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看清楚阿富汗變局:戰略移轉印太有利台灣、中共結合塔利班 進退兩難

  • 時間:2021-08-24 17: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看清楚阿富汗變局:戰略移轉印太有利台灣、中共結合塔利班 進退兩難
阿富汗重回塔利班掌權。圖為人們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間的過境點等待過境。(AP/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拜登7月8日宣布,將結束在阿富汗20年的反恐任務,所有美軍將在8月底前完成撤離;然而在美軍撤離期限前,阿富汗政府卻面臨系統性的崩潰,9天不到的時間,塔利班政權8月16日攻陷喀布爾,並於19日宣佈新國名為「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新國名象徵阿富汗脫離102年歐美殖民,同時將當天定為獨立日。

回想2001年,美國對阿富汗發動反恐戰爭,僅一個月時間,美軍攻佔喀布爾,終結當時的塔利班政權。20年來,美國政府投入1兆美金,動員大量人員、武器、裝備,原本規劃終結塔利班政權之後,建立民主政體,徹底改變阿富汗政治體制,然而事與願違,多年來雙方傷亡超過14萬,另外500萬阿富汗人流離失所,如今美國基於國家利益與戰略中心向印太轉移,不願再將資源投入到阿富汗而選擇撤離。

歐亞中心與豐富礦產

阿富汗位於西亞,西邊是西亞的伊朗,北面是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東北通過瓦罕走廊和中國接壤,東南是南亞的巴基斯坦,是中亞和南亞,東亞和西亞最便捷的陸上交通通道,阿富汗也是中國古代絲綢之路的必經之路,若是能控制阿富汗,就等於能同時都能對中亞、西亞、南亞、東亞施加影響力。

此外,阿富汗雖然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但當地的資源非常豐富,鐵、銅、金等礦產遍布各個省份,還有可以用來製作充電電池的鋰和可以被用於電子產品、電動汽車、衛星和飛機等各個領域的稀有金屬(稀土),然而長年戰亂加上基礎設施落後、經常爆發乾旱,導致礦產開採受阻。因此,不管地緣或經濟價值,阿富汗向來受世界強國覬覦。

中國遠在唐代就曾在該地區與阿拉伯發生過戰爭,英國更與其爆發三場戰爭,而前蘇聯也曾出兵長達9年,不過所有與阿富汗發生過戰爭的國家,最後都鎩羽而歸,而且元氣大傷,所以自古以來即有「帝國墳場」之稱。如今的美國似乎也逃離不了這個魔咒,為減少損失而選擇立下停損點,在反恐戰爭20周年之際黯然退場。

中國趁勢插旗阿富汗

就在美軍撤離之際,中國積極展現對阿富汗問題上扮演更大作用的企圖心,中國外長王毅7月28日在天津會見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一行,並明確表態肯定塔利班是阿富汗舉足輕重的軍事和政治力量,同時希望塔利班和恐怖份子劃清界限,而塔利班也表態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希望中方更多參與阿富汗和平重建進程,在未來阿富汗重建和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

近日,塔利班發言人夏亨(Suhail Shaheen)接受中國官媒環球電視網(CGTN)訪問時表示,中國是個「擁有巨大經濟和能力的大國」,可在促進阿富汗和平與和解方面「發揮建設性作用」,歡迎中國為阿富汗重建工作作出貢獻。這是塔利班方面在重奪阿富汗政權後,首度公開接受中國媒體訪問,並藉此向中國表態。中國此時選擇插旗阿富汗,其背後因素有中美博弈的痕跡,也有其必然因素,但介入同時卻也面對若干限制因素。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7月底在天津與塔利班的代表團會晤。(圖取自推特)

大國博弈下必然產物

當前國際局勢焦點不外乎中美兩強競爭,中國在過去的20年利用美國進行反恐戰爭,無暇顧及亞太地區之際,加上進入WTO之後,利用國際貿易的漏洞,攫取巨大經濟利益,終於成為霸權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崛起過程中不斷向外擴張,並且衝擊前當前國際秩序,此外還積極發展海權,規劃建立世界級的海軍航母艦隊,意圖將其勢力拓展到五大洲七大洋,此舉引起國際上大國的注意,不管在安全上或是經濟上,都讓世界各國憂心忡忡。為了防止受到中國崛起的威脅,以美國為主的民主陣營在印太地區組成四方同盟,也就是印太戰略,並且拉攏歐洲國家,對中國實施圍堵與遏制。現今美國總結了在阿富汗20年的經驗教訓,選擇撤離阿富汗,而將資源集中在印太戰略的經營,加大在印太地區的投入,而中國選擇在美國勢力撤出後積極與阿富汗往來,正也映照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合縱連橫寫照,兩國的博弈痕跡在此嶄露無遺。

