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安華醫師:大博弈中的小遊戲─塔利班.中共.維吾爾人  (上)

  • 時間:2021-10-14 14: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安華醫師:大博弈中的小遊戲─塔利班.中共.維吾爾人  (上)
今年8月美軍撤離阿富汗,圖為數百人聚集在喀布爾機場周邊的一架美軍 C-17 運輸機附近。(AP/達志影像)

最近炒得翻天覆地的事件就是: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當地時間2021年8月31日美軍最後一架飛機離開阿富汗喀布爾的機場,正式結束在阿富汗的為期20年的存在或佔領或征服,你怎麼說都行,但我會說是結束了為期20年的地緣遊戲。這樣說也不對,因為,地緣遊戲絕不會結束,只是換了個角色而已。

英帝國與沙皇俄羅斯帝國為了擴張自己帝國的版圖,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政治與軍事的較量。由於勢均力敵,這兩個帝國的政客們都明白直接軍事衝突是最不明智的,而且,這場較量的主要舞臺就是中亞地區,於是為了爭奪中亞地區的控制權,1813年這兩個帝國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大博奕。這場大博奕看起來已經成了歷史,但,現在看起來,它還遠遠沒有結束,只是劇場中間休息,角色在變換而已。這場爭奪中亞地區控制權的遊戲副產品就是阿富汗國的出現。由於阿富汗是一個出生在大博奕這個舞臺上的畸形兒,因此,他的一生就與戰爭、流血和衝突緊緊纏繞在一起。先是英國人三次入侵,然後是蘇聯人。後來是美國人,現在,美國人走了,下一個會是誰呢?

在阿富汗的瓦汗走廊的另一側生活著一群與阿富汗人具有共同命運的人,他們就是維吾爾人。維吾爾人同樣也是一個地緣政治遊戲的產物。他們也在地緣政治遊戲中出生,在地緣政治遊戲中長大,一直在服務於地緣政治遊戲中,當然,與阿富汗人不同的是他們服務於中共和俄羅斯之間。在中共與蘇共之間的地緣遊戲劇中,維吾爾人成功地被表演得非常出色,以至於,他們自己都為自己的表演而沾沾自喜,但他們也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這個代價之大,大過了他們的認知能力和承受能力,以至於現在他們仍被別人任意宰割而渾然不知所措。之所以他們要付出如此代價,是因為這齣戲中另一個副產品是維吾爾民族主義。1944年,前蘇聯為了掩蓋他們在新疆開採鈾礦研製原子彈,製造了維吾爾人獨立建國的一齣戲,那些頭腦簡單的維吾爾人,漢人(包括中共和國民政府)以及整個世界上的人們都相信了。而當前蘇聯在1945年8月試爆了第一顆原子彈之後,史達林就下令解散了這個共和國,原因很簡單,這個共和國的任務完成了,他們不再需要保密了。在這齣戲中,劇本是維吾爾民族主義。

維吾爾人從此就落入了中共的手中,在這裏,他們從地緣政治裡的角色上升到世界政治裡面的角色。雖說是世界政治,但與地緣政治有關,那就是美國人。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美國人和伊斯蘭世界槓上了。為了報復被恐怖襲擊,美國人與中共的鄰居打起架來。那就是阿富汗。由於此處是中共的後院,美國人有意拉中共一起玩這個遊戲,而中共也為了在世界政治上有話語權,正在尋找藉口加入,於是中美一拍即合,被犧牲的自然又是維吾爾人了。第一,他們就生活在那個地區。第二,他們是穆斯林,美國人就是被穆斯林恐怖份子襲擊的。第三,他們的頭腦很簡單,簡單的頭腦很容易發熱。這樣,維吾爾人又再一次被捲入地緣政治遊戲中,只是劇本不一樣了,此次的劇本是反對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參與者不計其數,整個世界都被捲入。

但是這個劇本有一點紕漏,那就是維吾爾人不是那種極端信仰者,當時,他們對宗教的信仰只是存在於表面上,換句話說,他們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兩面人,當著你的面,他很伊斯蘭,但只要你轉過身去,他就會忘掉剛才對你說的話,而開始喝酒追女人。中共很早就清楚這一點,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維吾爾人必須是一群穆斯林。就跟美國的一位著名的學者諾姆·喬姆斯(Noam Chomsky)說過的:你要想控制某一人口,就給他們一個神去崇拜。在1987年,中共就在新疆主動成立了一個伊斯蘭學院和8個宗教學校,當時維吾爾人並沒有要求宗教學校。有了這些學校,數目很大的一部分維吾爾人就上了賊船。

在這個基礎上,中共通過他的媒體與輿論控制成功地製造了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簡稱:東伊運ETIM)這個不存在的組織,並把它拿到美國與聯合國那裡註冊了,這樣,中共就加入了反恐的陣營。而這個東伊運在中共的運營下成功地扮演了它的角色。而且,有不少它的成員還穿過鐵絲網來到阿富汗加入了塔利班。


中共與塔利班的戀情一直沒有斷過。(圖:本文作者提供)

塔利班對中共也是感激不盡的。當年,前蘇聯來阿富汗傳播共產主義理念並被打得灰頭灰臉地離開,就是仰仗中共在背後給予的強力支持。當年所有新疆的毛驢被徵用給塔利班運送武器與戰略裝備,以至於不知情的維族人甚至以為那些毛驢被漢族人吃光了。1991年的新疆統計年鑑中清清楚楚地寫著中央政府通過新疆地方政府支援塔利班9億人民幣。中共與塔利班的戀情一直沒有斷過,只是在美國駐軍阿富汗期間中共比較收斂一點而已。現在塔利班回來了,就在重新掌權之前,塔利班去北京朝覲,得到了無限的承諾。

所有強權在佔領阿富汗時都企圖把自己的意識形態灌輸到阿富汗人身上,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都會成立傀儡政權,包括美國在內,只是,美國人的傀儡政權不堪一擊,比美國人跑得更快而已。中共為了同樣目標,也選擇了具有同樣理念的政權來合作。中共和塔利班都是反人類的政權,此次塔利班中共聯姻會給文明世界帶來什麼呢?

作者》安華托帝 · 柏格達(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