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論」的世代啟蒙

  • 播出時間: 2019-07-17 08:15
  • 主講康寧祥
陳永興在康寧祥名片背後寫上:「這是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邱萬興 翻拍) 
《台灣政論》啟蒙了林正杰這些年輕世代(截圖自林正杰與張富忠含著之《選舉萬歲》)

        范巽綠他們所推崇的李聲庭教授,這位《自由中國》半月刊以及《文星》雜誌的名筆,也在《台灣政論》第四期寫了〈比利時三個無業遊民〉,刊出之後反應熱烈。第五期又寫了〈人權受國際的保護〉,敘述歐洲國家對人權的保護狀況。他所提出的事實都是根據美國一位哈佛教授,與另一位紐約州立大學教授編撰的《國際保護人權》書中案例。

        李教授那篇〈比利時三個無業遊民〉因為人身自由受到比利時法律及警察「侵犯」,到歐洲人權法庭控告他們的政府。歐洲人權法庭判決比利時「裁決無業遊民的行政簡易程序與歐洲人權公約規定不符」,比利時國會勇於認錯,兩個月之後,即修改相關法律。這在當時戒嚴及勘亂之下的台灣,簡直不可思議。一個國家容許他的「罪犯」控告自己的政府,而且告的又是「洋狀」。更不可思議的是,實行了近百年的法律,卻在洋狀下修改了,「罪犯」也全釋放了,這是多麼磊落豪邁的民主作風。

        就這樣,李聲庭大老遠來看我,用真名在《台灣政論》傳達國際間保護人權的狀況,他的學生畢業後一個個來找我,真有意思。林正杰除了當過我的助理、幫我編過書,也是1986年「首都公政會」時代很重要的政治夥伴,他當秘書長,我當理事長,我們一起推出未來台灣五年的「民主時間表」。預定1987年成立新黨,事實上在1986年就成立新黨,1988年解嚴,1989年國會全面改選,在1990年總統直選,我們是在1996年直選,1991年台海和平,現在大家還在努力。當時「民主時間表」也轟動一時,推出後,起碼有兩項也很快實現了。

        范巽綠這位大家都叫她「史非非」的上海女子,不只成為我很重要的助手,中壢事件之後我決定著手整理《自由中國》叢書,無論人選及編輯企劃,幾乎都是出自她冷靜、細膩的規劃,陳忠信、賀端蕃等也都是她找來的,更可貴的是1988年台美斷交後,我創辦《八十年代》雜誌,她幫忙發掘了台灣第一位,也是最優秀的政治漫畫家CoCo,開啟了漫畫在政論領域的影響力。CoCo後來不只在台灣的政治刊物畫政治漫畫,後來也被請到美國的國際媒體交流,也畫了很多漫畫在國際及香港媒體出版。

        「美麗島事件」之後,政府的特務指稱這些年輕人「參加『暴力事件』,而且事後積極聯絡家屬,試圖再度製造動亂。」真是鬼扯。范巽綠這麼一位美國研究所的學生,到了高雄事件現場,就說她是參加「暴力」事件,那跟她同樣是《八十年代》雜誌社編輯的林濁水、林世煜也在現場,怎麼沒事,而被我找來幫忙連絡受刑人家屬的范巽綠卻被抓。

        在「史非非」被收押禁見的三個月期間,警總人員曾經問她:「妳明明叫范巽綠,人家為什麼都叫你『史非非』?」答案說出來讓那些特務啼笑皆非,原來「非非」是她們家一條小狗的名字,因為很調皮老是愛叫,她姐姐就喊她「死非非」,因為也怕被特務知道她的本名,范巽綠就把「死」改為「史」,名,跟朋友聯絡都用「史非非」這個名字。因此,警備總部及情治單位人員在監聽到的電話中有「史非非」這個人,卻一直找不到是誰,也讓他們非常尷尬。

        除了林正杰、范巽綠這些東海大學的學生之外,台灣大學周弘憲(現為銓敘部長),也陸續引薦了台大「大學論壇社」的謝明達、蕭裕珍,以及他妹妹周婉窈(台灣歷史系教授)來見我。自由主義彌漫的台大,校園內對國事的關心,一向比其它大學活躍。《大學雜誌》的創刊,「釣魚台事件」的示威遊行,以致於「中央民意代表應否全面改選」大辯論、「百萬小時奉獻運動」等,都是台大學生帶頭的。1972年11月24日台大畢聯會為了動員學生加入立委選舉監票行動,曾經在校門口懸掛「擁抱斯土斯民」的旗幟,結果有124名學生義務擔任我的監票員,在當時相當受到矚目。算是台大學生繼1964年擔任高玉樹的監票部隊之後,又一次公開參與選舉的實務。

        除了台大、東海之外,當時還在就讀高雄醫學院的陳永興,也是讓我印象深刻。我曾經在《大學雜誌》看到他撰寫〈妓女─誰來關心妳們〉、〈大專青年課外活動的探討〉、〈真正的候選人〉,對他關懷社會的熱情早有印象。他打電話給我,說要來看我,我們約好在友人位於北投的別墅長談,那天晚上正好颱風來襲,別墅附近淹大水,必須脫掉鞋子、赤腳涉水才進到裡邊,不過外頭僅管整晚風雨交加,我們兩人的談話愈談愈投機,一直到隔天早上,徹夜未眠。

        經過一夜長談之後,他回到學校,在我給的名片背後寫上:「這是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過了三十多年之後,我們都是花甲之年了,他最近才首度對我透露這件事,他說那時候聽到我如何在立法院質詢蔣經國,如何爭取台灣人的尊嚴和地位,讓他覺得台灣人有希望。

        陳永興這位寫過〈狂狷的傻子〉的醫學院學生,畢業後行醫,除了他本科的精神醫療之外,也成為黨外陣營很重要的支柱,黨外陣營需要他的地方,他都挺身投入。1978年台美斷交之後,他和林鐘雄、鄭欽仁、李永熾等學者,鼓勵我創辦《八十年代》雜誌,並且擔任這些編輯諮詢團的聯絡人,他說他曾經以實習醫生微薄的待遇,資助李筱峰、林濁水、楊碧川、謝明達、蕭裕珍、吳昱輝等同樣抱持理想的後進。1979年底美麗島事件發生之後,他更投入台灣的人權工作,全力救援受刑人及其家屬。

        1979年《八十年代》創辦初期,雜誌社的財務不好,李筱峰這些優秀的編輯甘願支領微薄的待遇,辛苦地為突破蔣家政權的新聞管制而努力。看在陳永興眼裡有所不忍,但又不能直接拿錢給他們,傷害他們的自尊,於是常常在《八十年代》的薪水袋偷偷塞錢進去,貼補這些年輕人。這事情也是三十年後他才跟我說起,真是令人感動。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