中國的國家利益需求

中國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戰略之後,積極擘畫「絲綢之路經濟帶」路線,唯獨阿富汗當時在美國控制之下無法穿越,而今隨著美軍的撤離,中國認為時機已經到來;此外,阿富汗境內豐富在礦產資源尚未開發,其中還有未來科技所需的稀有金屬,對中國吸引力非常大;再者,由於阿富汗位居歐亞心臟地帶,控制阿富汗即可控制歐亞大陸,透過阿富汗將中國硬實力西出邊境,連接伊朗、中東等有中國家,然後直達歐洲;最後,最重要的是塔利班長期與東突組織、疆獨勢力友好,為了防止極端勢力再次進入新疆,引發國家分裂連鎖效應,中國當然希望塔利班能協助防止該等勢力再次進入中國。

基於以上種種因素,在美國勢力撤出阿富汗後,中國不得不與塔利班組織互建友誼,希望在美國印太戰略圍堵與遏制下,能夠在西邊打開一條戰略通道。這個舉措可謂在中國全力發展海權之際,兼顧陸權延伸,以建立四通八達的國家生命線,對其來說是一個好的盤算,然而中國希望透過阿富汗在西境戰略方向有所作為是否能盡如人意,恐怕未必然。

情勢複雜難以掌控

阿富汗自古以來戰略位置極其重要,企圖染指該國者絕不只有一方勢力,地表最強的美國在這個地方投入大量兵力、物資、金錢一樣未竟全功,最後仍然鎩羽而歸。中國此時對塔利班伸出友誼之手,冀望在阿富汗有所圖謀,想做到美國做不到的事?這個想法太過於天真,或者說簡直是兒戲!美國無論政治、經濟、軍事實力都是天下第一,美國苦心經營20年仍然失敗,中國接手之後就能在阿富汗鴻圖大展?真的存有這種想法的話簡直愚蠢的可怕,相信中國內部也清楚了解到現實上的困難。

首先,阿富汗境內80%是山地,基礎建設幾乎為零,沒有工業,到處都是文盲,難以有效管理,要健全基礎建設,不知道猴年馬月,「一帶一路」要在這裡轉運恐怕遙遙無期,根本不符合效益;同樣的,再有怎樣豐富的礦產,基建不足就已經無法有效開採運用,加上境內各方山頭林立,中國想要在此立足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其次,阿富汗地理位置重要,想要控制阿富汗的國家不只中國,世界上最大陸權俄羅斯國家何嘗不想染指,難道會眼睜睜看者中國在該地區大展身手而毫無作為。美國想要維持海權霸主地位,俄羅斯何嘗不想維持陸權霸主地位,宿敵印度也絕不會坐視中國在此長袖善舞。因此各方勢力競逐加深該地區情勢的複雜嚴峻,想要有所斬獲大不容易。


美國、俄羅斯、中國、印度各方勢力競逐加深阿富汗地區情勢的複雜嚴峻。(網路圖片)

漢族與回民歷史恩怨

清帝國左宗棠收復新疆,行省治理後,漢族跟回民即結下仇恨,中國政權建立後,解放軍進入新疆,對維吾爾族展開血腥鎮壓,甚至以獵殺遊戲的手段剿滅回族部落,此舉也引起了周邊回教國家的指責,乃至現今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仍然採取高壓統治,新疆回族對中國可謂恨之入骨,種族的仇恨世代永存,外逃的維族人士在塔利班庇護下,就在阿富汗境內壯大,等待時機回到新疆對繼續對抗中國政權。

美國在阿富汗進行反恐戰爭的20年,有效阻止極端主義北上回流至新疆,對中國來說其實是一項利多,而今美軍撤離,塔利班重新掌權,雖說塔利班承諾將阻止恐怖主義進入中國境內,然仍無法塔利班是否能有效控管,更甚者未來恐怖主義將利用塔利班與中國關係的正常化,逐步滲透進入新疆,屆時中國日防夜守的「三股勢力」(分離勢力、極端勢力及暴恐勢力),將在新疆地區死灰復燃,在連鎖效應的原理之下,連同藏獨、台獨勢力等將同步高漲,將使得中國在面對領土主權維護時腹背受敵、左支右絀,所以中國在阿富汗的圖謀算計不可能得逞,勢將阻礙重重。

仍受到美俄戰略箝制

美國是全世界最為強大的國家,在國際上的任何舉措往來都是經過算計,今日撤離阿富汗之舉雖是不得不為之,但仍是權衡利弊得失的結果,中國藉由控制阿富汗來擺脫美國的制約的戰略算計根本不可行。

