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 34 北京的大事件與村莊小學校

  • 時間:2021-10-22 17:4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 34  北京的大事件與村莊小學校
中國的學校教育經常隨政治環境或事件發展,一下要學生好好讀書,一下又說讀書無用論,政治運動往往波及學校教學與活動。中國義務教育中的中學朝會。(維基百科)
作者前言:我想從童年寫起,通過個人視角,體察大陸半個世紀以來的家庭與村莊、國家與社會,讓臺灣的讀者對大陸黨國與民間社會多一份感知。我的童年記憶可以追溯到中共的文化大革命之前,少年時代(1970年)「文革」開始淡化,並開始進入「改革開放」新時代,1980年代讀大學、讀研究生,我在北京親歷了聲勢浩大的八九民運,最早一批進入天安門廣場示威,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後來又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而遭免職,茉莉花運動時被拘審差點身陷囹圄。我想把個人親歷複述成為文字,讓個人記憶匯入家國記憶庫。大陸苦難的歷史並沒有終結,一切仍然在進行中,大陸知識人身陷精神困境,與大陸民眾一樣無力解脫,這些文字不僅為了不忘卻,也希望給困境的同道們一份勉力。

在北京是天大的事情,到了村莊小學可能是微風吹池塘,蕩起微漾,也可能是天上惡龍鬥,掀翻小池塘。

1971年最大的政治事件應該是九一三林彪墜機了,這對毛澤東的形象、對中共的信譽都是巨大的打擊,我當時小學二年級,學校接到上級通知後,就讓每個班級的班長收交每一位同學的語文課本,然後集中在一起,在老師的指導下將林副主席與毛澤東的合影從課本中撕下來。

這是一幅當時常見的照片,毛與林親密的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喜氣洋洋的樣子,照片下面寫著『毛主席與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檢閱文化革命大軍』,後來才知道,當時林彪被確定為毛的接班人,並寫入中共黨章。

對關心政治的人來說,林彪叛逃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意味著中共高層的分裂,偉大領袖的神話也破產了一半,但對小學二年級的我,只是覺得書被撕破了,很難看,因為珍惜字紙、愛惜課本是家長老師一再叮囑的話。

林彪沒有了,只是課本少了一頁紙,對學校對村莊都沒有一點影響,因為當時沒有電視,廣播也沒有進入家家戶戶,所以波瀾不驚。我們小夥伴們當時沒有討論林彪,卻對林彪乘坐的『三叉戟』充滿好奇,不知道這種飛機長的什麼樣子。


曾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林彪(左),原是毛澤東(右)的接班人,卻因政爭而失勢,在搭機出走時飛機失事身亡。(圖:維基百科)

林彪事件本來是中共的醜事,但中共宣傳部門卻要利用它醜化林彪,把它變成毛的又一次偉大勝利,有關林彪謀反的『571工程紀要』印成十六開的冊子,下發到村莊,對村民來說,這一事變是與『三國故事』一樣的話題,沒有人對林彪有階級仇立場恨,林副主席接班不接班,不影響村莊四季與收成。我記得父親翻看了,沒有說什麼,我也翻看了,但不知道裡面在說什麼。

『糖兒甜、糖兒香』背後的政治味道

小學三四年級的村莊小學生,對林彪事件沒有興趣。但上級一會兒要好好讀書,做有知識的社會主義接班人,批讀書無用論,一會兒又來一輪批資本主義教育復辟,小學老師們覺得莫名其妙,無所適從,這些運動直接波及到我們學校的教學與活動。

現在我們才知道,是中共高層在進行另一番較量,

林彪事件之後周恩來主持中央工作,因為中美開始接觸,連翻譯人員都要從下放勞動的右派中找回(從勞改分子中找回著名翻譯家翼朝鑄),為中共培養人才成為迫切需要,周提出:「對學習社會科學理論或自然科學理論有發展前途的青年,中學畢業後不需要專門勞動兩年,可以直接上大學。」這使許多地方開始重視教育,階級敵人破壞教育的故事也就隨之出現了。

1972年完成拍攝的動畫片《放學之後》,批判『讀書無用論』:劇中的壞分子黃一郎教孩子們唱『壞思想』的歌曲『糖兒甜、糖兒香,吃吃玩玩喜洋洋,讀書苦讀忙,讀書有個啥用場』,當年我們唱這個兒歌覺得有趣,哪知道背後涉及到上層的路線鬥爭?

共產黨的內鬥,其實是培養又紅又專的黨國奴才,與培養紅色奴才的觀念之爭,動畫片《放學之後》顯然是周恩來的授意之作,提倡讀書無用論的黃一郎是黃鼠狼的諧音,而動畫中一位正面角色是周伯伯,他反對讀書無用論,其用意也是不言自明,後來江青提出批林批孔批周公,『周公』也是暗指這位『周伯伯』。


中國共產黨於1972年完成拍攝的動畫片《放學之後》內容主要批判『讀書無用論』。(圖取自Bilibili)

天上惡龍鬥 掀翻了小池塘

1971年年4月15日至7月31日中共在北京舉行的一次全國教育工作會議(沒有召開人大與政協會議,這樣的會議居然開了三個半月),對文革前十七年的教育進行全然否定,強調知識分子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這是毛澤東、江青等主導的政治路線,所以周恩來主政之後提出紅色人才的專業性教育受到大批判,被視為資本主義教育「回潮」、「右傾復辟」,1973年夏把文化考試中交白卷的學生張鐵生捧為「反潮流英雄」。

當時我小學四年級,白卷的故事在課堂上被老師講述,但並沒有影響課程教育,它只是『別人的故事』,沒有變成我們的『事故』,但並不是每一個地方都像我們鄉村小學這麼處變不驚,河南一位初中生因英語考試而自殺,是通過老師傳達上級文件通告的方式,傳達到每一位小學師生,這就是著名的馬振扶事件:1973年7月唐河縣馬振扶公社中學初中二年級生張玉勤,在期末英語考卷的背面寫道:『我是中國人,何必學外文,不會ABC,也當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被校長公開批評後張玉勤自殺身亡。

江青看到簡報後後聲稱「我要控訴」,中共中央下發了「現場調查報告」的文件,把這件事稱為「修正主義教育路線進行復辟」的典型,運動式的打擊隨之自上而下展開,當事的校長被判刑,還牽連出280人被整處,張玉勤被追認為「革命小將」、立碑紀念,碑文是「胸懷朝陽戰惡浪,敢把青春獻給黨」。

天上惡龍鬥,掀翻小池塘,江青與周恩來的路線鬥爭,一所中學的個案被弄成一場政治運動導火線,但這場政治運動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式追究,所以難以在全國像紅衛兵造反運動那樣造成巨大的衝擊。

延伸閱讀
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33 大陸「文革」時期的小學校
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 32 村莊裡的「解放軍」
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31 解放軍被美化與神化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