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專題報導

華人作家報導:

影像紀錄報導

經濟瞭望報導

國際視窗報導

人物專訪報導 

歡迎您與主持人心怡聯絡:E-Mail: [email protected]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20-07-09
心怡

細說香港(33)梁文韜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 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於6月30日162票全數表決通過了《港版國安法》及將其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國性法律的決定。習近平簽署第49號主席令予以公布,晚上十一點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緊急以《憲報》號外方式刊憲公布實施。《港版國安法》在提出之初就被質疑是北京替香港立法,破壞「一國兩制」,備受爭議的地方亦在於《港版國安法》的制定過程及其內容,北京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顧及香港人的看法及顧慮,香港的民意代表甚至政府官員在法案通過前都不了解法案的內容。所謂徵詢意見的座談會亦只是讓親中團體或人仕表態支持的談話會,另外,中共亦不顧國際的反對一意孤行。 至於內容,更是魔鬼藏在細節裡 : 第一,在分裂國家罪的條文裡,「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將「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任何部分轉歸外國統治」也干犯了分裂國家罪,換句話說,這不只是針對港獨,在香港或在別的地方聲稱支持台獨或疆獨都可能犯了分裂國家罪。第二,顛覆國家政權罪無限上綱,條文中偷換概念,將顛覆政權中的「政權」改為「政權機關」,而只要是破壞或干擾香港「政權機關」使其不能正常運作也算是顛覆國家政權。換句話說,過去在「雨傘革命」期間包圍政府總部不讓政府人員上班都可以被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罪,如果政權機關包括立法會,那麼破壞立法會大門玻璃或佔領立法會也算是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國家安全罪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或香港人所稱的「終身監禁」。第三,恐佈活動罪條文明定「破壞交通工具、交通設施、電力設備、燃氣設備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設備」都算是恐佈活動,過去的刑事毀壞往後就成為了恐佈攻擊,另外,「以其他危險方法嚴重危害公眾健康或者安全」亦算是恐佈活動,任何在公眾地方的暴力行為或對巴士或火車進行的一般刑事破壞或火燒雜物都有可能觸犯恐佈活動罪,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第四,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中最備受爭議的是禁止「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串謀實施」「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很顯然這是十分具有針對性的,大專院校學生會、非政府組織及政治團體過去都有因為不同理由請求西方國家對中國極權政府進行制裁,這些以後都會成為嚴重罪行。我們可以想像,原來被控暴動罪的未來都會改為被控危害國家安全的各種罪名,結果就是罰則大幅提升,只要不聽話的,敢反抗的,隨隨便便就有機會終身坐牢。令人擔憂的是條文包含送中條款,北京透過駐港國安署可以決定什麼樣的觸法嫌疑人會送到中國,而第三十八條明定非香港居民也會受到影響,換句話說,不只留在香港的非香港居民被波及,任何外國人轉機都有可能被拘捕並送中。近年港、台兩地人民互動密切,當中政治團體不乏互相聲援,這也是為何中華民國在台北臨時政府立刻警示台灣人進入香港的危險性。不過,最令人質疑的是,北京為何可以設立專責執行國安法的國家安全公署,而不是交由香港執法單位執法?而更離譜的是《港版國安法》竟然賦予中國執法人員不受限制的權力,第六十條中表示「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及其人員依 據本法執行職務的行為,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過往大家都質疑反送中過程有相當多人被綁架回中國或在不同情況下被自殺,往後中國國安人員是否可以名正言順地從事這些殘害香港人的勾當。香港警察即使再濫權,也要遵守香港法律及警察守則,未來的中國國安人員雖要遵守香港法律,但沒有人可以對其行為是否違法進行調查,而中國法律根本不適用於香港,他們又怎麼樣在香港遵守中國法律?北京駐港的國安署實際上是無法可管,儼然成了名符其實的「東廠」,連特首都無權過問。至於司法的部分,特首可以對法官進行篩選,這讓司法完全服膺於行政,司法獨立徹底被破壞。另外在最高法院審理的國安案件中,可以任意排除陪審員,這對行之有年陪審制度是一種嚴重傷害。簡言之,香港已經進入沒有戒嚴法的戒嚴時期,中共以他們認為「合法」的方式利用國家機器及香港傀儡政府對香港人實行恐佈統治。七月一日就有超過370人被捕,十人涉嫌觸犯國安法。北京不是要趕香港人去移民,就是要送年輕人進大牢,中共根本不在乎香港人,只在乎其政權的延續。這是中共倒台前的最後一搏,註定弄巧成拙,反而催化自取滅亡的過程。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7-02
心怡
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於6月30日162票全數表決通過了《港版國安法》及將其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國性法律的決定。習近平簽署第49號主席令予以公布,晚上十一點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緊急以《憲報》號外方式刊憲公布實施。在港版國安法下, 香港人要如何面對與出路, 今集訪談銅鑼灣書店 林榮基....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6-25
心怡

