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龍港:中國第一座農民城

  • 時間:2021-11-17 17:5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龍港:中國第一座農民城
掛牌後的龍港市人民政府。(Ritiange, CC BY-SA 4.0, Wikimedia Commons)

在離開北京南下的途中,我曾經向劉蘇裏、陳小平詳細介紹了逃亡目的地龍港鎮的情況。龍港鎮是在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迅速崛起的一座新型城鎮,富有傳奇色彩,被譽為「中國第一座農民城」。

龍港原來只是位於鼇江南岸的一個漁村,在1982年的時候開始建設港口,在1983年的時候開始設鎮。1984年,當地政府以當年中央文件有關「允許農民自理口糧到集鎮落戶」的政策為依據,規定在龍港鎮購地建房、經商辦企業的農民可以落戶龍港鎮,並向農民開放土地有償使用權。當地政府對龍港鎮的道路、橋樑、住宅區做了統一規劃,並規定私人住宅不能低於四層樓。隨後,大量的農民企業家和富裕農民蜂擁而至,紛紛來到龍港鎮建房、經商、投資落戶,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就建成了數千棟私人住宅樓,一個頗具規模的新興城鎮橫空出世,引起了《人民日報》等媒體的廣泛關注,曾經擔任中共浙江省委書記的國務院國務委員王芳特地為龍港鎮題寫了「中國農民第一城」。

積極扶助農民落腳 龍港飆速發展

龍港鎮在1983年設鎮以後,以驚人的速度不斷發展,轄區面積由最初的7.2平方公里增加到183.99平方公里,人口由最初的8000餘人增長到37.87萬人。先後獲得「中國印刷城」、「中國禮品城」、「中國臺掛曆集散中心」、「中國印刷材料交易中心」等稱號。1996年,龍港鎮曾被國務院11個部委列為小城鎮綜合改革試點,實行縣級計畫單列,享受多數的縣級經濟許可權。2014年12月,龍港鎮成為《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總體實施方案》的兩個試點鎮之一。2018年,實現生產總值299.5億元,財政總收入24.6億元,在全國千強鎮中位列第17名。


龍港市龍翔路東望。(資料照/Y Chen, CC BY-SA 4.0, Wikimedia Commons)

龍港鎮自1987年起就有升格為市的訴求,但在很長的時間內都沒有成功。一直到2019年8月27日,經國務院批准,龍港鎮終於改制升格為龍港市,成為浙江省直轄、溫州市代管的縣級市。2019年10月,龍港市政府正式掛牌成立。

就在龍港設鎮之前不久,我母親辦理了離職休養的手續,成為了離休幹部。所謂的離休幹部,是指在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參加「中共革命」的人員。依據當時的中共官方有關規定,離休幹部如果在龍港鎮建造私人住宅,可以免費取得建房所需的土地,並享有優惠價的建築材料。因此,我母親就決定在龍港鎮建造私人住宅,作為離休後的住處。

我母親建造的私人住宅坐落在龍港鎮金叉街,門牌號是34號。這是一棟四層的樓房,俗稱透天厝。一樓的前面是大廳,後面是飯廳和樓梯間。一樓的後面有一個小院,擁有廚房和衛生間。二樓、三樓和四樓都是臥室,四樓的前面有陽臺。母親住在二樓後面的房間,哥哥、嫂子和一個上小學的女兒住在二樓前面的房間。我每年寒暑假從北京回家的時候,就住在四樓後面的房間。

為六四逃亡更憂牽連親屬

1989年6月9日中午,我帶著劉蘇裏、陳小平抵達龍港鎮家中的時候,家中只有哥哥、嫂子和侄女,母親並不在家中。哥哥告訴我,母親前不久前往蒼南縣靈溪鎮了,幫助照看小妹妹的幼兒。由於哥哥和嫂子事先沒有得到我回家的資訊,對我的突然到來感到意外和驚喜,同時又因為我是第一次從北京帶朋友來到家中,難免有點驚訝。

哥哥和嫂子通過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已經知道北京發生了所謂的「反革命暴亂」以及解放軍戒嚴部隊武力鎮壓「反革命暴亂」的情況,非常關切地詢問我是否受到了牽連。為了不讓哥哥和嫂子擔驚受怕,我只能欺騙他們說,我沒有受到任何牽連,「反革命暴亂」與我毫無關係。此外,哥哥和嫂子有些好奇地詢問解放軍戒嚴部隊武力鎮壓「反革命暴亂」的情況,特別是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的情況和學生和市民死亡的情況,我也只是簡單地回答說,解放軍戒嚴部隊開槍殺人了,確實死了不少學生和市民,沒有具體說到自己在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過程中和在六部口坦克追軋學生撤離隊伍事件中的親身經歷。

其實我心裏非常清楚,將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的重要成員劉蘇裏、陳小平帶回家,一定會給家人帶來政治麻煩,受到牽連。我只能儘量減少給家人帶來的政治麻煩,因此沒有向哥哥和嫂子透露劉蘇裏、陳小平的敏感身份以及我們逃亡的實情,只是說利用學校放暑假的機會帶劉蘇裏、陳小平這兩位朋友一起來龍港,參觀和考察一下中國第一座農民城。我判斷,只要家人不知情,責任也相對較小,就不會被以「知情不報」、「窩藏逃犯」的罪名遭到嚴懲。後來所發生的事情證明了我的判斷是正確的,我哥哥只是遭到了警方的傳訊,並沒有被嚴懲。

與哥哥和嫂子交談一番後,我說,我們經歷了三天三夜的行程有些疲憊,現在需要先休息一下。哥哥和嫂子說,三樓和四樓的房間都是空著的,你們可以隨意選擇。我們決定還是一起住在四樓,方便交流。2019年,我和劉蘇裏夫婦在臺北相聚的時候,劉蘇裏還清楚記得當年的情景:四樓是木地板,塗上了一層紅色的油漆,在夏日炎炎的時刻,疲敝不堪的我們躺臥在木地板上。

 延伸閱讀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晝夜兼程南下逃亡 歷時三天抵達龍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我們決定逃離北京 劉蘇裏應約會見王軍濤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64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64屠殺內幕解密:64事件中的戒嚴部隊》、《64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