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蔣經國在立法院的二次交手

  • 播出時間: 2019-04-10 08:15
  • 主講康寧祥
蔣經國(取自總統府網站)

        今天節目要談我1973年(民國62年)進入立法院的情況,以及與蔣經國面對面質詢的一段經過。

        依照國民黨政府的解釋,「立法院組織法」所訂的立法委員法定總額,包括已往生、投匪、判刑或是辭職的前立委。1973年的立法院新舊委員加起來才471人,但不能算是立法院的總額,「法定」總數包含:1947年(民國36年)在中國大陸選出的立法委員760位,加上1969年台灣地區補選的謝國城、劉闊才等11位,加上我們這屆(1972年)增選的51位,總額成了822位。只有471人的立法院要如何湊足人數開會?到了1973年我進去立法院的時候,只要總額的五分之一出席就算達到法定人數了,822位的五分之一就很少了。透過大法官會議解釋,所謂「中華民國第一屆立法委員在完成光復大陸,第二屆立法委員選出之前繼續行使職權。」以至於「中華民國第一屆立法委員」不只是永遠的「第一屆」,也是人鬼同院、忠奸並列的國會,因為很多人都投匪了。

        其實1973年僅存的471位立委,其中還有不少是「立委落選人」,他們是靠遞補進來的,遞補那些投共、身亡、判刑、辭職所留下的缺額,1949年國民黨撤退來台,原本760位立委到台灣報到的只剩下381位,要如何開會。所以一直到1951年,總共有112位透過這種遞補,落選變當選。不過,怎麼遞補,怎麼降低開會法定「總額比例」,終究歲月不饒人,大陸來的立委逐漸凋零,當年我進入立法院時,從大陸來的立委還有400人,卻常常湊不足200人來開會,就是勉強出席了,多半也是老態龍鍾,相較之下,我們這批36位台澎金馬選出的增額立委,以及15位增額僑選委員加入後,立法院才有點活力。經過我的說明,可以了解為何當時的國民政府也急著要補充立法委員人數。

        進入立法院後,我得以面對面質詢閣揆蔣經國。1973年4月16日,行政院長蔣經國依例帶著主計長周宏濤、財政部長李國鼎以及主計處的官員到全院委員會報告中央政府總預算並備質詢,經過詢問與答覆的程序後,全院委員才會作成決議,是否把該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交付預算委員會聯席會議審查,還是退回重編,以往這道程序都是秘密會議進行,以前的國家預算都是秘密,蔣經國上台後第一次將國家預算公開,除了國防與外交,因為如此,我們才有機會在公開場合質詢蔣經國。

        看了預算書後我提出了電話、電報臨時捐的徵收問題,我說:「電話電報臨時捐徵收條例立法院都還沒有審查通過,預算書就在歲入編列了三億多元,你們安排好了要立法院照著蓋章通過,是否妥當?」「徵收臨時捐的法律依據都沒有,怎麼能夠要立法院先准許你們向人民徵收多少億的電話電報臨時捐呢?」。我提醒蔣經國:「議會政治先驅的英國,曾經留下一個重要歷史文獻,就是西元1215年英國《大憲章》,當中規定『非經議會同意,皇室不得徵收任何款項』。我也告訴他們,「《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人民有依法納稅、服兵役的義務,納稅、服兵役固然是人民的義務,但是要先有法律依據,法律還沒有通過之前,政府就沒有權力向人民課稅」。

        針對我的質詢,蔣經國要財政部長李國鼎代答,李部長答不出來,只能支支吾吾、硬著頭皮說:「徵收條例過去都是預算通過後才送來立法院審議….這臨時捐的徵收是七月一日以後,新會計年度的事,現在跟著預算一起送來審查也還不遲」。當初開徵電話電報臨時捐,是為了1968年開辦九年國民教育經費不足,原訂為期一年,後來一延再延,延了六年,還不知道延到何時,每位使用電話、電報的用戶,除了付出昂貴的電話、電報費,還得支付一筆臨時捐。這是我第一次質詢蔣經國時所提出的問題,但是他沒有答覆,要李國鼎敷衍我。

        我對蔣經國的第二次質詢提的是地方自治應該儘速法制化。《中華民國憲法》民國36年1月1日公布,同年12月25日實施,憲法第十一章第112條-128條,對於如何健全地方政治制度,規定的條例分別、清楚明確。省自治法在第112條、113條,「省得召集省民代表大會,依據省民自治通則,制定省自治法,省設省議會,屬於省的立法權,由省議會通過,省設省政府,置省長一人,由省民選舉之」。院轄市自治法在第118條「直轄市自治法以法律訂之」,縣自治部分在第121條、122條、124條、126條「縣得召開縣代表大會,依據省縣自治通則制定縣自治法,縣設縣議會,屬於縣的立法權,由縣議會行之,縣設縣政府,置縣長一人,由縣民選舉之」。

這是國家基本大法《中華民國憲法》上明確規定的地方自治制度,是民主法治的政府必須遵循的神聖法典,台灣省政府組織缺乏法律依據,因為關於省政府的部分,又分為省政府、省議會,縣市政府、縣市議會等部分,當時省政府的組織依據,並不是民國33年4月28日修正通過的「省政府組織法」,而是根據「台灣省政府合署辦公施行細則」,此施行細則是民國43年4月24日,由行政院核定,同年5月8日由台灣省政府頒發,也沒有經過立法程序。而此施行細則的依據是「省政府合署辦公實行規程」,而該實行規程是民國25年10月24日,由行政院所頒佈,也沒有立法手續。總之,台灣省政府的依據,只是民國25年實行一黨訓政時期,由行政院頒佈的行政命令,縣市政府與縣市議會也是依據民國55年6月6日修正公佈的「台灣省各縣市實施地方自治綱要」,該綱要說明「台灣省各縣市地方自治,在省縣自治通則及省自治法頒佈前,依本綱要實施」,由此可知,現在各縣市政府與縣市議會的組織依據,還是一個行政命令。

        所以我向蔣經國提出質詢,對於建立健全的地方體制,符合憲法規定的自治立法,省縣自治通則、省轄市自治法、應促其全面實行,以創立一個法律治理的民主憲政社會。這個問題不知道內閣是否有意在短時間內促其實現,如果沒有,請告訴我們不能實行的原因。結果,蔣經國沒答覆,而是行政院以書面答覆。而這個書面答覆是兩個半月後才收到,答覆內容也是舞文弄墨、避重就輕,這些在立法院都有公文書在、都有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