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國家預算的質詢主張

  • 播出時間: 2019-04-17 08:15
  • 主講康寧祥
康寧祥在立法院總質詢(康寧祥提供)
康寧祥質詢原稿(康寧祥提供)

   

        之前跟聽眾朋友談過我擔任立委是在預算委員會,所以今天就要跟大家談談我針對國家預算向蔣經國質詢的情況。

        1975年3月5日,經過兩年審查總預算案的整理研討,加上我第二次赴美訪問,接觸許多美國掌管東亞事務及對華政策的官員、智囊,瞭解台灣艱難的處境,以及聽到許多海外同鄉的心聲,我終於當著這位外來統治者,說出一個被統治者的不滿與期待。

        那一次我的質詢是以「中華民國六十年代國家所面臨的危疑前景」為題,跟蔣經國展開歷史的、全面的政治對話,今天我要講的是前半部。那時處於國內外困境、聯合國撤退,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國家預算的結構如果不做調整,除了軍事、外交以外,內政方面的資源根本不夠支用。首先我針對國民黨政權的統治正當性,向蔣經國明講,我說:「聯合國撤退後,日本與中共建交而與中華民國斷絕外交關係,美國與中共的建交已是箭在弦上,雖然政府一再向海內外宣稱尚有31個國家與我有外交關係,有一百多個地區和國家與政府維繫著實質關係,但別忘了中國一向重視名分,因名分與法統息息相關,無法分離,國際承認的減少,法統問題必受威脅而發生動搖。」

        我也向蔣經國表明,中華民國領導階層大都是佔全人口3.2%,65歲以上的人,而49歲以下的人,二十幾年來在全世界知識爆發和科技突飛猛進的環境下長大成人,他們對於世界的認識和看法,對國家前途的意見與抉擇,以及對他們賴以生存的社會的主張與需求,都是現在以及未來的領導者必須嚴肅考慮、衡量的地方。

我也針對國家安全強調不可忽視的社會安全,提出警告性的質問。我說:「我們的社會一提到國家安全,很自然地只意識到國防、軍事安全的一面,因此,反應在國家政策執行的次序上,是絕對的軍事第一。所謂的國家安全除了國防安全外,社會安全的重要性絕對不可忽視,中國大陸的失敗前車可鑑,人人都無法否認的一點事實是,社會安全的樞紐失去控制,才導致軍事的迅速潰敗。」

我以實例點出當時台灣存在的社會安全危機,我說:「經濟部所屬的三個加工出口區:楠梓、高雄、潭子,本來雇用的工人六萬兩千人,因受景氣影響所致,造成一萬兩千人失業,失業率高達20%。美商在台投資各電子加工廠,去年裁員了兩萬五千人,而據非正式的保守估計,去年底為止,已有二十萬人失業,但到目前為止,主管當局尚無法提出台灣社會失業者的正確統計數字。由於工廠、商店倒閉造成失業問題,社會治安並不如表面那麼平靜,小偷、竊盜、兇殺案件,日益嚴重,賭場卻是到處林立。」所以我說,國家已面臨困境,執政黨何去何從。

永久不變的政策,無法因應國內外局勢的激烈變化,站在十字路口,何去何從。我們是否還要在永久不變政策的領導下,默默等待下去,全民皆以沈默又焦慮的心境,期待我們的領導者明智的抉擇。國家命運面臨挑戰,政策執行的輕重、優先次序,人民的意願與需求,政治領導者必須重新考慮並加以確認。所以我主張,重新調整國家預算分配,揚棄維持二十多年的國家預算傳統分配方式,重新根據國家所面臨的國際環境及全國人民的需求,調整國家預算的結構和預算分配。

    我主張:減少軍事預算三分之一,裁減軍備實行精兵政策,縮短服役期限,陸軍一年,海、空軍各一年半。在民國63、64年時,提這種問題是相當嚴重的,但我很具體的提出這樣的主張,理由是,軍事負擔過重,影響國家事務必須而正常的發展,將減少軍事預算的經費,致力於憲法所宣誓的第155條:「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所謂的社會保險制度,是政府保障每位公民應享有最低標準的所得、營養、健康、住宅以及教育,而這種保障是基於每位國民的政治權利而非德政的施捨。

另外,我還提到「家庭計畫」教育,我們那時一生就六、七個,大家都很窮,所以我提倡優生,全面控制各種傳染病,提供老年保健,現在老年保健喊得很響,可是我那時就已經提出,還有老年疾病的醫護,甚至我還提到迅速實施「失業保險」,貫徹就業輔導,興建國民住宅,住者有其屋。最重要的我還提出要增加教育投資,改善全民教育及各級學校的教育素質,是當前教育政策的當務之急。多年來統計數據顯示,值得誇耀的高就業率,無法掩蓋那些出了高中校門還無法完整唸出26個英文字母的低教育素質,也要破除學校教育與社會需要脫節嚴重的問題,尤其台灣的產業結構已不容許繼續停留在依賴低廉勞力的階段,所以需要更高的教育品質,來培養更精密的技術人才。

甚至我還提出了社會公害,保護台灣的生態環境。經濟發展造成水、空氣和噪音污染,已經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因此,消除公害也是社會福利的措施之一,台灣那麼小,如果再不以行動來維護我們的生態環境,我們以後將無可居住的土地、可呼吸的空氣以及可飲用的水。我將如何減少軍事預算,把憲法賦與國民應有的保護和支持一一說出。

針對國防預算部分,我點明蔣經國公開說出國防預算303億1456萬元,佔總預算46.1%,但根據我的分析,如果以「機關別」來算,情況就不一樣。純軍事教育經費有10億5887萬是放在教育部的教育科學文化預算裡,出征軍人眷屬的維持費用59億7341萬是放在社會救濟項目,軍人待遇調整40億6千萬,再加上外交部的16億5千9百萬元,總共430億9千萬,佔中華民國政府總預算694億5千萬的61%,而非46.1%。

    而總預算當中,教育科學文化項目的支出是38億4千多萬,如果扣除與國防相關的純軍事教育經費、以及國科會、原子能委員會、經濟部的教育訓練,教育部的預算只剩下16億3千2百萬元。中華民國憲法第13章第五節:「教育、科學、文化之經費,在中央不得少於其預算總額百分之十五」,而民國64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教科文預算公開佔的比例是5.5%,但如果扣除我剛才所列舉的項目,只有16億3千2百萬元,預算嚴重不足且明顯違憲。聽了我分析後,蔣經國沒話可說。

這位見多識廣的政治強人在迴避我許多質詢議題時,仍不忘客氣地對我說:「聽了康委員的口頭質詢,也看了康委員的書面質詢,深深感覺康委員對國家前途的關心,對國家處境非常瞭解,提出的意見非常重要,經國對康委員如此的關心國家前途,以及使得我們政府今後如何加強本身的工作,本人要深致謝忱!」這應該是這位政治強人對於一位非國民黨立委難得的公開推崇。他在答覆時也難得來一段「蔣經國幽默」,他說:「有好幾位朋友常問我,在立法院備詢時有何感覺?我坦白告訴他們,每次到立法院備詢,就像上了一場政治課,聽大家對行政院的意見和批評。」他又說「教科文經費聽了各位意見後覺得5.5%這個比例確實不夠,希望能夠在下年度預算中列較大比例。」最後他又要大家「同舟共濟」。

2019-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