美國是海權國家,五大洲七大洋布滿美軍基地,美國藉由強大的海軍可將作戰部隊快速運往全世界任何角落,第二次波灣戰爭時美軍的重裝師在1個月內就齊裝滿員從本土透過海、空運輸到作戰區域即是最好的例子,更何況阿富汗就在美國印太區域火力打擊範圍內,而印度對制約中國對外擴張,興致應該也是滿高的。

此外,收之桑榆,失之東隅,中國雖然獲得塔利班政權青睞,正式將影響力深入阿富汗,然而沒了阿富汗拖累的美國更可將心力、資源集中在印太戰略上。最後不可忽視的是俄羅斯,俄羅斯雖然與中國是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但是兩國之間的歧異仍未消除,歐亞大陸最大陸權國家的俄羅斯不可能任由中國與阿富汗雙邊發展,勢將以多邊型態介入或暗助該國反對勢力,研判阿富汗情勢未來仍勢動盪不安。

台灣不是下個阿富汗

美國自阿富汗撤軍,對盟邦的承諾受到質疑,國際間也出現「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聲音,而美國總統拜登8月18日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專訪時強調,美國一向信守承諾,並指台灣若遭侵略,美方會做出回應。

認真對比台灣與阿富汗,兩者情況差異甚大,不能因為今日美軍撤離,就類比未來台灣必將被美國拋棄。

首先,台灣不是美國的累贅,美國在阿富汗投入金錢、物資、兵力,而該國政府在對抗恐怖主義的態度上卻顯得消極,而台灣向來是美國最好的貿易夥伴,每年向美國採購數百億美元的軍事裝備,且台灣有堅強的抗敵意志,每年整軍經武、強化國防戰力對抗中國的武力侵犯;此外,如前所述,美國是海權國家,透過其海軍將國力延伸到全世界任何角落,而台灣又是印太戰略重要的關鍵節點,是箝制中國最好的武器,美國如果放棄台灣,等同宣告其海權的衰敗,而中國海軍將自由進出西太平洋,全世界海洋秩序必將重新洗牌,對國際格局將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其次,台灣擁有高科技產業鏈及供應鏈,其重要性攸關全球經濟發展,一旦台灣落入中國手裡,將造成全世界政經界極度恐慌。

三則,隨著台灣發展出高科技經濟和成功的民主法治,與美日等西方早已建立共享價值觀,包括尊重法治,對自由和公平貿易的承諾,以及對自由民主的支持,所以自今年1月美國總統拜登就任後,無論是3月的美日印澳四方峰會、4月的美日峰會、6月的七國集團峰會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峰會,都一再強調強調和重視台灣安全,顯見台灣的重要性。

綜上,如同美國著名智庫學者葛來儀(Bonnie Glaser)日前接受訪問時表示:「台灣和阿富汗截然不同,美台關係深厚且有歷史淵源,包括在經貿、人民的連結方面,且台灣是個蓬勃民主政體,與美國共享相同價值」,所以台灣在美國的「人助」之外,再加上台灣在政經實力、地緣戰略、軍事自主防禦能力及全民抗敵意志等方面的堅實「自助」能力,台灣當然不是下個阿富汗。

台灣必須審時度勢

美軍撤離之後的阿富汗又重回塔利班掌權,恐怖主義必將再起,對美國及西方陣營的仇恨也不會因此減少,而中國此時插手阿富汗,想要在該國建立影響力的算盤恐怕事與願違,其中的限制因素將使中國栽跟斗,歷史上中國、英國、俄羅斯、印度,乃至現在的美國都未能讓阿富汗俯首稱臣,屈膝於列強眼皮下。美國在此苦心造詣經營20載,如今選擇退出都是經過利弊得失的精密計算。盱衡中國既從未實地進入阿富汗,也未實際與這個國家的人民面對面的接觸,且阿富汗地緣政治格局複雜,中國若在此時硬要插旗不但未能得利,反將深陷「帝國墳場」而永劫不復。

至於台灣未來在美軍撤出阿富汗後,勢必在美國新的印太戰略布局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所以台灣當前應如何審時度勢地再強化「人助自助」的力度,順勢謀求國家的永續生存與發展,實乃執政當局尤須思考與因應的。

延伸閱讀

>>是福還是禍?從阿富汗危機看難民生物識別系統
>>中國力挺塔利班 經濟與安全是主要考量
>>塔利班重奪政權 開啟阿富汗、美國新棋局 (影音)

作者》陳文甲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兼任副教授

  

相關留言

塔利班奪回阿富汗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