香港資深時評 王岸然:日前新華社獲授權發布,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負責人對草案的說明,這是解說文,制度是相當清楚。如確實訂立港區國安法則正如你所說,中央在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公署』等等,唯一語帶『如有需要』,意指初期並沒有設『國安公署』,還沒有執法公安等,如果港府是做不來,中央覺得有需要便會幫港府去設署並執行。(所以還沒有在港設立國安公署等也可以隨時執行港區國案法?)是。。。。。(為何在港區國案法疑慮下還有很多港人願意參與九月立會選舉?)若香港人不踴躍參選才會讓人失望。說明是會DQ一些不合格的候選人,不分黨派踴躍參選,大家是要看看怎麼被DQ?有多少人被DQ?若最終眾候選人被DQ,這是告訴全世界香港『一國兩制』完結了,香港是中國大陸一個城巿而己,不存在模糊空間。。。。。。(倘若給予立會選舉自由地參選,泛民獲35+對香港會有何改善呢?))可以爭取到民主,政府被癱瘓,目標是很崇高,但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曾指不能讓泛民在立會奪35+(郭榮鏗早前被指控違反公職人員操手,這代表癱瘓立會是不可能持續)結果他並沒有被控告,經擾釀後,國歌法還是通過了。政治是微妙的。在政治微妙平衡中,預估被DQ者數目不會多,因為上次區議會選舉只DQ黃之峰一個人,其他人都可順利參選,但會保有DQ權利,這是不清楚、不言而喻的感覺,所以這次眾多參選者來測試紅線的底牌。(若眾泛民候選人中,只有極少數被DQ,西方國家也就沒有理由採取行動?)這微妙。。。。。。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6-18
心怡

細說香港(30)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撐公共廣播運動成員 麥燕庭: (在六月十七日晚訪問麥燕庭,但美國務卿龐貝奧及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於美國時間六月十八日早上在夏威夷會面商談) 楊潔篪與美國關係比較深厚,派他與美國商談是常理,不過以官方層級來看,龐貝奧的官階級別是稍高於楊潔篪,這情況美國都願意與會商談,可見中美雙方都有意願商談。商議地點也巧妙地按排在夏威夷,而不是美國本島,這巧妙的安排顯示雙方是希望有商有量,商談什麼呢?雖然我們都不知道,但港版國安法可能是商談內容之一,中美關係近日緊張如何是好也是內容之一。在開會前,中方官媒在態度上都有轉變,例如中方官媒表示,中美關係長遠走下去是重要的,這明顯是在會前營造良好氣氛。這次中美夏威夷商談是否能為港版國案法爭取到什麼呢?或為香港爭取到什麼呢?我覺得不要有太大期望。兩國協商通常都以兩國利益為商談目標,其他為次要。所以,中美商談是否能取消港版國安法的結果呢?答案是一定不會。。。。。。(香港政府近日將會成立專責小組整頓香港電台,這是否為了能將港台變成真正專業的官方喉舌,港台必須被改組嗎?)現階段港台還未到改組的情況,事實上也不敢輕易將港台改組。我估計暫時不會讓港台重組,只少仍然是她的一塊遮醜布。較早前於5/28要成立專責小組去檢討香港電台的行政管理,這個專責小組等同奪取香港電台的管治權。。。。。。(駐港的國外傳媒披露中港實況是否會違返國安法呢?香港媒體是否會變成跟中國內地媒體一樣呢)一定有人會自我審查,我絕對不讚成現在什麼還未定案就自己嚇自己,然後自我審查,這樣子對她會更為合意,等於二次回歸,要香港傳媒跟大陸看齊。我覺得作為媒體及香港人都應該具有一個態度,我們都知道前景是艱難,港版國安法出土後,日子是困難的,大家應該明白人權與自由並不是天賦,不是上天給予的,必須大家去爭取,只要我們強硬堅持,絕不退縮,這就是捍衛行為,只要我們都強硬堅持言論自由,收緊自由言論的紅線就不會被壓迫得這麼快,每一個人都堅持,至少自由人權不會快速失去。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6-11
心怡

