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緣艾琳達

  • 播出時間: 2019-06-05 08:15
  • 主講康寧祥
艾琳達長期關懷台灣民主與人權(邱萬興攝)
經康寧祥介紹後,艾琳達與陳菊結為好友(邱萬興攝)

        今天要談的是我與艾琳達認識的故事。

        認識艾琳達是在1974年我第二次訪美時,從東岸到西岸的20幾場與台灣同鄉的演講中。當時,張富美安排了一場在史丹佛大學的大禮堂,現場來了100-200位同鄉,我就在那場演講中,看到艾琳達帶了一個混血的男孩,男孩在會場蹦蹦跳跳、跑來跑去,艾琳達身為母親就盡量安撫他,以免影響別人聽講,當時我就特別好奇,事後向同鄉打聽她,同鄉說:「那是你們艋舺媳婦啊!」原來她先生是陳嘉勝,就是台北知名的「陳氏圖書公司」小開,「台灣英文雜誌社」老闆陳國政的第三個孩子,而我在延平補校的同學陳榮聰就是他的大哥,以前我常去他家公司。

        陳國政在日本人統治台灣時,因為一口流利的英文而被派到南洋做英文翻譯。二戰後回到台灣,又正值美軍顧問團進駐台灣,來台的美國人需要一些英文書籍,陳國政就成立「陳氏圖書公司」幫忙引進外國書籍。例如:《Life》、《Time》等各種雜誌與書籍,都由他經銷。艾琳達的父親也是美軍顧問團的官員,與陳國政都是台北西區國際扶輪社的社員,因為這層關係,當時就讀美國學校的艾琳達,就與陳國政就讀建國中學的兒子陳嘉勝認識。陳嘉勝後來考上成功大學,畢業後前往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專攻核子工程,後來成為核子潛艇的工程師。艾琳達則帶著他們的孩子在史丹佛大學讀人類學。

        1975年時,有一天我同學陳榮聰,也就是艾琳達的大伯來找我,說艾琳達要從史丹佛大學來台灣研究台灣的女工,但是當時必須有人作保,就找我當保人,我同意作保後艾琳達才順利來台。而且因為她要研究女工,我就介紹了當時還是郭雨新秘書的陳菊跟她認識,後來兩人也成為好友。

        有一次我正好在香港,許信良和張俊宏打電話給我,家人說我不在,我回國後他們又打電話來,說陳菊跑路、艾琳達與施明德都跑路了,我一時搞不清楚,陳菊跑路跟艾琳達有什麼關係?而艾琳達跟施明德又為什麼一起逃跑?後來才知道,我介紹艾琳達與陳菊認識後,那段時間正好郭雨新離開台灣,郭雨新能夠離開還是經過吳三連與國賓飯店董事長許金德聯保。郭雨新到了美國華盛頓D.C後,關心台灣民主運動的留學生們,看到郭雨新這樣一位對台灣民主運動有貢獻的老前輩,紛紛表達擁護,並希望郭雨新能夠帶領大家。所以,郭雨新就在美國發行了《快訊》雙週刊(News Letter的形式),而針對這個《快訊》要報導的消息,就請回台灣的留學生來找陳菊商量。

        就在他們討論要如何把台灣民主運動、社會運動的消息傳遞給美國的《快訊》時,陳菊就找到艾琳達,艾琳達靈機一動,想到在台灣的美國以及外國學生,每三個月必須出境一次再入境,通常他們都是坐晚上最後一班飛機到香港,然後在機場大廳休息一晚,再搭隔天一大早的班機回台灣。所以,艾琳達就安排幾位比較熟的外國學生,幫陳菊夾帶黨外訊息供郭雨新的《快訊》報導。在美國的台灣情治單位人員看到後,非常訝異,因為台灣的消息不到一個星期,就出現在《快訊》雙週刊,也引起台灣留學生極大的轟動,認為郭雨新實在神通廣大。因此,情治單位也展開調查,結果查出是陳菊透過艾琳達安排外國學生提供的消息,所以就要抓陳菊和艾琳達,他們兩個聽到風聲就逃跑了。但是比較意外的是為何施明德會牽扯其中,後來才知道艾琳達和施明德要結婚了。

        聽到陳菊、艾琳達和施明德都逃跑的消息,我就和許信良、張俊宏相約舊北投車站旁邊的「大屯旅舍」,因為我們在台北處處遭到監視,就約在那裡見面,他們告訴我來龍去脈,我告訴他們過兩天美國大使安克志,邀請我們夫婦和梁肅戎夫婦在大使官邸吃飯,到時我來想辦法。當天吃完飯後,大使夫人正陪著我們夫婦觀賞牆上的照片,突然客廳裡電話響起,侍者接過電話後要安大使接聽,聽完電話後,大使告訴我:「陳菊剛剛在彰化埔心一間天主教堂被捕了。」我聽了以後請他出面幫忙,他答應後我就先離開了。結果不到兩、三天,美國大使館那邊傳話給我,表示不會找他們麻煩,艾琳達與施明德沒事,但是陳菊可能要晚幾天才放出來,因為要「招待」她去金門、馬祖看看我們的前線。

      陳菊還沒有回來之前,我就找艾琳達和施明德見面,我問:「你們兩個怎麼結婚啦!」(兩人已在美國大使館公證結婚)施明德說,娶個「番婆仔」(外國人),國民黨大概就不敢對我如何。艾琳達則說,嫁給台灣人,就沒有理由將她驅逐出境。我心裡想他們真是太天真,但沒有說出來,後來兩人的婚禮我還擔任司儀。

        後來艾琳達還是繼續配合陳菊將許多宣傳品送往國外,「橋頭事件」、「美麗島事件」她也都親自參加,後來艾琳達被驅逐出境,史丹佛大學無法讀就轉到美國紐約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Binghamton繼續完成人類社會學博士學位。回到台灣後在台北醫學大學的醫學人文研究所擔任助理教授。

        艾琳達與台灣民主運動的一些主要人物,不但認識,還幫了很大的忙,像她這樣一位美國女士,老實說,應該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留下一筆,也應該感謝她的付出。我也沒想到,艾琳達到台灣是我作保,而且介紹她與陳菊認識,也想不到她後來與台灣最有名的革命運動者施明德結婚,人生中能有這樣的緣份也相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