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外人士國是會議與橋頭事件

  • 播出時間: 2019-11-26 08:15
  • 主講薛化元
1978年暫停中央民代選舉後,黨外由高雄縣前縣長余登發領銜,連署一份〈黨外人士國是聲明〉。(邱萬興 攝影)

上集節目講到在1978年底,原本熾熱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氣氛中,由於美國突然宣布要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化,讓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遭到自從失去聯合國代表權之後,再一次重大打擊。蔣經國總統面對此一變局,決議頒布緊急處分令,停止正在進行中之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同時也開始推動一些改革,包括:開放出國觀光旅行、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由行政院改隸司法院,其中檢察官的地位問題,直到最近的司法改革會議也還在處理中。

暫停選舉對許多黨外菁英而言,也很衝擊,有些人例如:康寧祥,選擇暫停選舉活動。可是對另一些人而言,沒有政治舞台、沒有競選活動該怎麼辦?還有,選舉雖然並一定民主,但是沒有選舉一定不是民主,因應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而停止選舉,可總不能一直停止選舉,所以大部分的黨外人士決議聯名簽署「社會人士對延期選舉的聲明」,指出:「我們並且深信,從速恢復選舉活動,足以表示政府實行憲政對抗暴政的信心」,請求政府早日開放選舉。換句話說,對於當時參與選舉的黨外人士或他們周圍人士來說,最重要的是要趕快選舉。選舉在1970年代是民主運動非常重要的動能來源之一,而且在「中壢事件」後,黨外人士也慢慢覺得訴諸民眾是一種可能,沒有選舉之後,訴諸群眾的需求度將增加。

這樣的要求,國民黨當然不可能馬上同意,因此,黨外人士計畫於12月25日在台北國賓飯店召開「黨外人士國是會議」。可是戒嚴時期集會必須得到相關單位的核准,就跟1960年中國民主黨在飯店舉辦組黨說明,時常辦不下去的原因。因為「黨外人士國是會議」未能取得情治單位的許可,被迫移至黨外助選總部開會。會中由前高雄縣長余登發領銜簽署,總計有七十人聯名簽署一份「黨外人士國是聲明」,重申「堅決擁護民主憲政,反對暴力、熱愛和平」的基本立場。這是要求民主改革的另一份重要文獻,其內容基本上是延續上一集節目談到的「黨外十二大政治建設」,共提出十項共同政見,其中「爭取國際社會的認同與支援」在當時大環境下很重要,於是也被放進政見內容當中。還有一些過去比較少談及的,譬如:「建立合理產銷制度,避免中間剝削,保障生產者及消費者之利益。」以及「合理調整稅則,運用賦稅政策調整國民所得差距」等等。

1977年基督長老教會提出的「人權宣言」,就是面對美國可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現在美國真的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了,且「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即將在一年後廢止,台灣的安全與發展面臨更大危機,所以十大共同政見裡面也加入了十二項政治建設裡沒有的內容,除了具體的十項呼籲外,並在這份聲明中更進一步揭櫫「我們的目標」,首次以集體的方式,表達黨外人士對住民自決的主張。強調:「在國際強權的縱橫捭闔下,我們的命運已面臨被出賣的危機,所以我們不得不率直地申明:我們反對任何強權支配其他國家人民的命運,我們堅決主張,我們的命運應由一千七百萬人民來決定。」也就是把原來的「住民自決」主張,變成黨外的政治主張。

會也開了,聲明也發表了,可是執政當局不為所動該怎麼辦?另外,從暫停選舉後黨外的反應可以看出,「黃信介-康寧祥連線」有某種程度的鬆動,看法出現歧異,此時黨外人士要如何重建軸心。從文獻看來,他們也曾經找過黃順興,但最後找了高雄黑派的余登發。1000多位黨外人士預備在1979年2月初,在鳳山為余登發舉辦生日晚宴。沒想到,晚宴還沒舉辦,1979年1月21日,余登發、余瑞言父子就以「涉嫌參與匪諜吳泰安叛亂」之名,被警備總部逮捕。

此事自然引起軒然大波,原本黨外想利用余登發再集結,結果余登發被抓,這是很大的衝擊。所以22日下午,許信良、林義雄、張俊宏、邱連輝、黃順興、王拓、陳鼓應、張春男、施明德、楊青矗、姚嘉文、周平德、邱茂男、何春木、陳婉真、陳菊、曾心儀、艾琳達(施明德美籍妻子)、林景元、郭一成等黨外人士,齊集高雄橋頭鄉(余登發故鄉) 、鳳山等地,步行抗議國民黨當局逮捕余登發父子。這是國民黨政府遷台實施戒嚴以來,第一次大規模政治性的示威遊行,而且是針對國民黨當局。不像「劉自然事件」是針對美軍,「中壢事件」則是針對選舉不公,所以「橋頭事件」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全島重要的黨外領導人,不分統獨,基本上都到場聲援,他們沿街散發傳單、張貼標語。

但是,國民黨不僅不處理、不回應,而且很快對許信良開刀。台灣省政府於元月廿五日宣布:桃園縣長許信良,於本月廿三日擅自前往台南及高雄地區,為余登發被捕事件遊行,廢弛縣長職務,省政府依據公務員懲戒法規定,送請監察院察查,四月廿日,監察院通過許信良彈劾案,指稱「桃園縣長許信良擅離職守,簽屬汙衊政府之不當文件,參與非法遊行活動,並違法助選,證據確鑿,均有違法失職之嫌,將予以彈劾」,此案於監察院通過後,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最後,許信良終遭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處以停職處分,於七月一日起生效。

此事,對黨外當然也是一次很大衝擊,且因為是聲援余登發所引起,所以之後高雄余家對許信良,相對於其他地方實力派人士,是採取比較支持的態度。問題是余登發被捕,救援又不成,許信良還被停職,黨外人士明顯面臨一個新的重要轉折,將何去何從?又做了那些事?這些都是影響台灣民主運動發展重要的事情。

相關留言