悲歌

當外界一再放大檢視新疆與香港的人權情況時,別忘了,中國西南方的西藏也是人權重災區!很長一段時間,中共美其名「西部大開發」計畫,實質上就是對西藏當地進行政經統戰及生活模式迫害,由於西藏地區有著特殊社會習俗,政治上又與西藏流亡政府緊扣,再加上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更是北京中央的眼中釘,北京中央一再透過各種箝制手段來抑制西藏對外的連結,包括對藏族施行相當嚴格的宗教、言論、集會及遷徙等限制,並進行政治肅清。

中共對西藏所採取的壓制作為,除了有武力鎮壓手段之外,還有著軟硬兼施的同化政策,鼓勵其他地區的民眾往西藏遷徙,引進數十萬經濟移民,不惜以圈地的方式破壞藏族所仰賴的農牧生活方式,鳩占鵲巢壟斷了大部分的經濟利益,同時,對西藏各教育機構強制要求取消藏語及藏族文化、歷史的教學,導致藏人在當地的經濟地位及傳統文化因而流失。自2009年開始,北京中央擴大對西藏地區的壓制,為了消弭當地抗議活動,透過嚴密的數位技術來監視當地社會動態。


中共為慶祝建黨百年,在西藏的宣傳和政治活動也越來越多。圖取自西藏觀察官網

百年黨慶在即:防止任何吹哨者出現

隨著7月1日中共建黨一百週年的慶典即將到來,中國內部瀰漫著一股肅清之氣,不但拉高對內言論控管,更針對外界的任何批評採取立即且針鋒相對的反應,縱然許多回應有著反智的稚氣口吻,但再多的口無遮攔都沒有終止國際社會的質疑。可以特別留意的是,中共一向對COVID-19疫情的相關訊息相當謹慎,過去一年多不但逮捕了多位公民維權人士及獨立記者,也不時以「散播謠言」為由拘押一般民眾,深怕有更多像李文亮醫師的吹哨者們出現,除了加大網路言論的監視與取締,更封鎖任何可能干擾政治穩定的外部訊息。

只是,中共的小心翼翼卻沒有消弭外界的質疑聲,國際社會也沒有因為忙於防疫而淡忘對中國的究責,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紛紛跳出來呼籲要重啟對病毒源頭的溯源調查,同時更聯手要求中國要接受調查並配合提供相關資料;然而,對中國軟性的道德勸說恐怕結果會是緣木求魚,畢竟中共在疫情爆發的一開始就選擇隱蔽任何消息,甚至透過社會監控系統及條塊黨政結構來脅迫國內必須口徑一致,近期更以歷史明鏡來要脅「不得背叛黨」,顯然要去探中國內部不同的聲音恐怕愈來愈困難,沒有人敢討論疫情、妄議中央,就算在境外的網路平台(Facebook、Twitter)發表己見都可能會被監控或舉報,躲在國外也會被找上門。

中共迫蘋果下架 砍斷整顆言論自由的樹

就在這幾天,香港蘋果日報確定停止營運,更在6月24日這一天在香港出版最一刊的報紙,頭版以「港人雨中痛別」為主要標題,外界一再認為香港蘋果日報會落得如此下場,就是因為來自中共的政治打壓,港府配合凍結創辦人黎智英的資產及銀行帳戶,導致旗下的壹傳媒經營不下去宣告結束26年的營運,這背後除了代表著香港的言論自由、媒體自主淪亡之外,可悲的是,蘋果日報最後一刊發行的一百萬份,會是香港民眾最後一次閱讀自由報導的機會。


香港《蘋果日報》6月24日出版最一天報紙,宣布走入歴史。圖:立場新聞

從香港蘋果日報走入歷史的結局來看,凸顯出中共對統治香港的不自信,極力將香港內地化,認為香港的自由猶如病毒般對內傳染,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對中國而言就猶如「民主疫情」般,將會進一步反噬中共的統治正當性,因此在去年六月大動作施行會讓中國內部《港版國安法》,寧可犧牲香港引以為傲的司法獨立也在所不惜,所以粗暴的政治抓捕及司法濫訴事例層出不窮,更不說香港言論自由的流失。

《港版國安法》擴大言論審查,香港國安公署的權力已凌駕特區政府之上,今年選舉改制後,原本有限的參政權被「愛國者治港」削弱,就連司法體制都無法力保最後一道防線,香港民眾正面臨著可能會被「送中」的政治風險。此外,媒體界也是風聲鶴唳,香港蘋果日報被迫停刊,僅有的言論自由不復存在,中共不允許香港境內出現任何批評政府、妄議中共的言論,而媒體對中共政權來說就只是為黨國喉舌的意義。如果說媒體是民主的第四權,但明天開始,香港社會將不復見蘋果日報蹤跡,香港自由早已被北京中央及港府給閹割殆盡。

可以想像的是,中共對內的數位極權統治能力正在提身當中,在習近平還沒確定連任掌權之前,近二至三年將會持續對內採取更嚴格的政治管制,為了箝制網路上的言論自由,開發了各種科技工具來進行大規模監控行動,尤其是在疫情爆發之後更是加重控管。

從中共專制的統治邏輯來看,中共政權等於國家安全,所以必須限制人權及自由,不過,國際社會對此能採用的反制工具卻相當有限,要確保中國內部的人權不受統治者打壓,更需要中國內部有志之士願意起身反抗,然而,這恐怕不太容易,因為這個邪惡政權一再用「顧順章叛黨後全家被暗殺」的故事警告別亂事。

 延伸閱讀 

日《產經新聞》跨海聲援港蘋 頭版發文:朋友、蘋果 等你回來!
香港《蘋果》今劃下休止符! 支持者盼《立場》挺住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