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越南防疫封鎖重創製造業 世界成衣工廠地位受考驗

  • 時間:2021-09-30 10:44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鄭景懋
越南防疫封鎖重創製造業 世界成衣工廠地位受考驗
越南近月爆發最嚴重的一波COVID-19疫情,讓越南作為全球成衣生產重鎮的地位面臨嚴峻考驗。圖為越南成衣廠一景。(路透社/達志影像)

越南近幾個月爆發了至今最嚴重的一波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迫使越南政府實施嚴格的封鎖措施,導致製造業的營運遭到中斷,也讓越南作為全球成衣生產重鎮的地位面臨嚴峻考驗。

越南為了因應今年春季開始爆發的新一波COVID-19疫情,部分地區實施了數個月之久的嚴格防疫封鎖措施,導致在越南生產的球鞋、毛衣、車用零件到咖啡等眾多產品,出現全球性供貨短缺問題,包括Nike及Gap等這些越來越依賴東南亞生產的全球知名品牌,也都難逃一劫。

在越南河內東部的一座紡織廠「興安紡織印染公司(Hung Yen Knitting & Dyeing)」的義大利主管安瑟米(Claudia Anselmi)每天都在擔憂工廠是否能繼續經營下去。興安公司是多家歐洲及美國成衣服飾品牌的關鍵供應商。

在越南今年春天疫情爆發時,興安公司的產能減少了大約50%,不僅如此,如何確保生產合成纖維所需要的紡紗等原料供應無虞,也是他們面臨的問題之一。

安瑟米說:「一開始我們面臨缺工,因為所有人都被困在家裡。」興安公司生產的布料,會被用來製成知名品牌Nike、愛迪達(Adidas)及Gap等客戶的泳衣及運動服飾。

防疫限制 衝擊越南物流業

安瑟米告訴法新社,現在「旅行限制已經危及了所有物流的流通...這產生了很久很久的延誤。」安瑟米說:「我們只能靠著庫存活下去。」

儘管越南各地的封鎖措施,隨著感染數穩定減少而逐漸鬆綁,但有數百萬越南人已經被命令宅在家好幾個月了。

邊境檢查站複雜的網絡,以及令人困惑的旅行許可規定,讓試圖載運貨物出入境的卡車司機及生意人們,難以討生活。

越南FM物流的總經理哈迪(Hamza Harti)表示,幾名在湄公河三角洲(Mekong Delta)為了進入芹苴市(Can Tho)的司機,已經被迫在車裡等了三天三夜。

哈迪在河內的一場法國商會(French Chamber of Commerce)論壇中表示:「他們沒有食物,沒有任何東西」。

疫情重創越南南部 成衣業面臨倒閉潮

供貨延誤及防疫限制,是外國企業最頭痛的問題。許多外企在近幾年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這股趨勢因為美國與中國之間貿易戰而加速發展。

根據越南官媒報導,越南紡織服裝協會(Vietnam Textile and Apparel Association, VITAS)在8月時表示,在越南疫情風暴中心的南部地區,高達90%成衣產業的供應鏈已經破產。

Nike曾在日前警告,他們正面臨著運動服飾供應短缺的問題,並下修了銷售預測。Nike將矛頭指向了越南及其他國家,並表示他們有80%的工廠位於越南南部,而他們在越南有將近半數的成衣廠已經關門。

Nike有大約一半的球鞋,是在越南生產。

儘管有部分工廠能讓工作人員在工廠裡吃飯、工作及睡覺,來符合封鎖規定。但越南紡織服裝協會指出,許多工廠無法承擔這個成本。

國際品牌受波及 考慮轉移生產地

擁有知名服飾品牌Uniqlo的日本訊銷公司(Fast retailing),也將毛衣、運動褲、帽T、連衣裙的供應延誤,歸因於越南的疫情封鎖情況。愛迪達也表示,供應鏈問題可能在今年年底以前,導致約5億歐元(約5.85億美元)銷售額損失。

即便未來有放寬封鎖措施的可能,許多人正在煩惱著這對越南製造業的長期影響,Nike及愛迪達承認他們正尋求暫時到其他地方生產。

在一封寫給越南總理范明政(Phạm Minh Chính)的信中,代表了美國、歐盟、南韓及東南亞國家的主要產業協會,對於生產可能會移出越南發出了警告,表示已經有20%的製造業成員已經離開了越南。他們寫道:「一旦生產轉移,就很難回來。」

為國際知名體育休閒品牌露露檸檬( Lululemon)、亞瑟士(Asics)與Nike生產運動服飾的成衣廠Maxport副董事長阮氏英雪(Nguyen Thi Anh Tuyet,音譯)告訴法新社,公司一直「非常擔心」客戶取消訂單,即使他們是在最慘的近幾個月中,幸運能夠幾乎毫髮無傷的少數廠商之一。

阮氏英雪說,沒有外國客戶「我們的員工將會失業。」

越南咖啡豆、車用零件 供貨也出問題

這一波疫情不只打擊越南的成衣產業,也威脅到全球的咖啡供應。越南是全球最大的羅布斯塔((Robusta)咖啡豆生產國,這種咖啡豆通常被用來製成即溶咖啡。目前這種咖啡豆的價格正處於四年以來的高點。

汽車製造商也無法倖免於難。豐田汽車(Toyota)日前下修了9月及10月的產量,有部分是疫情因素。豐田汽車告訴法新社「越南的影響一直很大」,馬來西亞也是。

西方國家在度過了疫情衰退之後,需求開始提升,讓供應短缺問題變得更加惡化。

儘管如此,在河內近郊紡織廠裡的安瑟米相信,如果10月能恢復某種程度的正常狀態,公司將會留在越南。安瑟米說:「如果我們讓工廠運作,那麼我想(對越南的)信任還是依然存在。」

越南製造業所遭受到的嚴重打擊,是COVID-19疫情衝擊全球經濟的最新案例,這也凸顯了在全球供應鏈的分工變得越來越複雜的情況下,很難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