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譽總監 鍾劍華教授短評﹕過去一年有將近九千名港民被拘捕,有千多人被起訴在案,這數字如此懸殊的原因,是眾多被捕者被警方濫捕所造成,被起訴者面對不確定因素做成很大困擾。我們知道有部份青年人在抗爭過程被起訴,被警打成重傷,被迫逃離香港等,經過這一年時間,最令人失望是問題不但沒有解決,港府與北京採取的手段不單只解決不了問題,並導致問題往後更難解決。除了眾多人被檢控外,港府並不依循事件源頭去處理問題,包括官員要問責,香港制度出現問題應該推行政治改革,這原本是基本法承諾賦予港人政治改革的,可惜政府不循這角度考慮問題,反過來透過縱容警察暴力打壓港人,簡單的問題卻演變成今日複雜的警暴問題, 北京當局錯將事件變成為國家安全問題,香港每個人都知道,整件事根本跟國家安全完全沒有關係 。。。。。。(日前林鄭特首在中央安排下率多名官員到北京,與韓正,趙克志及夏寶龍會晤三小時,這是否要為港版國安法尋找轉寰的辦法? )現在是很難猜測會面結果。但美國總統日前在玫瑰園記者會上清楚說明了,在公開記者會上,由總統親口說明是一項很清楚的外交政策,這對北京確實構成壓力,再加上英國,歐盟,台灣都有反應,日本剛要聯繫其他國家發表聲明,在各國施予的壓力下,雖然表面上是堅持推行港版國安法,但中方由最初要在港設機構執行港版國安法,最新消息是要改由香港警隊組織特別部門來執行港版國安法,(這是退一步的做法) 其次,剛出人大常委會議議程並沒有排入港版國安法議程。也即是說港版國安法並不會在最近人大常委會討論,這是否反映北京也要時間來做外交迴璇呢? 這是有跡可循,近日王毅跟各國外長通電話。可能北京想在法例推出前減低任何造成的震盪,所以是要換取時間。同時,我們從各種渠道收到消息指出,中央政府內部對於這樣做是出現不同意見。最近流出中央黨校教授蔡霞錄音檔,蔡教授坦言握殺香港是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的。這顯然不是個人的看法,而是某些組團的看法。北京內鬥問題應該是即將舉行二十大前一年人事部處而起的鬥爭,但現時距二十大還有兩年,內部鬥爭提早在今年發生。李克強報告全中國有六憶萬人口每月平均收入只有一千元人民幣,李克強力推地攤經濟,卻有中宣部組織刪除李克強推地攤經濟的文章(哈哈..誰這麼大膽動作)這顯示北京內部政治鬥爭已經很激烈。香港就成為整個爭鬥的延伸,所以對港政策是軟或是硬,港版國安法立與不立,肯定會成為不同鬥爭板塊的一種武器。香港面對國安法立法,倘若港版國安法來真的,還有很多角力需要面對,現在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 (日前郭文貴及前白宮首席策士班農在自由女神像前正式宣佈成立新中國聯邦) 在香港,對郭文貴及郝凱東的新中國聯邦說法並沒有強烈反應。。。。。。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 67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